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燕青的三个历史原型,浪子宰相加多情词人,还有一位抗金名将

  • 日期:07-21
  • 点击:(744)


  

  浪子燕青是我们非常熟悉的一个水浒人物,他英俊潇洒,勇敢智慧,武艺精妙,忠义双全,几乎是一个十全十美,毫无瑕疵的男神形象,那么这个文学典型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呢,还是从史书中走出来的呢?换句话说,浪子燕青在历史上有没有人物原型呢?

  在燕青生活的北宋末年,还真有一个外号叫做“浪子”的历史人物,但这个家伙却绝对不是只好鸟,完完全全是个坏蛋,谁呢?和著名奸臣蔡京、童贯并称“六贼”,被百姓们讥讽为“浪子宰相”的大奸臣李邦彦。

  

  虽然燕青和李邦彦在人们心目中的形象有着天壤之别,不可同日而语,但他们还真有一些相似的地方。

  先来品读一下《水浒传》中燕青刚出场时对他才情容貌的描写:......不则一身好花绣,那人更兼吹的,弹的,唱的,舞的,拆白道字,顶真续麻,无有不能,无有不会。亦是说的诸路乡谈,省的诸行百艺的市语,更且一身本事,无人比的......唇若涂朱,晴如点漆,面似堆琼。有出人英武,凌云志气,资禀聪明。

  

  再去看看《宋史》中对李邦彦外表能耐的介绍——邦彦俊爽,美风姿,为文敏而工。然生长闾阎,习猥鄙事,应对便捷;善讴谑,能蹴鞠,每辍街市俚语为词曲,人争传之,自号李浪子。

  另外,两人都出身于地位卑微的草根阶层,燕青“自小父母双亡,卢员外家中养的他大”,李邦彦的老爸李浦则是一个制作银器的手工艺人。

  但是,如果就此论定李邦彦是燕青的人物原型,证据则明显远远不足,而且难以为人们所接受,其实,燕青身上还有当时的另一个邦彦的影子,此人就是大词人兼音乐家周邦彦,就是写下“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风老莺雏,雨肥梅子”等名句的那位大才子。

  

  众所周知,燕青与北宋名妓李师师一见钟情,一往情深,乃至一生相许,而且风流皇帝宋徽宗也深陷他俩的情丝爱网之中,三人一起写就了一段英雄、美人、天子之间的传奇三角恋。其中最传奇的地方当是他们仨在李师师香闺中的意外邂逅,燕青面对徽宗皇帝,先是为自己得到了一纸赦书做护身符,继而代表梁山好汉,特别是宋江,倾诉了一片忠君报国之情,从而成功开启了水泊梁山的招安大业,这个故事见于《水浒传》第八十一回,名字就叫“燕青月夜遇道君”,道君者,宋徽宗赵佶也。

  燕青月夜遇道君可能出自施耐庵的创造,更可能来自大词人周邦彦的传奇经历。

  如果说燕青与李师师是英雄美女组合,那么周邦彦与李师师则是才子配佳人。话说一个霜寒露冷的秋夜,周李二人正在“锦幄初温、兽烟不断”的温馨惬意中“相对坐调笙”,忽然,侍女来报皇帝陛下即将圣驾光临,此情此境之下,周邦彦只得收拾起兴致悻悻然离开,让心上人梳妆打扮等待正从地道兴冲冲而来的道君皇帝。

  

  周邦彦离开后,心中百感交集,辗转难眠,这才有了那首流传至今的《少年游》:

  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手破新橙。锦幄初温,兽烟不断,相对坐调笙。

  低声问:向谁行宿?城上已三更。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

  周邦彦与燕青虽都是李师师所爱之人,而且都有音乐之长,但毕竟一个是弱不禁风的文士,一个是金戈铁马的侠客,若说周邦彦是燕青的人物原型,举手反对者肯定远远多于鼓掌赞成者。

  其实,最可能成为燕青原型的是太行山的抗金英雄梁兴。

  

  将燕青与梁兴联系起来的是南宋大画家龚开代表作《宋江三十六人画赞》中燕青名下的赞词,道是“平康巷陌,岂知汝名?太行春色,有一丈青”。关于“太行春色,有一丈青”的具体含义,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意见难以统一,但可以肯定的是燕青和他那个时代活跃在太行山一带的抗金英雄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如果燕青的人物原型就在两宋之交的太行山上,那么这个人应该就是抗金名将梁兴。

  为什么这么说呢?

  其一,梁兴还有一个名字叫梁青,与燕青只有一字之差。

  其二,梁兴深受抗金军民爱戴,大家都亲切地叫他“梁小哥”,而燕青在梁山上则被兄弟们称为“小乙哥”,这两个称呼何其相似乃尔!

  其三,梁山好汉以十停折了七停的代价讨平方腊回京受赏时,只有一人勇于看破功名利禄,独自飘然而去,这个人就是燕青;无独有偶,宋高宗降下十二道金牌命令岳飞班师回朝时,岳家军中只有一员将敢于违背圣旨继续北上抗金,这员将就是梁兴。虽然一个是去,一个是留,但都显示出了他们不慕权势,特立独行的高风傲骨,正所谓“唯大英雄能本色,是真名士自风流”!

  

  其四,梁兴做出北上太行独自抗金的伟大抉择之后,曾经在大名府等地大败金贼,并且成功劫获过金人的马纲和粮帛纲,这应该就是《水浒传》中“智取生辰纲”故事的源头。看到这里,有朋友可能会问,“智取生辰纲”和燕青有什么关系呢?殊不知,在作为水浒之源的《大宋宣和遗事》中,“智取生辰纲”的八个人不是《水浒传》所写的晁盖、吴用、公孙胜、刘唐、三阮和白胜,而是晁盖、吴加亮(即吴用,作者注)、燕青、秦明、刘唐、阮进、阮通和阮小七。

  

  不知为什么,在水浒故事演变发展的过程中,燕青最终离开了“智取生辰纲”这一精彩桥段,成了卢俊义身边的“我那一个人”,对于喜欢燕青的读者来说此乃一大遗憾也,因为如果燕青一直留在“智取生辰纲”小集体之内,他在排座次时的名次应该会远远高于现在的第36位。

  《夜狼文史工作室》特约撰稿人:忆江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