梦里送儿上学堂——四年,大腹便便能否变成翩翩少年??

  • 日期:08-26
  • 点击:(1570)


  还有15天就是儿子开学的日子,江西赣州,那个在脑海里我没有一丝概念的陌生城市,将成为我独生儿子大学四年的归宿,望着高德地图上连成的蓝色路线图,我嬉笑着:未来四年徐州——赣州将成为最亲密的兄弟。

  “哼,你巴不得我赶紧走,你们就完全解放了!”儿子不以为然,给了我一个惯常的白眼。

  “完全正确,赶紧开学,老娘我真的不想伺候你了,你说你——夜里不睡,白天不起,吃东西挑三拣四,非肉不食……”忍不住又开始讨伐起来。

  “好啦、好了、我撤,我撤——”小子捂起耳朵,肥硕的身子敏捷的像只兔子,风一般窜回了自己的房间。

  “砰——”一声重重关上了房门,独留我站在客厅里凌乱!

  自从高考结束,一直是这种状态,吃饱睡,睡饱吃,手机不离手,电视哇哇开……没洗过一只碗,没做过一顿饭,谈好条件,五块钱一间屋子打扫,也在日复一日纠葛中变成了缥缈的风。

  说不得,打不得,骂不得,说轻了嬉皮笑脸,说重了躲进自己房间,任你大风起,他就是不开船——

  “如果是小狗、小猫,我早扔大街上——赶紧开学,一走省心……”男人在厨房汗流浃背,我一身臭汗拖着地板,难得周末,收拾房间,做做饭,本来挺好的心情,被小子一搅和,我又成了碎嘴婆。

  巴不得儿子去上学,成了我和老公天天念叨的一件事,票早买好了9月2日,硬卧三张,这小子居然嫌弃我,不想让我过去,好在男人不离不弃,否则我真成了孤家寡人!

  “开学,开学——”成了孙悟空的紧箍咒,天天都能念叨十几遍,小子被我念叨的不耐烦,一看到我都皱眉头,知道的还行,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后妈,苛刻的不得了!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嘴上说着巴不得走,让他越远越好,谁料梦境居然出卖了我,仅仅午休半小时,梦里就忙不迭的送儿去学堂了:

  ……

  汽车、火车、马车,一家三口提大包小包背着行囊,辗转一个城市又一个城市,终于来到了这个遥远的陌生小镇,地图上一条曲折绵延的线,实际上我们整整做了三天三夜的火车,才来到这个坐落在山沟沟一个边陲小城。

  群山围绕,沙漠连连,山间狭长地带唯一可居的城市,一个位于大山和沙漠的穷沟,说是城市,还不如说是小镇,实在太小哦,一所学校,一个小小超市,一条街的菜市场……依然成了全部。

  没有惯常的撸串,更没有外卖——空旷的操场,陈旧的教室,到处冷冰冰的面孔,没有一丝油腥的食堂——我茫然失措的站在低矮的学校门楼前,惆怅半天,不是江西赣州吗,怎么变成了沙漠孤舟。

  ……

  午休醒来,心里依然戚戚然,对于儿子即将开启的大学之旅,让我心里忐忑不安。

  小子苦苦复读一年,考了312分,比起去年270分确实增加不少,悲催的是二本线大幅度提高,水涨船高,超过二本线5分的他,还是两个C,要想在江苏,或沿海,报个老二本都成了奢望。

  辛苦一年,再上个大专,别说儿子,就是我们俩都心有不甘,都说孬三本不如好大专,可是说归说,内心渴望还是想上个本科啊!

  可是分数摆在眼前,两个C成了无法逾越的门槛,任我们绞尽脑汁也没办法改变现实,怎么办?

  那段时间我们寝食难安,恨不得天天窝在家里,不想见任何一个熟人,不想任何人提起高考的一切话题——天要塌了一般的绝望。

  实现已经如此,又能怎样,儿子一脸的愁苦:大不了上南铁吧!

  南京铁路学校,铺天盖地广告,包分配,待遇好,连村里初中的学生都能报考——兜兜转转,上了四年高中,最后进了南铁!

  不考虑面子、里子,一想到儿子以后或许会随着四通八达的铁路不知道流落何方,我的心里就像刀绞一般,痛的无法呼吸。

  独生儿子一个,我不求他大富大贵,但愿能平平安安守在自己身边,娶妻生子,让我膝下承欢,足以!

  我们为儿子谋划的:老师、医生、公务员——最不齐,到工业园厂子当一名工人也行……只要离我不要太远——不说吗宁让有儿气死,不让无儿叹死,独生孩子的家庭,永远是无法言说的苦痛。

  曾经,条件苦,大家都巴不得孩子能出人头地,哪怕天南海北,天各一方,现在条件好了,连观念都变了:一个孩子,不求他大富大贵,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就好!

  据北大某教授感言:学习成绩不好的孩子都是来报恩的!

  哈哈想想也是这么回事:单位里李哥,还有隔壁邻居雪姐……孩子非常优秀,一个出国定居,一个走出小城落户上海,有房有车,俨然成功人士。

  可是一年难得回来一次,别说孝顺,承欢膝下,连见一面都很珍惜,现在身体尚可,真是七老八十,疾病缠身,孩子怎么可能抛下工作,家庭,回家侍奉床前。

  如同龙应台在《目送》里感言:所谓父母子女一场,只不过意味着,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

  如果可以就像儿子所说,能守在家门口上大学最好,可惜就那可怜的分数,想在江苏基本不可能

  自从分数揭晓,我和男人白天、黑夜不知道讨论了多少回,最后达成意见一致:撇开江苏,上海和北京等发达城市,去最偏远的地区。——只是为了儿子能有一个三本可上。

  八个志愿:冲刺学校只有两所——徐海和宿迁,我们知道徐海分数偏高,宿迁学院或许有点小希望,其他的江西、云南、新疆……,上千所可选的学校,历年录取分数线,比较了一遍又一遍,我和男人专门做出了两套表格进行互相比对。

  高考拼的是学生实力,报考成了父母的煎熬。

  高考填报,只有经历过才能感慨——哪里是绞尽脑汁的辛苦,应该是呕心沥血的盘算,没有最好,只有更好——除非佼佼者,高分和低分同样的煎熬!

  新疆和云南实在太远,还有许多不稳定因素,儿行千里母担忧,真的不想让他去!我小心翼翼刚提出意见,

  “这不能去那,那不能去,我能上哪个学校,我还有挑选的资格”儿子愤愤然,一脸无奈,

  唉!为学唯上,我又能怎样,斟酌盘算,盘算斟酌,八个志愿父子俩不知道修改了多少回,也不知道红了多少次脸,不过我知道一个个似乎远在天边,望着地图上那一个个陌生的小点,我在心里祈祷一遍又一遍。

  等待的煎熬自不必说,我去了茱萸寺上香,也找了好几个据说挺神奇的老神仙……高考完成、报考结束——人为因素已经完成,剩下的只能靠大仙。

  夜不成寐,食不甘味,我整天惶惶然,似乎有天塌地陷的大事要发生——那几天度日如年。

  不知道是我们功课做得足,祖上阴德厚,还是叩拜的神仙保佑,谢天谢地,终被录取,以高一分的待遇被江西赣州一所三本学院录取。

  查到录取通知书那一刹那,下班时间,我还在办公室,忍不住的的嚎啕大哭,吓得男人和儿子不知所以——复读一年,整整一年,365个日日夜夜,压抑了我多少的痛楚和不甘。

  去年分数下来,成了我噩梦的开始,那一段时间,我生出了无颜见人的窘迫:连开会都坐在角落里,唯恐别人提起来,听着同事、朋友眉飞色舞的说起谁和谁考上了哪里,恨不得有个地洞钻进去……

  儿子也好不到哪里,蒙头大睡了好几天,人整个颓废不成样子,还直埋怨:如果当初同意他去读男幼,现在马上就可以上班挣钱。

  中考,儿子考上徐州男幼,大专五年,据说最后一年包分配,带编制——我和男人有点不甘心,我们俩中专农校,没上高中,也没经历高考,目前工作不错,待遇也不差,总归心里有个小小遗憾。

  儿子上高中,考大学,也算上圆了我和老公的梦,退一步:本科和大专;幼儿园老师和未来众多可选的职业,毕竟也有不少的差距和诱惑。

  谁也想不到,三年后高考会是这个结局,想想儿子曾经信誓旦旦给我保证,最难也是个二本的豪言壮语,我心头飞过一千万次的草泥马!

  儿子用一年时间去复读,我也用了一年的时间进行了自我调节,我知道这世上道路千万条,高考不过是个独木桥,可是这世上谁不盼着自己的儿女好——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天下父母望穿秋水!

  一年的复读,儿子实实在在的付出,我们全都看在眼里,成绩出来,虽然有很大的失望,但也算是真实——我在心里期盼和祈祷的奇迹并没出现,儿子既不是神童,也不可能突然变成黑马一匹。

  面对现实,看清自己,也让我学会了自我调侃,我们都是中人之智,盼着孩子超然,也是自不量力。

  好在一切终有结果,三本,江西赣州,还算是比较好的结局,如果是云南或许新疆,那岂不是让为娘我牵肠挂肚。

  儿子即将启程,山高水长路遥遥,我这当娘的嘴里不说,心里却依然戚戚然,儿行千里母担忧,这几天为了儿子开学,我已经提前许久开始准备:被褥、四季衣服,所需的一切……,都在计划中不停的采买,需要做的太多,如果可以真想把家搬过去,一家三口在一起,烦并快乐着。

  就像梦中昭示的那样,唯恐孩子在陌生的远方受到哪怕一丝一毫的委屈,我能想到的、我能做到,竭尽所能,为孩子创作最好的生活。

  大学四年不过人生的一个小小转折,未来还有许多许多风风雨雨,真希望大腹便便的儿子,四年归来,变成翩翩少年!tvG?!

  

  枯藤残鸦儿

  2019.08.20 21:25*

  字数 3369

  还有15天就是儿子开学的日子,江西赣州,那个在脑海里我没有一丝概念的陌生城市,将成为我独生儿子大学四年的归宿,望着高德地图上连成的蓝色路线图,我嬉笑着:未来四年徐州——赣州将成为最亲密的兄弟。

  “哼,你巴不得我赶紧走,你们就完全解放了!”儿子不以为然,给了我一个惯常的白眼。

  “完全正确,赶紧开学,老娘我真的不想伺候你了,你说你——夜里不睡,白天不起,吃东西挑三拣四,非肉不食……”忍不住又开始讨伐起来。

  “好啦、好了、我撤,我撤——”小子捂起耳朵,肥硕的身子敏捷的像只兔子,风一般窜回了自己的房间。

  “砰——”一声重重关上了房门,独留我站在客厅里凌乱!

  自从高考结束,一直是这种状态,吃饱睡,睡饱吃,手机不离手,电视哇哇开……没洗过一只碗,没做过一顿饭,谈好条件,五块钱一间屋子打扫,也在日复一日纠葛中变成了缥缈的风。

  说不得,打不得,骂不得,说轻了嬉皮笑脸,说重了躲进自己房间,任你大风起,他就是不开船——

  “如果是小狗、小猫,我早扔大街上——赶紧开学,一走省心……”男人在厨房汗流浃背,我一身臭汗拖着地板,难得周末,收拾房间,做做饭,本来挺好的心情,被小子一搅和,我又成了碎嘴婆。

  巴不得儿子去上学,成了我和老公天天念叨的一件事,票早买好了9月2日,硬卧三张,这小子居然嫌弃我,不想让我过去,好在男人不离不弃,否则我真成了孤家寡人!

  “开学,开学——”成了孙悟空的紧箍咒,天天都能念叨十几遍,小子被我念叨的不耐烦,一看到我都皱眉头,知道的还行,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后妈,苛刻的不得了!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嘴上说着巴不得走,让他越远越好,谁料梦境居然出卖了我,仅仅午休半小时,梦里就忙不迭的送儿去学堂了:

  ……

  汽车、火车、马车,一家三口提大包小包背着行囊,辗转一个城市又一个城市,终于来到了这个遥远的陌生小镇,地图上一条曲折绵延的线,实际上我们整整做了三天三夜的火车,才来到这个坐落在山沟沟一个边陲小城。

  群山围绕,沙漠连连,山间狭长地带唯一可居的城市,一个位于大山和沙漠的穷沟,说是城市,还不如说是小镇,实在太小哦,一所学校,一个小小超市,一条街的菜市场……依然成了全部。

  没有惯常的撸串,更没有外卖——空旷的操场,陈旧的教室,到处冷冰冰的面孔,没有一丝油腥的食堂——我茫然失措的站在低矮的学校门楼前,惆怅半天,不是江西赣州吗,怎么变成了沙漠孤舟。

  ……

  午休醒来,心里依然戚戚然,对于儿子即将开启的大学之旅,让我心里忐忑不安。

  小子苦苦复读一年,考了312分,比起去年270分确实增加不少,悲催的是二本线大幅度提高,水涨船高,超过二本线5分的他,还是两个C,要想在江苏,或沿海,报个老二本都成了奢望。

  辛苦一年,再上个大专,别说儿子,就是我们俩都心有不甘,都说孬三本不如好大专,可是说归说,内心渴望还是想上个本科啊!

  可是分数摆在眼前,两个C成了无法逾越的门槛,任我们绞尽脑汁也没办法改变现实,怎么办?

  那段时间我们寝食难安,恨不得天天窝在家里,不想见任何一个熟人,不想任何人提起高考的一切话题——天要塌了一般的绝望。

  实现已经如此,又能怎样,儿子一脸的愁苦:大不了上南铁吧!

  南京铁路学校,铺天盖地广告,包分配,待遇好,连村里初中的学生都能报考——兜兜转转,上了四年高中,最后进了南铁!

  不考虑面子、里子,一想到儿子以后或许会随着四通八达的铁路不知道流落何方,我的心里就像刀绞一般,痛的无法呼吸。

  独生儿子一个,我不求他大富大贵,但愿能平平安安守在自己身边,娶妻生子,让我膝下承欢,足以!

  我们为儿子谋划的:老师、医生、公务员——最不齐,到工业园厂子当一名工人也行……只要离我不要太远——不说吗宁让有儿气死,不让无儿叹死,独生孩子的家庭,永远是无法言说的苦痛。

  曾经,条件苦,大家都巴不得孩子能出人头地,哪怕天南海北,天各一方,现在条件好了,连观念都变了:一个孩子,不求他大富大贵,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就好!

  据北大某教授感言:学习成绩不好的孩子都是来报恩的!

  哈哈想想也是这么回事:单位里李哥,还有隔壁邻居雪姐……孩子非常优秀,一个出国定居,一个走出小城落户上海,有房有车,俨然成功人士。

  可是一年难得回来一次,别说孝顺,承欢膝下,连见一面都很珍惜,现在身体尚可,真是七老八十,疾病缠身,孩子怎么可能抛下工作,家庭,回家侍奉床前。

  如同龙应台在《目送》里感言:所谓父母子女一场,只不过意味着,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

  如果可以就像儿子所说,能守在家门口上大学最好,可惜就那可怜的分数,想在江苏基本不可能

  自从分数揭晓,我和男人白天、黑夜不知道讨论了多少回,最后达成意见一致:撇开江苏,上海和北京等发达城市,去最偏远的地区。——只是为了儿子能有一个三本可上。

  八个志愿:冲刺学校只有两所——徐海和宿迁,我们知道徐海分数偏高,宿迁学院或许有点小希望,其他的江西、云南、新疆……,上千所可选的学校,历年录取分数线,比较了一遍又一遍,我和男人专门做出了两套表格进行互相比对。

  高考拼的是学生实力,报考成了父母的煎熬。

  高考填报,只有经历过才能感慨——哪里是绞尽脑汁的辛苦,应该是呕心沥血的盘算,没有最好,只有更好——除非佼佼者,高分和低分同样的煎熬!

  新疆和云南实在太远,还有许多不稳定因素,儿行千里母担忧,真的不想让他去!我小心翼翼刚提出意见,

  “这不能去那,那不能去,我能上哪个学校,我还有挑选的资格”儿子愤愤然,一脸无奈,

  唉!为学唯上,我又能怎样,斟酌盘算,盘算斟酌,八个志愿父子俩不知道修改了多少回,也不知道红了多少次脸,不过我知道一个个似乎远在天边,望着地图上那一个个陌生的小点,我在心里祈祷一遍又一遍。

  等待的煎熬自不必说,我去了茱萸寺上香,也找了好几个据说挺神奇的老神仙……高考完成、报考结束——人为因素已经完成,剩下的只能靠大仙。

  夜不成寐,食不甘味,我整天惶惶然,似乎有天塌地陷的大事要发生——那几天度日如年。

  不知道是我们功课做得足,祖上阴德厚,还是叩拜的神仙保佑,谢天谢地,终被录取,以高一分的待遇被江西赣州一所三本学院录取。

  查到录取通知书那一刹那,下班时间,我还在办公室,忍不住的的嚎啕大哭,吓得男人和儿子不知所以——复读一年,整整一年,365个日日夜夜,压抑了我多少的痛楚和不甘。

  去年分数下来,成了我噩梦的开始,那一段时间,我生出了无颜见人的窘迫:连开会都坐在角落里,唯恐别人提起来,听着同事、朋友眉飞色舞的说起谁和谁考上了哪里,恨不得有个地洞钻进去……

  儿子也好不到哪里,蒙头大睡了好几天,人整个颓废不成样子,还直埋怨:如果当初同意他去读男幼,现在马上就可以上班挣钱。

  中考,儿子考上徐州男幼,大专五年,据说最后一年包分配,带编制——我和男人有点不甘心,我们俩中专农校,没上高中,也没经历高考,目前工作不错,待遇也不差,总归心里有个小小遗憾。

  儿子上高中,考大学,也算上圆了我和老公的梦,退一步:本科和大专;幼儿园老师和未来众多可选的职业,毕竟也有不少的差距和诱惑。

  谁也想不到,三年后高考会是这个结局,想想儿子曾经信誓旦旦给我保证,最难也是个二本的豪言壮语,我心头飞过一千万次的草泥马!

  儿子用一年时间去复读,我也用了一年的时间进行了自我调节,我知道这世上道路千万条,高考不过是个独木桥,可是这世上谁不盼着自己的儿女好——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天下父母望穿秋水!

  一年的复读,儿子实实在在的付出,我们全都看在眼里,成绩出来,虽然有很大的失望,但也算是真实——我在心里期盼和祈祷的奇迹并没出现,儿子既不是神童,也不可能突然变成黑马一匹。

  面对现实,看清自己,也让我学会了自我调侃,我们都是中人之智,盼着孩子超然,也是自不量力。

  好在一切终有结果,三本,江西赣州,还算是比较好的结局,如果是云南或许新疆,那岂不是让为娘我牵肠挂肚。

  儿子即将启程,山高水长路遥遥,我这当娘的嘴里不说,心里却依然戚戚然,儿行千里母担忧,这几天为了儿子开学,我已经提前许久开始准备:被褥、四季衣服,所需的一切……,都在计划中不停的采买,需要做的太多,如果可以真想把家搬过去,一家三口在一起,烦并快乐着。

  就像梦中昭示的那样,唯恐孩子在陌生的远方受到哪怕一丝一毫的委屈,我能想到的、我能做到,竭尽所能,为孩子创作最好的生活。

  大学四年不过人生的一个小小转折,未来还有许多许多风风雨雨,真希望大腹便便的儿子,四年归来,变成翩翩少年!tvG?!

  还有15天就是儿子开学的日子,江西赣州,那个在脑海里我没有一丝概念的陌生城市,将成为我独生儿子大学四年的归宿,望着高德地图上连成的蓝色路线图,我嬉笑着:未来四年徐州——赣州将成为最亲密的兄弟。

  “哼,你巴不得我赶紧走,你们就完全解放了!”儿子不以为然,给了我一个惯常的白眼。

  “完全正确,赶紧开学,老娘我真的不想伺候你了,你说你——夜里不睡,白天不起,吃东西挑三拣四,非肉不食……”忍不住又开始讨伐起来。

  “好啦、好了、我撤,我撤——”小子捂起耳朵,肥硕的身子敏捷的像只兔子,风一般窜回了自己的房间。

  “砰——”一声重重关上了房门,独留我站在客厅里凌乱!

  自从高考结束,一直是这种状态,吃饱睡,睡饱吃,手机不离手,电视哇哇开……没洗过一只碗,没做过一顿饭,谈好条件,五块钱一间屋子打扫,也在日复一日纠葛中变成了缥缈的风。

  说不得,打不得,骂不得,说轻了嬉皮笑脸,说重了躲进自己房间,任你大风起,他就是不开船——

  “如果是小狗、小猫,我早扔大街上——赶紧开学,一走省心……”男人在厨房汗流浃背,我一身臭汗拖着地板,难得周末,收拾房间,做做饭,本来挺好的心情,被小子一搅和,我又成了碎嘴婆。

  巴不得儿子去上学,成了我和老公天天念叨的一件事,票早买好了9月2日,硬卧三张,这小子居然嫌弃我,不想让我过去,好在男人不离不弃,否则我真成了孤家寡人!

  “开学,开学——”成了孙悟空的紧箍咒,天天都能念叨十几遍,小子被我念叨的不耐烦,一看到我都皱眉头,知道的还行,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后妈,苛刻的不得了!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嘴上说着巴不得走,让他越远越好,谁料梦境居然出卖了我,仅仅午休半小时,梦里就忙不迭的送儿去学堂了:

  ……

  汽车、火车、马车,一家三口提大包小包背着行囊,辗转一个城市又一个城市,终于来到了这个遥远的陌生小镇,地图上一条曲折绵延的线,实际上我们整整做了三天三夜的火车,才来到这个坐落在山沟沟一个边陲小城。

  群山围绕,沙漠连连,山间狭长地带唯一可居的城市,一个位于大山和沙漠的穷沟,说是城市,还不如说是小镇,实在太小哦,一所学校,一个小小超市,一条街的菜市场……依然成了全部。

  没有惯常的撸串,更没有外卖——空旷的操场,陈旧的教室,到处冷冰冰的面孔,没有一丝油腥的食堂——我茫然失措的站在低矮的学校门楼前,惆怅半天,不是江西赣州吗,怎么变成了沙漠孤舟。

  ……

  午休醒来,心里依然戚戚然,对于儿子即将开启的大学之旅,让我心里忐忑不安。

  小子苦苦复读一年,考了312分,比起去年270分确实增加不少,悲催的是二本线大幅度提高,水涨船高,超过二本线5分的他,还是两个C,要想在江苏,或沿海,报个老二本都成了奢望。

  辛苦一年,再上个大专,别说儿子,就是我们俩都心有不甘,都说孬三本不如好大专,可是说归说,内心渴望还是想上个本科啊!

  可是分数摆在眼前,两个C成了无法逾越的门槛,任我们绞尽脑汁也没办法改变现实,怎么办?

  那段时间我们寝食难安,恨不得天天窝在家里,不想见任何一个熟人,不想任何人提起高考的一切话题——天要塌了一般的绝望。

  实现已经如此,又能怎样,儿子一脸的愁苦:大不了上南铁吧!

  南京铁路学校,铺天盖地广告,包分配,待遇好,连村里初中的学生都能报考——兜兜转转,上了四年高中,最后进了南铁!

  不考虑面子、里子,一想到儿子以后或许会随着四通八达的铁路不知道流落何方,我的心里就像刀绞一般,痛的无法呼吸。

  独生儿子一个,我不求他大富大贵,但愿能平平安安守在自己身边,娶妻生子,让我膝下承欢,足以!

  我们为儿子谋划的:老师、医生、公务员——最不齐,到工业园厂子当一名工人也行……只要离我不要太远——不说吗宁让有儿气死,不让无儿叹死,独生孩子的家庭,永远是无法言说的苦痛。

  曾经,条件苦,大家都巴不得孩子能出人头地,哪怕天南海北,天各一方,现在条件好了,连观念都变了:一个孩子,不求他大富大贵,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就好!

  据北大某教授感言:学习成绩不好的孩子都是来报恩的!

  哈哈想想也是这么回事:单位里李哥,还有隔壁邻居雪姐……孩子非常优秀,一个出国定居,一个走出小城落户上海,有房有车,俨然成功人士。

  可是一年难得回来一次,别说孝顺,承欢膝下,连见一面都很珍惜,现在身体尚可,真是七老八十,疾病缠身,孩子怎么可能抛下工作,家庭,回家侍奉床前。

  如同龙应台在《目送》里感言:所谓父母子女一场,只不过意味着,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

  如果可以就像儿子所说,能守在家门口上大学最好,可惜就那可怜的分数,想在江苏基本不可能

  自从分数揭晓,我和男人白天、黑夜不知道讨论了多少回,最后达成意见一致:撇开江苏,上海和北京等发达城市,去最偏远的地区。——只是为了儿子能有一个三本可上。

  八个志愿:冲刺学校只有两所——徐海和宿迁,我们知道徐海分数偏高,宿迁学院或许有点小希望,其他的江西、云南、新疆……,上千所可选的学校,历年录取分数线,比较了一遍又一遍,我和男人专门做出了两套表格进行互相比对。

  高考拼的是学生实力,报考成了父母的煎熬。

  高考填报,只有经历过才能感慨——哪里是绞尽脑汁的辛苦,应该是呕心沥血的盘算,没有最好,只有更好——除非佼佼者,高分和低分同样的煎熬!

  新疆和云南实在太远,还有许多不稳定因素,儿行千里母担忧,真的不想让他去!我小心翼翼刚提出意见,

  “这不能去那,那不能去,我能上哪个学校,我还有挑选的资格”儿子愤愤然,一脸无奈,

  唉!为学唯上,我又能怎样,斟酌盘算,盘算斟酌,八个志愿父子俩不知道修改了多少回,也不知道红了多少次脸,不过我知道一个个似乎远在天边,望着地图上那一个个陌生的小点,我在心里祈祷一遍又一遍。

  等待的煎熬自不必说,我去了茱萸寺上香,也找了好几个据说挺神奇的老神仙……高考完成、报考结束——人为因素已经完成,剩下的只能靠大仙。

  夜不成寐,食不甘味,我整天惶惶然,似乎有天塌地陷的大事要发生——那几天度日如年。

  不知道是我们功课做得足,祖上阴德厚,还是叩拜的神仙保佑,谢天谢地,终被录取,以高一分的待遇被江西赣州一所三本学院录取。

  查到录取通知书那一刹那,下班时间,我还在办公室,忍不住的的嚎啕大哭,吓得男人和儿子不知所以——复读一年,整整一年,365个日日夜夜,压抑了我多少的痛楚和不甘。

  去年分数下来,成了我噩梦的开始,那一段时间,我生出了无颜见人的窘迫:连开会都坐在角落里,唯恐别人提起来,听着同事、朋友眉飞色舞的说起谁和谁考上了哪里,恨不得有个地洞钻进去……

  儿子也好不到哪里,蒙头大睡了好几天,人整个颓废不成样子,还直埋怨:如果当初同意他去读男幼,现在马上就可以上班挣钱。

  中考,儿子考上徐州男幼,大专五年,据说最后一年包分配,带编制——我和男人有点不甘心,我们俩中专农校,没上高中,也没经历高考,目前工作不错,待遇也不差,总归心里有个小小遗憾。

  儿子上高中,考大学,也算上圆了我和老公的梦,退一步:本科和大专;幼儿园老师和未来众多可选的职业,毕竟也有不少的差距和诱惑。

  谁也想不到,三年后高考会是这个结局,想想儿子曾经信誓旦旦给我保证,最难也是个二本的豪言壮语,我心头飞过一千万次的草泥马!

  儿子用一年时间去复读,我也用了一年的时间进行了自我调节,我知道这世上道路千万条,高考不过是个独木桥,可是这世上谁不盼着自己的儿女好——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天下父母望穿秋水!

  一年的复读,儿子实实在在的付出,我们全都看在眼里,成绩出来,虽然有很大的失望,但也算是真实——我在心里期盼和祈祷的奇迹并没出现,儿子既不是神童,也不可能突然变成黑马一匹。

  面对现实,看清自己,也让我学会了自我调侃,我们都是中人之智,盼着孩子超然,也是自不量力。

  好在一切终有结果,三本,江西赣州,还算是比较好的结局,如果是云南或许新疆,那岂不是让为娘我牵肠挂肚。

  儿子即将启程,山高水长路遥遥,我这当娘的嘴里不说,心里却依然戚戚然,儿行千里母担忧,这几天为了儿子开学,我已经提前许久开始准备:被褥、四季衣服,所需的一切……,都在计划中不停的采买,需要做的太多,如果可以真想把家搬过去,一家三口在一起,烦并快乐着。

  就像梦中昭示的那样,唯恐孩子在陌生的远方受到哪怕一丝一毫的委屈,我能想到的、我能做到,竭尽所能,为孩子创作最好的生活。

  大学四年不过人生的一个小小转折,未来还有许多许多风风雨雨,真希望大腹便便的儿子,四年归来,变成翩翩少年!t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