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情缘】月下红雁(25)

  • 日期:07-31
  • 点击:(818)


?

  

  宋红月一路狂奔,四下追寻小月的身影。从桥西跑到了桥东,穿街走巷,跑遍了大半个城也找不到小月的半点踪迹。

  她一时惴惴不安,猜想着各种可能,脚下一绊,险些摔倒,心中骇想:“这妖精到底想做什么?她为何就是缠着雁郎不放?”忽然想起她变成妖精的模样,登时心中大骇:“啊!她是狐狸精!”

  不知为何,她一想到小月看向雁郎的眼光时,总有一种莫名的感觉,心头一酸:“雁郎怎么总是护着她?莫非他们早已暗生情愫?狐狸精带走他,是要与他长相厮守?”她放慢了脚步,对白鸿雁心生怨念,忍不住便要哭出来。转念一想,又颇为后悔,眼下雁郎被妖精抓走,自己却在这里胡思乱想。她提了一口气,加快脚步,奔向了白府。

  来到白府门前,只见大门虚掩,她犹豫了下,没有敲门,悄悄跃上了墙,探头向里观望。

  此时府内一片幽静,只有三两个婆子往来的身影。

  宋红月悄悄来到白鸿雁的房舍门前,探头一望,见屋内空无一人。她心想:“这妖精若无意加害于雁郎,还是会把他送回家里的,我且在这里静静守候即可。”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天渐渐暗了,灯光掩映,半轮月亮挂上了天。然而,白鸿雁的房舍门前漆黑一片,并没有人回来。

  宋红月慌了神,胸间翻江倒海,心想:“雁郎一向孝顺,家中尚有父母需要照料,即便被那妖精带走,也不会对父母不管不顾的。”她心中惶急,不自禁的来回踱步,衣衫不小心碰到了树丛,发出一阵“飒飒”声响。

  忽听有人高呼:“是雁儿回来了吗?”接着,便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宋红月吓了一跳,急忙捂住嘴,屏气敛息,一声不吭,轻步往石后树丛藏躲。听这声音,她认出了是白鸿雁的母亲。

  没一会儿,只见白鸿雁的父母提着灯笼,来到了白鸿雁房舍门前。

  只听白老爷道:“天都黑了,雁儿怎么还没回府?那小月丫头怎么也不在?”

  白母道:“老爷莫担心,我看得出来,那丫头钟情于咱们雁儿,他们年岁相当,那丫头生得花容月貌,对雁儿又照顾得无微不至,说不定他俩好上了。听说今日市集有灯会,或许雁儿正和她一起逛灯会呢。”

  白老爷道:“我也不是老眼昏花,岂能看不出来。我迟迟不提他们的婚事,便是期盼雁儿早日考取个功名,再给人家姑娘一个名分。要说那丫头也真是可怜,无奈世道如此,哎!有些事我不好说,你这当娘的还是要多嘱咐几句。眼下雁儿应以学业为重,切莫沉沦于儿女情长当中。”

  白母点点头,走进了房舍,忽听她“咦”的一声,说道:“这里有封书信,是宋府的......”

  白老爷问道:“哪个宋府?”

  白母拆开了信封,看了一遍,脸上一阵迟疑,便道:“没什么......雁儿抄写的字句罢了......”

  白老爷一把夺过书信,也看了一遍,登时双眉竖起,怒道:“雁儿竟然去给宋府做教书先生!”

  白母连忙道:“老爷,我想雁儿也是想赚些银两,好为老爷配药。”

  白老爷哼了一声,摆手道:“你好糊涂啊!我听了便要气死了,还喝什么药?雁儿去给哪家教书都好,为何偏偏去那宋府教书?你可知那宋辉是什么人?他是此地的山匪路霸!那小月丫头一家人好好经商,何以遭此厄劫?不正是被这些强盗杀害的吗?我若尚在朝中,必会亲自带兵剿灭这伙匪盗!雁儿给他家做教书先生,这不是助纣为虐吗?”

  白母温言道:“老爷,雁儿也是一片孝心啊!”

  白老爷凛然道:“大丈夫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雁儿这圣贤书都读到哪里去了?再说,我这药不喝也罢,把银子省下来,虽不富裕,也够咱家衣食温饱。在大是大非上,咱们可不能糊涂啊!你忘了,那小月丫头是怎么成了无依无靠的孤儿了?”

  白母叹了口气,道:“老爷莫生气了,我会好好和雁儿说的。”

  听了这几句话,宋红月一颗心登时沉了下来。

  二人离去后,宋红月呆呆的站着,一阵伤心一阵委屈,白府老爷为何要污蔑自己的父亲?

  她一时思潮起伏,心想:“为了今日和雁郎见面,我精心准备了这么久,本以为我和雁郎这段姻缘,必是欢欢喜喜的。谁知,先是大娘要把我许给金家,父亲却不置可否。接着,那个狐狸精闯入我家,把雁郎抓走了,而雁郎却对她爱护有加,不许我说一个不字。现在,连他父母也认定了小月是白府的儿媳了。”

  她对雁郎一番真情意,处处为他着想,就落了个这么个结果?

  一时间委屈、抑郁、不甘、伤心、气愤,百感交集,心中一阵热血翻涌,她极力忍着不出声,不知不觉,只觉脸上一片湿漉漉的,已是泪流满面了。

  她曾听父亲说,自己生下来时指天指地哈哈大笑,一家人吓得还以为她是妖怪。在她印象中,自小到大,从来没有哭过,平日最瞧不起那些动不动哭鼻子的娇娘子,总道这花花世界这么有趣,为何要哭呢?

  可今日因为雁郎,落泪了三次,连她自己都大为惊异。

  如此,挨到了半夜三更,雁郎还是没有回府。

  蓦地里,刮起一团阴风,一朵黑云遮住了月亮,四下一片漆黑。

  忽听“嗖嗖嗖”几声响,一个灰溜溜的身影,宛如黑风鬼煞一般,蹿入了白府院内。

  宋红月大惊,急忙俯下身,手中紧握宝剑,黑云渐渐散去,定睛一看,趁月色见这人一身灰袍,尖脸圆目,长着两撇八字胡,身后背着一个大大的黑口袋。

  宋红月惊想:“这是贼!”

  她暗暗挪步,便欲一跃而起,擒住此人。突然间,房顶上又跃下一人,低声笑道:“鼠弟,你来白府做什么?”

  那灰袍人听了,苦笑道:“那千年老狐狸自己要成仙,却非要我来做善事,这不,我给白府送金元宝来了。黄兄,你来做什么?”

  96

  大石可金

  0.6

  2019.07.28 03:00*

  字数 2072

  

  宋红月一路狂奔,四下追寻小月的身影。从桥西跑到了桥东,穿街走巷,跑遍了大半个城也找不到小月的半点踪迹。

  她一时惴惴不安,猜想着各种可能,脚下一绊,险些摔倒,心中骇想:“这妖精到底想做什么?她为何就是缠着雁郎不放?”忽然想起她变成妖精的模样,登时心中大骇:“啊!她是狐狸精!”

  不知为何,她一想到小月看向雁郎的眼光时,总有一种莫名的感觉,心头一酸:“雁郎怎么总是护着她?莫非他们早已暗生情愫?狐狸精带走他,是要与他长相厮守?”她放慢了脚步,对白鸿雁心生怨念,忍不住便要哭出来。转念一想,又颇为后悔,眼下雁郎被妖精抓走,自己却在这里胡思乱想。她提了一口气,加快脚步,奔向了白府。

  来到白府门前,只见大门虚掩,她犹豫了下,没有敲门,悄悄跃上了墙,探头向里观望。

  此时府内一片幽静,只有三两个婆子往来的身影。

  宋红月悄悄来到白鸿雁的房舍门前,探头一望,见屋内空无一人。她心想:“这妖精若无意加害于雁郎,还是会把他送回家里的,我且在这里静静守候即可。”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天渐渐暗了,灯光掩映,半轮月亮挂上了天。然而,白鸿雁的房舍门前漆黑一片,并没有人回来。

  宋红月慌了神,胸间翻江倒海,心想:“雁郎一向孝顺,家中尚有父母需要照料,即便被那妖精带走,也不会对父母不管不顾的。”她心中惶急,不自禁的来回踱步,衣衫不小心碰到了树丛,发出一阵“飒飒”声响。

  忽听有人高呼:“是雁儿回来了吗?”接着,便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宋红月吓了一跳,急忙捂住嘴,屏气敛息,一声不吭,轻步往石后树丛藏躲。听这声音,她认出了是白鸿雁的母亲。

  没一会儿,只见白鸿雁的父母提着灯笼,来到了白鸿雁房舍门前。

  只听白老爷道:“天都黑了,雁儿怎么还没回府?那小月丫头怎么也不在?”

  白母道:“老爷莫担心,我看得出来,那丫头钟情于咱们雁儿,他们年岁相当,那丫头生得花容月貌,对雁儿又照顾得无微不至,说不定他俩好上了。听说今日市集有灯会,或许雁儿正和她一起逛灯会呢。”

  白老爷道:“我也不是老眼昏花,岂能看不出来。我迟迟不提他们的婚事,便是期盼雁儿早日考取个功名,再给人家姑娘一个名分。要说那丫头也真是可怜,无奈世道如此,哎!有些事我不好说,你这当娘的还是要多嘱咐几句。眼下雁儿应以学业为重,切莫沉沦于儿女情长当中。”

  白母点点头,走进了房舍,忽听她“咦”的一声,说道:“这里有封书信,是宋府的......”

  白老爷问道:“哪个宋府?”

  白母拆开了信封,看了一遍,脸上一阵迟疑,便道:“没什么......雁儿抄写的字句罢了......”

  白老爷一把夺过书信,也看了一遍,登时双眉竖起,怒道:“雁儿竟然去给宋府做教书先生!”

  白母连忙道:“老爷,我想雁儿也是想赚些银两,好为老爷配药。”

  白老爷哼了一声,摆手道:“你好糊涂啊!我听了便要气死了,还喝什么药?雁儿去给哪家教书都好,为何偏偏去那宋府教书?你可知那宋辉是什么人?他是此地的山匪路霸!那小月丫头一家人好好经商,何以遭此厄劫?不正是被这些强盗杀害的吗?我若尚在朝中,必会亲自带兵剿灭这伙匪盗!雁儿给他家做教书先生,这不是助纣为虐吗?”

  白母温言道:“老爷,雁儿也是一片孝心啊!”

  白老爷凛然道:“大丈夫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雁儿这圣贤书都读到哪里去了?再说,我这药不喝也罢,把银子省下来,虽不富裕,也够咱家衣食温饱。在大是大非上,咱们可不能糊涂啊!你忘了,那小月丫头是怎么成了无依无靠的孤儿了?”

  白母叹了口气,道:“老爷莫生气了,我会好好和雁儿说的。”

  听了这几句话,宋红月一颗心登时沉了下来。

  二人离去后,宋红月呆呆的站着,一阵伤心一阵委屈,白府老爷为何要污蔑自己的父亲?

  她一时思潮起伏,心想:“为了今日和雁郎见面,我精心准备了这么久,本以为我和雁郎这段姻缘,必是欢欢喜喜的。谁知,先是大娘要把我许给金家,父亲却不置可否。接着,那个狐狸精闯入我家,把雁郎抓走了,而雁郎却对她爱护有加,不许我说一个不字。现在,连他父母也认定了小月是白府的儿媳了。”

  她对雁郎一番真情意,处处为他着想,就落了个这么个结果?

  一时间委屈、抑郁、不甘、伤心、气愤,百感交集,心中一阵热血翻涌,她极力忍着不出声,不知不觉,只觉脸上一片湿漉漉的,已是泪流满面了。

  她曾听父亲说,自己生下来时指天指地哈哈大笑,一家人吓得还以为她是妖怪。在她印象中,自小到大,从来没有哭过,平日最瞧不起那些动不动哭鼻子的娇娘子,总道这花花世界这么有趣,为何要哭呢?

  可今日因为雁郎,落泪了三次,连她自己都大为惊异。

  如此,挨到了半夜三更,雁郎还是没有回府。

  蓦地里,刮起一团阴风,一朵黑云遮住了月亮,四下一片漆黑。

  忽听“嗖嗖嗖”几声响,一个灰溜溜的身影,宛如黑风鬼煞一般,蹿入了白府院内。

  宋红月大惊,急忙俯下身,手中紧握宝剑,黑云渐渐散去,定睛一看,趁月色见这人一身灰袍,尖脸圆目,长着两撇八字胡,身后背着一个大大的黑口袋。

  宋红月惊想:“这是贼!”

  她暗暗挪步,便欲一跃而起,擒住此人。突然间,房顶上又跃下一人,低声笑道:“鼠弟,你来白府做什么?”

  那灰袍人听了,苦笑道:“那千年老狐狸自己要成仙,却非要我来做善事,这不,我给白府送金元宝来了。黄兄,你来做什么?”

  

  宋红月一路狂奔,四下追寻小月的身影。从桥西跑到了桥东,穿街走巷,跑遍了大半个城也找不到小月的半点踪迹。

  她一时惴惴不安,猜想着各种可能,脚下一绊,险些摔倒,心中骇想:“这妖精到底想做什么?她为何就是缠着雁郎不放?”忽然想起她变成妖精的模样,登时心中大骇:“啊!她是狐狸精!”

  不知为何,她一想到小月看向雁郎的眼光时,总有一种莫名的感觉,心头一酸:“雁郎怎么总是护着她?莫非他们早已暗生情愫?狐狸精带走他,是要与他长相厮守?”她放慢了脚步,对白鸿雁心生怨念,忍不住便要哭出来。转念一想,又颇为后悔,眼下雁郎被妖精抓走,自己却在这里胡思乱想。她提了一口气,加快脚步,奔向了白府。

  来到白府门前,只见大门虚掩,她犹豫了下,没有敲门,悄悄跃上了墙,探头向里观望。

  此时府内一片幽静,只有三两个婆子往来的身影。

  宋红月悄悄来到白鸿雁的房舍门前,探头一望,见屋内空无一人。她心想:“这妖精若无意加害于雁郎,还是会把他送回家里的,我且在这里静静守候即可。”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天渐渐暗了,灯光掩映,半轮月亮挂上了天。然而,白鸿雁的房舍门前漆黑一片,并没有人回来。

  宋红月慌了神,胸间翻江倒海,心想:“雁郎一向孝顺,家中尚有父母需要照料,即便被那妖精带走,也不会对父母不管不顾的。”她心中惶急,不自禁的来回踱步,衣衫不小心碰到了树丛,发出一阵“飒飒”声响。

  忽听有人高呼:“是雁儿回来了吗?”接着,便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宋红月吓了一跳,急忙捂住嘴,屏气敛息,一声不吭,轻步往石后树丛藏躲。听这声音,她认出了是白鸿雁的母亲。

  没一会儿,只见白鸿雁的父母提着灯笼,来到了白鸿雁房舍门前。

  只听白老爷道:“天都黑了,雁儿怎么还没回府?那小月丫头怎么也不在?”

  白母道:“老爷莫担心,我看得出来,那丫头钟情于咱们雁儿,他们年岁相当,那丫头生得花容月貌,对雁儿又照顾得无微不至,说不定他俩好上了。听说今日市集有灯会,或许雁儿正和她一起逛灯会呢。”

  白老爷道:“我也不是老眼昏花,岂能看不出来。我迟迟不提他们的婚事,便是期盼雁儿早日考取个功名,再给人家姑娘一个名分。要说那丫头也真是可怜,无奈世道如此,哎!有些事我不好说,你这当娘的还是要多嘱咐几句。眼下雁儿应以学业为重,切莫沉沦于儿女情长当中。”

  白母点点头,走进了房舍,忽听她“咦”的一声,说道:“这里有封书信,是宋府的......”

  白老爷问道:“哪个宋府?”

  白母拆开了信封,看了一遍,脸上一阵迟疑,便道:“没什么......雁儿抄写的字句罢了......”

  白老爷一把夺过书信,也看了一遍,登时双眉竖起,怒道:“雁儿竟然去给宋府做教书先生!”

  白母连忙道:“老爷,我想雁儿也是想赚些银两,好为老爷配药。”

  白老爷哼了一声,摆手道:“你好糊涂啊!我听了便要气死了,还喝什么药?雁儿去给哪家教书都好,为何偏偏去那宋府教书?你可知那宋辉是什么人?他是此地的山匪路霸!那小月丫头一家人好好经商,何以遭此厄劫?不正是被这些强盗杀害的吗?我若尚在朝中,必会亲自带兵剿灭这伙匪盗!雁儿给他家做教书先生,这不是助纣为虐吗?”

  白母温言道:“老爷,雁儿也是一片孝心啊!”

  白老爷凛然道:“大丈夫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雁儿这圣贤书都读到哪里去了?再说,我这药不喝也罢,把银子省下来,虽不富裕,也够咱家衣食温饱。在大是大非上,咱们可不能糊涂啊!你忘了,那小月丫头是怎么成了无依无靠的孤儿了?”

  白母叹了口气,道:“老爷莫生气了,我会好好和雁儿说的。”

  听了这几句话,宋红月一颗心登时沉了下来。

  二人离去后,宋红月呆呆的站着,一阵伤心一阵委屈,白府老爷为何要污蔑自己的父亲?

  她一时思潮起伏,心想:“为了今日和雁郎见面,我精心准备了这么久,本以为我和雁郎这段姻缘,必是欢欢喜喜的。谁知,先是大娘要把我许给金家,父亲却不置可否。接着,那个狐狸精闯入我家,把雁郎抓走了,而雁郎却对她爱护有加,不许我说一个不字。现在,连他父母也认定了小月是白府的儿媳了。”

  她对雁郎一番真情意,处处为他着想,就落了个这么个结果?

  一时间委屈、抑郁、不甘、伤心、气愤,百感交集,心中一阵热血翻涌,她极力忍着不出声,不知不觉,只觉脸上一片湿漉漉的,已是泪流满面了。

  她曾听父亲说,自己生下来时指天指地哈哈大笑,一家人吓得还以为她是妖怪。在她印象中,自小到大,从来没有哭过,平日最瞧不起那些动不动哭鼻子的娇娘子,总道这花花世界这么有趣,为何要哭呢?

  可今日因为雁郎,落泪了三次,连她自己都大为惊异。

  如此,挨到了半夜三更,雁郎还是没有回府。

  蓦地里,刮起一团阴风,一朵黑云遮住了月亮,四下一片漆黑。

  忽听“嗖嗖嗖”几声响,一个灰溜溜的身影,宛如黑风鬼煞一般,蹿入了白府院内。

  宋红月大惊,急忙俯下身,手中紧握宝剑,黑云渐渐散去,定睛一看,趁月色见这人一身灰袍,尖脸圆目,长着两撇八字胡,身后背着一个大大的黑口袋。

  宋红月惊想:“这是贼!”

  她暗暗挪步,便欲一跃而起,擒住此人。突然间,房顶上又跃下一人,低声笑道:“鼠弟,你来白府做什么?”

  那灰袍人听了,苦笑道:“那千年老狐狸自己要成仙,却非要我来做善事,这不,我给白府送金元宝来了。黄兄,你来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