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得罪小女子没有好下场,有的是方法折磨你,让你欲生欲死

  • 日期:08-20
  • 点击:(1229)


小说:得罪小女子没有好下场,有的是方法折磨你,让你欲生欲死

“这几个家伙诡计多端,我得多加小心,万一有诈怎么办?”章洛一边向灵井里走一边想,双手握紧拳头,万一有什么动静,先将他打晕再说。

幽暗的灵井十分安静,四周灵力充裕不断的向章洛丹田汇集,章洛从一进来就感觉特别的压抑,再加上灵力的冲击,更让他心神不安。

转过一个弯道,章洛突然看到地面上躺着一人,他没有靠近,而是远远地看着,毕竟黑暗中视线不好,他辨认了好久才确定,躺着那人正是陈豫让,他试着探了探陈豫让的鼻息,发现陈豫让早已停止了呼吸,他心里有些失落,这陈豫让也死了,叶知秋也死了,他该如何向帮主交代?他现在心里十分的矛盾,一方面希望给他带来霉运的二人赶快死掉,另一方面又不希望他们死掉。

他拉起陈豫让的一只胳膊就要将他拖出灵井处理掉,突然感觉背后一凉,心中骇然,心道:中计了。

但是一切都晚了,他只感觉背后被人狠狠的拍了一掌,这一掌灵力雄厚,灵力直透筋骨,进入了他的体内,在他的内脏中四处乱窜,几乎将内脏搅得七零八碎,一口心血涌向口腔。

“哇~”的一声章洛喷出一大口鲜血。

“你是谁?”章洛反手一挥,虽然并没有打到什么,但是给他赢得了转身的机会,他强忍住疼痛,睁大了眼睛看着黑暗中。

“是我啊!章教头,咱们又见面了。”

一听到这个声音,章洛就感觉毛骨悚然,这声音是君千羽的,她隐藏在灵井深处,等待着章洛进来。

这时章洛擦去嘴角的鲜血,双手握拳,这几日君千羽给他的羞辱让他在众人面前抬不起头,此刻遇到君千羽,原本心里恨不得将她挫骨扬灰的心情顿时失去了支点,毕竟君千羽实力远胜于他。

“你要做什么?你信不信我一喊,我们帮主就会过来,我劝你乖乖就擒。”

“哈哈……”君千羽笑道:“乖乖就擒从不是我一代侠女的风格,不过,我倒是劝你乖乖就擒,免得受皮肉之苦。”

“你说什么?”章洛刚刚说完,就被后面一人紧紧的锁住自己喉咙,他暗自后悔自己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君千羽身上,完全没有想过自己的身后,但是他一看后面发现正是刚才已经死去的陈豫让。

“你不是死了吗?”章洛惊恐的问道,他明明已经确认了,陈豫让的死亡,为什么他又活了过来?

“我一直活得好好的啊,是君姑娘教我闭气法,骗过了你。”

此时君千羽快步上前一掌将章洛砍晕,“赶紧将他绑起来,快。”

二人绑完,君千羽又输灵力进入章洛体内,将其唤醒。

“告诉我,叶知秋在哪里?”

“救命啊~快来……”章洛醒来就开始呼喊,可没有喊完一句话就被君千羽用泥土堵住了嘴。

“你要再敢喊,我第一个先杀死你,”君千羽威胁道:“如果你不喊,或许我会放你一条生路。”

章洛马上恢复了平静,点点头,君千羽将泥土取下。

“呵呵,你们不就是想知道叶知秋的下落吗?你们找不到了,他已经死了,”章洛盯着二人道:“你们赶紧放了我,我长时间不出去,我的手下会进来找我的,到时候帮主知道了,你们想跑也跑不了了。”

“叶知秋怎么可能会死?他到底在哪里?”君千羽怀疑的问道,她不相信五堰帮会这么快将他杀死。

“万一,他说的是真的怎么办?”陈豫让用询问的眼神看着君千羽。

“你给我上那边看着洞口,别捣乱,”君千羽有些生气,这陈豫让太容易让人忽悠了,一句话他就当真了。

“说吧,”君千羽拿出软剑在手中把玩,“不说,我会让你很难受的。”

“哼!”章洛撇过了头。

“嘴还挺硬,我现在杀了你,不知道你那帮主能不能立刻赶过来阻止我?”说着将软剑的剑尖在章洛的脸上划过,一道血痕出现在章洛的脸上。

“杀了我也没有用,帮主会替我报仇的,你们都逃脱不了。”

“你再说我不敢杀了你吗?”君千羽心想这家伙嘴倒挺硬,看来得想想办法了,君千羽心思活络,顿时一个想法出现在脑海里,“你知道我如何进入这后山的吗?”

“不知,”章洛此刻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随便你怎么说,我就是不说叶知秋在哪里,时间一长不出去,自然会有人来救他。

“我易容术很好的,我骗过了你们所有人,轻轻松松就进来了,”君千羽笑道。

此刻章洛开始有些紧张了,但还是什么也不肯说。

“我可以化妆成你,然后大摇大摆的走出去,至于你呢?就在这里灵井慢慢煎熬,反正陈豫让已经没事了,他只要正常出入灵井,就不会有人怀疑真正的你在灵井里忍受着痛苦,到时候再把你埋在这灵井里,而我呢,则替代你找到叶知秋,最后我带着画好妆的二人,大摇大摆的走出这五堰帮,也许过不了多久,一年?半年?五堰帮的那些废物才会想到,他们的章教头出去这么久没有回来,但他们一定找不到你,因为你已经死在了灵井里。”

“你…………”

“我劝你声音小一点,惹恼了我也许现在就会杀了你,毕竟你对我没有用了,”君千羽乐呵呵的说道,时不时的摆弄一下软剑,软剑反射的寒光照射在章洛的脸上,他从未感受过如此的害怕。

“你别杀我,我什么都说,”章洛憋了半天说道。

“晚了,你已经没用了,”君千羽背对着章洛,开始在脸上涂抹一些东西。

“你到不了那里,那里守卫森严,需要口令才可以进去,你还需要我,”章洛终于忍不住说了出来。

“口令好说,以我的能力还骗不来一个口令?”君千羽并没有停下的意思。

这下章洛开始有点慌了,豆大的汗水不住的流下,“别杀我,我还有妻儿老母需要照顾,我死了,他们也活不久了,”一个堂堂五堰帮的教头此刻却流下了眼泪,“我知道你在调查五堰帮,我什么都和你说,只要你放了我,我保证不和任何人说起这件事。”

“嗯?”君千羽听到此突然有了兴趣,但她并没有刻意的表现出来,她还想从章洛嘴里套出更多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