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润色鸿业寄贤才——身不由己做嫁衣的中宗李显也有宏图大志3

  • 日期:08-26
  • 点击:(1027)


  三、神龙政变反他娘

  其实李显再次回朝之后非常低调,并且注意和武氏诸王搞好关系,他把自己的两个女儿永泰公主嫁给了魏王武承嗣的儿子武延基,幼女安乐公主嫁给了梁王武三思的儿字武崇训,通过联姻向武则天表示自己会善待武氏。

  武则天也试图消弭和儿子,主要是武氏和李氏之间的隔阂,她在立李显为太子的第二年(皇嗣李旦坚决让位),就赐太子武姓,李显变成了武显。也是在这一年,她主持仪式,让太子李显、相王李旦、太平公主和武攸暨等拟定互不伤害的誓词,在明堂向天地立誓,并将誓词铭刻在丹书铁券上,藏于史馆。

  但是,利益的冲突根本无法避免,还是那位“阴毒敢言事”的吉顼,在贬官出京前最后一次面见武则天,阐明本无所争的泥土(指凡人),如果塑成天尊和佛祖(指李显为太子,武氏为王位)就有了纷争,其实武则天自己也知道,回复说:“朕知之,业已然,且奈何?”

  武则天为了平衡朝堂势力,除了武氏诸王和李唐宗室外,也给了二张干预朝政的权利,再加上各省部的大臣,在武则天称帝的晚年,朝堂之上势力纠葛,暗流涌动。有一件事情也引起了武则天的警惕,那就是有一个叫苏安恒的人两次上书,请求她还政给太子,如果实在她执政的早期,有人敢提这样的建议,估计早就兴起了大狱,要知道武则天就是被“劝进”的,她深刻体会过这种“舆论”的威力。不过这次武则天既没有降罪,也没有采纳,但是他还是采取了分权的措施,任命相王李旦为知左右羽林卫大将军事,并且在701年十月三日,她突然离开神都,西入长安,二十二日,她长安后大赦天下,改大足元年为长安元年,并在长安一直住了两年,直到长安三年十月(公元703年)才回神都洛阳。

  这其实已经表明了武则天的态度,如果她真有传位给武氏甚至是二张,一定会对苏安恒穷揪不放,再把朝堂清洗一番,但是晚年的武则天真是恬淡了,自立李显为太子后,没有再搞过白色恐怖,想要的就是平稳的政权交接。所以我个人始终认为,张柬之等五人发动的神龙政变就是在邀功而已。

  就在神龙元年正月二十二日 (公元705年2月20日),凤阁侍郎张柬之、鸾台侍郎崔玄暐、左羽林将军敬晖、右羽林将军桓彦范、司刑少卿袁恕己五人为首联络众多禁军将领,率兵直入武则天居住的长生殿,在殿廊下杀了侍奉在武则天左右的二张,威逼武则天退位。并且捕杀了二张的兄弟张昌期、张同休和张昌仪等,和二张的首级一起,悬挂在洛阳市天津桥示众。

  迎回李显并拥立为太子,是二张接受吉顼的建议给武则天吹得枕头风,但是为了师出有名的逼迫武则天还政,却又以诛杀二张为借口,二张也算是自掘坟墓了。

  这次政变,应该是李唐宗氏和武氏诸王达成了一致协议,甚至连皇宫的女官也有参与,从政变后的封赏可以一窥端倪:加相王李旦为安国相王,拜为太尉、同凤阁鸾台三品,太平公主加号为镇国太平公主,就连武则天的心腹上官婉儿在李显即位后,也成了李显的昭容(九嫔第二位),并且武氏诸王的权柄并没有被真正削弱。从参与政变的人数和官职来讲,也不是张柬之他们没有兵权的五人能组织起来的,看看名单吧:右羽林卫大将军李多祚、左羽林将军李兴宗、左威卫将军薛思行、右卫中郎将押千骑使杨执一、右卫郎将杨慎交(太子之女长宁郡主丈夫)、左羽林卫将军赵承恩、职方郎中兼右史事崔泰之、庙部员外郎朱敬则,司刑评事冀仲甫,检校司农少卿兼知总监翟世言,内直郎王同皎(太子女婿)、右羽林将军杨元琰等。没有李氏兄弟、太平公主甚至是武氏诸王的支持,这个政变不会如此顺利。

  不过,血脉亲情不可阻断,尽管发动政变的为首五人事后都被封王,但是下场无一例外的悲惨,不仅是武氏诸王心怀报复,估计李显也醒悟过来,是被他们(不仅是五人,包括李旦等等)利用了。李显称帝之后,武则天让位,移居上阳宫(洛阳市现在还有上阳路),李显每十日去拜见一次。据《唐统记》记载,武则天曾经向李显哭诉:“我把你从房陵接回来,自然是要传位给你,是那五个贼人贪图功劳,竟然把我这个老人吓成了这样!”李显悲不自胜,伏地大哭。即便这个史料不实,但是李显应该也能知道,晚年的武则天没有再开杀戒清洗朝堂,他的帝位基本不会有什么动摇,政变只是让自己早了几天当皇帝而已,却在史书留下了难堪的一笔逼母夺位。

  神龙政变当年的十一月二十三,历史上唯一的一位女皇帝武则天去世,临终前留下遗嘱:“去帝号,称则天大圣皇后。王、萧二族及褚遂良、韩瑗、柳奭亲属皆赦之。”最终,她还是败给了男尊女卑的传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