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 随便哪个人想睡他,我都没意见的

  • 日期:08-01
  • 点击:(1770)




  2019-07-28 18:43:45 我要去哪里

  小奶奶逼走了大奶奶

  我从有记忆起,家里就是吵吵闹闹的,吵闹的根源是奶奶不满我爷爷偏心我爸。然后爷爷奶奶吵完后,我妈又开始跟我奶奶吵。原因就是我奶奶看轻了我们一家三口,只瞧得起她的亲生儿子——我叔叔。

  理不清的乱麻。

  我长到20岁的时候,终于从家里的吵闹,以及亲戚们的各种闲谈中,拼凑出我了爷爷奶奶的故事。

  我家中的这位奶奶,是我爷爷的第二个妻子。而我爸,则是我爷爷的第一个妻子生的。我的亲奶奶被爷爷和他的这个奶奶逼得离了婚,怀着我二叔,嫁到了别人家去。有点乱,改下称呼:我亲生奶奶年纪稍大点,是大奶奶;我的继奶奶,是小奶奶。

  我大小奶奶和我爷爷之间,有一段现在看起来十分离奇,但在那个时代却十分平淡的故事。

  1960 年代中期,正值新中国的第二次离婚大潮,全国都在给人划成分。而我大奶奶娘家是小富农,小奶奶和爷爷都是贫农。

  当然,这是表面上的说法。实际上爷爷和小奶奶是怎么看对眼的呢?他们都受过基础教育,被各自的大队派去修同一座水库,各自担任大队的会计,经常因工作关系要碰面,碰着碰着,碰出了火花。

  当时爷爷和小奶奶都是有各自家庭的:爷爷家中已有三岁的长子(我爸),而且大奶奶肚子里刚刚怀上了小儿子我二叔;而我小奶奶呢,新婚还不到两个月。

  小奶奶怀了爷爷的孩子第三个月,我爷爷回到家中,不管马上要生产的大奶奶,拿着她是富农的理由,逼她离了婚。哭哭啼啼的大奶奶倒也马上有了下家,没办法,那时候山里穷,女人特别好嫁。

  小奶奶怀孕嫁了爷爷。那时候我爸刚刚五岁。自古道有后娘就有后爹,我的曾祖父母就把我爸,也就是他们的大孙子带在身边,老人家会在话语中透露出许多对新儿媳妇的不满来。在这种环境中渐渐长大的我爸,对小奶奶就怀有敌意。

  而与此同时,和小奶奶过完蜜月期的爷爷,也开始心疼起自己没娘的大儿子来,慢慢开始偏心我爸——他的大儿子。

  随着叔叔的出生,爷爷奶奶就开启了吵架模式。吵架内容永远都是那一个:我爷爷偏心我爸。于是我爸也对小奶奶敌意越来越浓,只要是小奶奶说的,他一定是反着来。

  小奶奶这个人,其实心地不坏,眼光也长远,但她相当自傲,性格也太强势。

  我爸十来岁的时候,他的爷爷奶奶相继去世,他只得又跟着父母生活。之后,母子的别扭劲就上来了。比如,小奶奶让我爸好好读书,我爸偏不读,他怎么可能帮小奶奶读书对吧。不读书了,去做什么呢?小奶奶建议我爸去参军,我爸当然又不去,那就去托人给他找了份食品站的临时工干着,我爸还是不去,最后他自己找了木匠师傅学了手艺。

  也算是一条正道。

  在我爸的婚事上,小奶奶给他找了自己的外甥女,自强稳重,我爸倒跟人好了一阵,但私底下,却跟镇上副书记的女儿搞上了,对,就是我妈。

  根本是对小奶奶赤祼祼的报复。

  

  好戏一场又一场

  我妈是被娇生惯养长大的,简单到令人发指。

  她被我爸教唆着,天天和小奶奶吵架。吵得一家人日夜难安。

  我三四岁的某天,我妈和小奶奶进行日常一吵。我爸突然发了火,上屋揭瓦了。我家在镇上的祖屋,有三大间。我爸上了梁将他应该分到的那一半屋子,其实不止一半,是两间屋子的瓦统统揭掉,以表明他要真正分家的决心。

  实情是,我爸那时候是做木匠活儿,攒了不少钱。又有当镇上副书记的岳父母相助,就想着另外建房了。但又要用老屋的一些材料,也想要让小奶奶和她的子女不舒服,所以才揭了两间屋的瓦。

  小奶奶气得满脸发青,却不吵不闹,只镇静地外出找人,等我爸一下屋,她也让那些匠人师傅将就着材料,迅速重搭了两间简易屋。第二晚,姑姑和叔叔就有地方睡觉了。

  我一家三口算是和爷爷奶奶一家人分开了,两家离得有五六百米,不远也不近。

  在我爸建房时,我爷爷出了私房钱,天天下班后就去帮忙。我爸恨着他呢,每天虽然要招待工匠师傅,却从不叫我爷爷吃饭,我妈则时不时要刺爷爷两句,当着所有工匠师傅的面。

  说起来,我爸那时候真是挺混账。

  在这之前的故事,我都是听说的,而之后的,则基本上我亲眼所见了。

  我姑姑长得很漂亮,性子特别温顺,每次我妈和小奶奶吵架时,她只知道掉着眼泪拉小奶奶:“妈,你别吵了。”她对我这个小侄女很上心,每年都给我织漂亮的毛衣。姑姑初中毕业没上完就在镇上商店打工。每天我放学时,都会开心地跑到商店那里去,姑姑准会悄悄给我一点儿零食,或者一两个气球,或者一支笔。我不想回家时,就跟着姑姑吃和睡,爷爷小奶奶也是笑呵呵地给我夹菜。

  我爸妈再怎么吵小奶奶,但小奶奶对我,从来都是和颜悦色,有什么好吃的都会给我留点。叔叔也是。姑姑和叔叔温顺的性子都随了我爷爷,而善良,则是来自于我小奶奶。

  我们一家三口渐渐离开小奶奶的生活后,爷爷和小奶奶吵架的频率低了很多。但叔叔上高中后,他们的吵架频率又高起来了。这一次,是因为奶奶坚持要送叔叔读书。叔叔从小学到初中都是考全镇前几名。但进到了县一中后,他回回考试都是班级中下等了。1980 年代末,高中毕业生考进大学的几率很低。才到高二,爷爷就不想供叔叔读书了。湘西山区,哪怕生活在小镇上,爷爷还在邮局有份正式工作,家里依然穷。因为爷爷抽烟喝酒爱打点小牌,还要私下里塞给我爸一点,又特要面子,亲戚朋友谁借钱,他是有求必应的。

  这样一来,只好苦了家里人了。但小奶奶是什么人?后来每个月她直接替爷爷来领工资,理由很充分,要供叔叔读书。

  叔叔上高中后,需要的钱越发多了。小奶奶能给爷爷发的零用钱便少了。爷爷就在那段时间里又有了新欢,隔壁家的小媳妇,叫我小奶奶为姑姑的。

  小镇上八卦传得特别快,没多久,全镇上下都知道爷爷和隔壁小媳妇好上了。爷爷戒烟戒酒戒牌,将省下来的钱全给了隔壁的。临近年关,小奶奶外出,爷爷实在没钱了,便在夜里把小奶奶白天买回来的一百斤准备打糍粑的糯米挑到隔壁家,随之求欢。

  一场好戏开始上演了。

  “外出”的小奶奶叫了一大群人,其中包括小媳妇的公公婆婆,砸开了隔壁的大门,将两个正在快活当头的男女堵在床上,然后,在隔壁屋里找出了那一百斤被她在米袋下方写了她名字的糯米出来,并趁势拿出一个小本本。本本上记着,某年某月,爷爷给了小媳妇什么东西,价钱几何……最后一共合计多少钱,小媳妇你认不认。她问的时候气势汹汹,还从小媳妇家找出了另外几样我爷爷送的东西出来。

  我爷爷和那个小媳妇正被人按在床上,便连连点头,只想将那场事了结。小奶奶不慌不忙地拿着随身带的红印泥,让我爷爷和小媳妇按了指印。然后问小媳妇,你是自己明天将这些钱还给我,还是我去上报派出所?

  那个时代,居民们的羞耻心还是很浓的。小媳妇一连声地答应明天还,她公婆也做了保。第二天,小奶奶果然拿到了钱。收到钱的小奶奶笑眯眯地对小媳妇说:“我家里穷,每一分钱都要用到有用的地方。但这个老男人,没几根头发了,又有口臭,随便哪个人想睡他,我都没意见的。你帮我去宣传一下。”

  爷爷如丧考妣,从此后,他的零用钱几乎没有了。小奶奶也跟他分床而睡。

  两个奶奶住在一起

  爷爷65 岁那年去世了,是脑溢血。

  那时候,我已经上高中了,姑姑的孩子上幼儿园,叔叔的女儿刚两岁。

  叔叔复读了两次后考上了大学,工作后娶了一个外圆内方的婶婶。婶婶跟奶奶恰好是两种典型,她外表柔和,但任何事都有自己的底线。

  爷爷去世的时候,我妈气冲冲地跑上门去大吵大闹。从没跟人吵过架的婶婶走到她面前,气势如虹:“嫂子,停一下。”我妈愣了,果真停了,看向从来话不多的婶婶。婶婶:“我听不太懂你们的话,你告诉我,发生什么事让你不开心了?慢慢说,不吵。”

  我妈竟然真的不用吵而是用说的方式表达了,原因好简单。一句话就交待清楚了:听说你们在背后埋怨我们不孝顺。

  婶婶看她一眼:“那么,你是觉得你很孝顺爸爸么?”我妈竟然有点气虚。婶婶一板一眼,列举了十多条我爸妈不孝的事实。我妈顿时哑火了,嘴里碎碎念着不知啥,回家了。

  爷爷去世后的第二年,大奶奶后来改嫁的丈夫也去世了,继子要赶她走,我爸就将大奶奶,他的亲妈,接来了我家。

  我妈和我大奶奶生活了两个月不到,就开始日常一吵:大奶奶不爱收拾家里,做菜不好吃,洗衣洗不干净……

  那真是我平生所见最可怕的婆媳关系,我妈看大奶奶什么都不顺眼,什么都可以吵上一天。而我大奶奶一声不吭,等到了晚上我爸回家了,她就围着我爸爸慢慢哭,慢慢说。我爸转身就对我妈大吼大叫……

  幸好那时候我上大学了,只在寒假时回家呆着,暑假在城里做暑期工。那年寒假,我就住在小奶奶家。实在是被我家里人吵得怕。

  小奶奶当时一个人住着,过得挺好。镇上还有她的妹妹哥哥等亲戚,日常组个小牌局毫无问题,她又借了一块地,种的菜完全够她自己吃。

  我寒假待在她身边,她乐滋滋地给我做各种她擅长的菜,将我喂胖了一圈。

  第二个寒假,我回到家中时,我爸突然闷闷地说了一句:“你两个奶奶现在住在一起了。”

  我风一样地冲到小奶奶家去看热闹。冬日温暖的阳光下,两个老太太各自端着一杯茶,悠闲地在说着什么。阳光将她们花白的头发都染上了金色,将她们的笑容更添了许多灿烂。看到我,两个奶奶都站了起来,各自发问:“今天中午想吃啥?我去买。”“天这么冷,你怎么穿得这么少,是不是没钱买衣服?”

  她们一起上街买了我喜欢的鱼,然后一个煎鱼,一个准备辅料,一边说着话,一边递东西接盘子,动作无比默契。

  下午的时候去地里种菜,我才知道大奶奶来了后又在冬日水位下落的河畔开了一块地,种了萝卜白菜,准备腌萝卜给我,给我生活在城里的叔叔。

  没有吵闹,只有说话声和笑声。小奶奶跟我说:“你大奶奶很勤快,种地是一把好手,又爱说笑,性格挺好的。”大奶奶说不出太多:“你小奶奶是个好人,把我当成亲人。”

  晚饭时我问:“不知爷爷在地底下看见,是啥心情?”小奶奶:“随他。”大奶奶:“你爷爷?早不记得他的样子了。”

  一晃又是十年过去,眼下两个奶奶都已经年过八十。她们依然住在我小奶奶的家里,种着两块小地,一起上街,一起做饭,也一起走人家……

  我爸变了。节日、两个奶奶的生日,他都会按奶奶不同的喜爱买两份礼物,分别送给她们。我小奶奶有一年生重病时,他哭得一塌糊涂,还认真在医院里伺候了一个星期,直到小奶奶康复。

  我妈也变了一些。我打电话回去,她的话题不再是大奶奶哪里不好了,而是说:“我们现在吃的菜,都是你两个奶奶种的呢。”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小奶奶逼走了大奶奶

  我从有记忆起,家里就是吵吵闹闹的,吵闹的根源是奶奶不满我爷爷偏心我爸。然后爷爷奶奶吵完后,我妈又开始跟我奶奶吵。原因就是我奶奶看轻了我们一家三口,只瞧得起她的亲生儿子——我叔叔。

  理不清的乱麻。

  我长到20岁的时候,终于从家里的吵闹,以及亲戚们的各种闲谈中,拼凑出我了爷爷奶奶的故事。

  我家中的这位奶奶,是我爷爷的第二个妻子。而我爸,则是我爷爷的第一个妻子生的。我的亲奶奶被爷爷和他的这个奶奶逼得离了婚,怀着我二叔,嫁到了别人家去。有点乱,改下称呼:我亲生奶奶年纪稍大点,是大奶奶;我的继奶奶,是小奶奶。

  我大小奶奶和我爷爷之间,有一段现在看起来十分离奇,但在那个时代却十分平淡的故事。

  1960 年代中期,正值新中国的第二次离婚大潮,全国都在给人划成分。而我大奶奶娘家是小富农,小奶奶和爷爷都是贫农。

  当然,这是表面上的说法。实际上爷爷和小奶奶是怎么看对眼的呢?他们都受过基础教育,被各自的大队派去修同一座水库,各自担任大队的会计,经常因工作关系要碰面,碰着碰着,碰出了火花。

  当时爷爷和小奶奶都是有各自家庭的:爷爷家中已有三岁的长子(我爸),而且大奶奶肚子里刚刚怀上了小儿子我二叔;而我小奶奶呢,新婚还不到两个月。

  小奶奶怀了爷爷的孩子第三个月,我爷爷回到家中,不管马上要生产的大奶奶,拿着她是富农的理由,逼她离了婚。哭哭啼啼的大奶奶倒也马上有了下家,没办法,那时候山里穷,女人特别好嫁。

  小奶奶怀孕嫁了爷爷。那时候我爸刚刚五岁。自古道有后娘就有后爹,我的曾祖父母就把我爸,也就是他们的大孙子带在身边,老人家会在话语中透露出许多对新儿媳妇的不满来。在这种环境中渐渐长大的我爸,对小奶奶就怀有敌意。

  而与此同时,和小奶奶过完蜜月期的爷爷,也开始心疼起自己没娘的大儿子来,慢慢开始偏心我爸——他的大儿子。

  随着叔叔的出生,爷爷奶奶就开启了吵架模式。吵架内容永远都是那一个:我爷爷偏心我爸。于是我爸也对小奶奶敌意越来越浓,只要是小奶奶说的,他一定是反着来。

  小奶奶这个人,其实心地不坏,眼光也长远,但她相当自傲,性格也太强势。

  我爸十来岁的时候,他的爷爷奶奶相继去世,他只得又跟着父母生活。之后,母子的别扭劲就上来了。比如,小奶奶让我爸好好读书,我爸偏不读,他怎么可能帮小奶奶读书对吧。不读书了,去做什么呢?小奶奶建议我爸去参军,我爸当然又不去,那就去托人给他找了份食品站的临时工干着,我爸还是不去,最后他自己找了木匠师傅学了手艺。

  也算是一条正道。

  在我爸的婚事上,小奶奶给他找了自己的外甥女,自强稳重,我爸倒跟人好了一阵,但私底下,却跟镇上副书记的女儿搞上了,对,就是我妈。

  根本是对小奶奶赤祼祼的报复。

  

  好戏一场又一场

  我妈是被娇生惯养长大的,简单到令人发指。

  她被我爸教唆着,天天和小奶奶吵架。吵得一家人日夜难安。

  我三四岁的某天,我妈和小奶奶进行日常一吵。我爸突然发了火,上屋揭瓦了。我家在镇上的祖屋,有三大间。我爸上了梁将他应该分到的那一半屋子,其实不止一半,是两间屋子的瓦统统揭掉,以表明他要真正分家的决心。

  实情是,我爸那时候是做木匠活儿,攒了不少钱。又有当镇上副书记的岳父母相助,就想着另外建房了。但又要用老屋的一些材料,也想要让小奶奶和她的子女不舒服,所以才揭了两间屋的瓦。

  小奶奶气得满脸发青,却不吵不闹,只镇静地外出找人,等我爸一下屋,她也让那些匠人师傅将就着材料,迅速重搭了两间简易屋。第二晚,姑姑和叔叔就有地方睡觉了。

  我一家三口算是和爷爷奶奶一家人分开了,两家离得有五六百米,不远也不近。

  在我爸建房时,我爷爷出了私房钱,天天下班后就去帮忙。我爸恨着他呢,每天虽然要招待工匠师傅,却从不叫我爷爷吃饭,我妈则时不时要刺爷爷两句,当着所有工匠师傅的面。

  说起来,我爸那时候真是挺混账。

  在这之前的故事,我都是听说的,而之后的,则基本上我亲眼所见了。

  我姑姑长得很漂亮,性子特别温顺,每次我妈和小奶奶吵架时,她只知道掉着眼泪拉小奶奶:“妈,你别吵了。”她对我这个小侄女很上心,每年都给我织漂亮的毛衣。姑姑初中毕业没上完就在镇上商店打工。每天我放学时,都会开心地跑到商店那里去,姑姑准会悄悄给我一点儿零食,或者一两个气球,或者一支笔。我不想回家时,就跟着姑姑吃和睡,爷爷小奶奶也是笑呵呵地给我夹菜。

  我爸妈再怎么吵小奶奶,但小奶奶对我,从来都是和颜悦色,有什么好吃的都会给我留点。叔叔也是。姑姑和叔叔温顺的性子都随了我爷爷,而善良,则是来自于我小奶奶。

  我们一家三口渐渐离开小奶奶的生活后,爷爷和小奶奶吵架的频率低了很多。但叔叔上高中后,他们的吵架频率又高起来了。这一次,是因为奶奶坚持要送叔叔读书。叔叔从小学到初中都是考全镇前几名。但进到了县一中后,他回回考试都是班级中下等了。1980 年代末,高中毕业生考进大学的几率很低。才到高二,爷爷就不想供叔叔读书了。湘西山区,哪怕生活在小镇上,爷爷还在邮局有份正式工作,家里依然穷。因为爷爷抽烟喝酒爱打点小牌,还要私下里塞给我爸一点,又特要面子,亲戚朋友谁借钱,他是有求必应的。

  这样一来,只好苦了家里人了。但小奶奶是什么人?后来每个月她直接替爷爷来领工资,理由很充分,要供叔叔读书。

  叔叔上高中后,需要的钱越发多了。小奶奶能给爷爷发的零用钱便少了。爷爷就在那段时间里又有了新欢,隔壁家的小媳妇,叫我小奶奶为姑姑的。

  小镇上八卦传得特别快,没多久,全镇上下都知道爷爷和隔壁小媳妇好上了。爷爷戒烟戒酒戒牌,将省下来的钱全给了隔壁的。临近年关,小奶奶外出,爷爷实在没钱了,便在夜里把小奶奶白天买回来的一百斤准备打糍粑的糯米挑到隔壁家,随之求欢。

  一场好戏开始上演了。

  “外出”的小奶奶叫了一大群人,其中包括小媳妇的公公婆婆,砸开了隔壁的大门,将两个正在快活当头的男女堵在床上,然后,在隔壁屋里找出了那一百斤被她在米袋下方写了她名字的糯米出来,并趁势拿出一个小本本。本本上记着,某年某月,爷爷给了小媳妇什么东西,价钱几何……最后一共合计多少钱,小媳妇你认不认。她问的时候气势汹汹,还从小媳妇家找出了另外几样我爷爷送的东西出来。

  我爷爷和那个小媳妇正被人按在床上,便连连点头,只想将那场事了结。小奶奶不慌不忙地拿着随身带的红印泥,让我爷爷和小媳妇按了指印。然后问小媳妇,你是自己明天将这些钱还给我,还是我去上报派出所?

  那个时代,居民们的羞耻心还是很浓的。小媳妇一连声地答应明天还,她公婆也做了保。第二天,小奶奶果然拿到了钱。收到钱的小奶奶笑眯眯地对小媳妇说:“我家里穷,每一分钱都要用到有用的地方。但这个老男人,没几根头发了,又有口臭,随便哪个人想睡他,我都没意见的。你帮我去宣传一下。”

  爷爷如丧考妣,从此后,他的零用钱几乎没有了。小奶奶也跟他分床而睡。

  两个奶奶住在一起

  爷爷65 岁那年去世了,是脑溢血。

  那时候,我已经上高中了,姑姑的孩子上幼儿园,叔叔的女儿刚两岁。

  叔叔复读了两次后考上了大学,工作后娶了一个外圆内方的婶婶。婶婶跟奶奶恰好是两种典型,她外表柔和,但任何事都有自己的底线。

  爷爷去世的时候,我妈气冲冲地跑上门去大吵大闹。从没跟人吵过架的婶婶走到她面前,气势如虹:“嫂子,停一下。”我妈愣了,果真停了,看向从来话不多的婶婶。婶婶:“我听不太懂你们的话,你告诉我,发生什么事让你不开心了?慢慢说,不吵。”

  我妈竟然真的不用吵而是用说的方式表达了,原因好简单。一句话就交待清楚了:听说你们在背后埋怨我们不孝顺。

  婶婶看她一眼:“那么,你是觉得你很孝顺爸爸么?”我妈竟然有点气虚。婶婶一板一眼,列举了十多条我爸妈不孝的事实。我妈顿时哑火了,嘴里碎碎念着不知啥,回家了。

  爷爷去世后的第二年,大奶奶后来改嫁的丈夫也去世了,继子要赶她走,我爸就将大奶奶,他的亲妈,接来了我家。

  我妈和我大奶奶生活了两个月不到,就开始日常一吵:大奶奶不爱收拾家里,做菜不好吃,洗衣洗不干净……

  那真是我平生所见最可怕的婆媳关系,我妈看大奶奶什么都不顺眼,什么都可以吵上一天。而我大奶奶一声不吭,等到了晚上我爸回家了,她就围着我爸爸慢慢哭,慢慢说。我爸转身就对我妈大吼大叫……

  幸好那时候我上大学了,只在寒假时回家呆着,暑假在城里做暑期工。那年寒假,我就住在小奶奶家。实在是被我家里人吵得怕。

  小奶奶当时一个人住着,过得挺好。镇上还有她的妹妹哥哥等亲戚,日常组个小牌局毫无问题,她又借了一块地,种的菜完全够她自己吃。

  我寒假待在她身边,她乐滋滋地给我做各种她擅长的菜,将我喂胖了一圈。

  第二个寒假,我回到家中时,我爸突然闷闷地说了一句:“你两个奶奶现在住在一起了。”

  我风一样地冲到小奶奶家去看热闹。冬日温暖的阳光下,两个老太太各自端着一杯茶,悠闲地在说着什么。阳光将她们花白的头发都染上了金色,将她们的笑容更添了许多灿烂。看到我,两个奶奶都站了起来,各自发问:“今天中午想吃啥?我去买。”“天这么冷,你怎么穿得这么少,是不是没钱买衣服?”

  她们一起上街买了我喜欢的鱼,然后一个煎鱼,一个准备辅料,一边说着话,一边递东西接盘子,动作无比默契。

  下午的时候去地里种菜,我才知道大奶奶来了后又在冬日水位下落的河畔开了一块地,种了萝卜白菜,准备腌萝卜给我,给我生活在城里的叔叔。

  没有吵闹,只有说话声和笑声。小奶奶跟我说:“你大奶奶很勤快,种地是一把好手,又爱说笑,性格挺好的。”大奶奶说不出太多:“你小奶奶是个好人,把我当成亲人。”

  晚饭时我问:“不知爷爷在地底下看见,是啥心情?”小奶奶:“随他。”大奶奶:“你爷爷?早不记得他的样子了。”

  一晃又是十年过去,眼下两个奶奶都已经年过八十。她们依然住在我小奶奶的家里,种着两块小地,一起上街,一起做饭,也一起走人家……

  我爸变了。节日、两个奶奶的生日,他都会按奶奶不同的喜爱买两份礼物,分别送给她们。我小奶奶有一年生重病时,他哭得一塌糊涂,还认真在医院里伺候了一个星期,直到小奶奶康复。

  我妈也变了一些。我打电话回去,她的话题不再是大奶奶哪里不好了,而是说:“我们现在吃的菜,都是你两个奶奶种的呢。”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