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柳:以实展虚、化虚为实才是长牛好票

  • 日期:09-09
  • 点击:(1050)


  格上理财2天前我要分享

  编者按:冯柳,高毅资产基金经理,网名“茅台03”,在加入高毅之前是位民间高手,其收益一直十分超群,其发行私募后,规模之大、业绩之优亦令人心生敬仰,以下是对其投资体系的整理。

  1

  “10-3原则”。

  即,首先判断这个企业10年后也一定要存在,且逻辑上有更好的可能,这是前提,毕竟投资最大的风险是企业消亡。

  然后就是论证出它3年内能出现盈利提升和估值提升。

  前者需要对企业有了解,后者需要对市场有认识。

  2

  涨跌都能令人坚定的才是好标的。

  跌令实处更实,因为价钱便宜了;涨令虚处显得确定,因为得到市场的确认和佐证了,这就是虚实结合带来的效果。

  如果涨几十个点就让人有想卖的感觉,那就说明虚处不足,就不太可能是好选择,最后也许连那几十个点也不容易挣到。

  反过来也是一样,跌了不敢重仓加的就说明实处不够,要多检讨下自己对确定性的把握能力。

  一般来说,长牛好票都是那种能持续化虚为实、以实展虚且不断良性循环的。

  3

  研究时应先把前提定好:是战略考虑还是战术选择。

  如果是战略考虑,那就不要去管什么价格包含或预期差;如果是战术动作,就应对市场进行分析,着重于市场理解。

  战术战略一致性的机会实现起来会更简单轻松。战略决定期要以企业质量为先,非战略决定期要以市场的预期包含程度为先。

  4

  最好在跌的时候研究票;即便是上升过程,也尽量选择回调的时候做研究。

  因为,负面情绪下得出的乐观判断,比正面情绪下的乐观判断更容易准确也谨慎。任何人买一个票的时候都不会比他卖的时候理解更充分,因为少了持有环节的跟踪和进程思考。

  很多股票历史高点时的研究报告,即便在现在知道了它的结局后再代入进去依旧会被打动。很多东西是远超过我们的认知能力的,这个世界太复杂了,变化的方式往往也会超出我们的预料。

  5

  信息的价值与被市场演绎的频次负相关,但不能以市场是否都知道该信息来衡量其有效性。

  只要未对其进行恰当的演绎,则该信息是否被广为人知并不重要,毕竟会有很多因素压抑市场对信息的体现和理解。

  反之,即便是市场完全未知的信息,如果股价已经演绎过了,其价值仍旧要相应的给予折扣。

  6

  不同投资周期的研究要求也是不同的。

  长线落脚点是事实与可能性,中线落脚点是预期与市场的匹配,短线落脚点是情绪及信息扰动。

  这三点经常会不统一,但有时会相通,只是呈现方式与周全性不同。

  7

  我们对估值的使用,一定要从务实角度出发,先把它当作理解市场的工具,从它的异常中读出市场的思考和预期点、标识出此基础上的赔率分布、然后才是具体的价值估算。

  因为估值的前提是真相不被充分掌握,否则便是确值了。

  所以我们心里要清楚,这只是一个随时会因情况而改变的概数,除非是在绝对边界下注且具备极端事件的排除能力。

  其实这也就是格雷厄姆的思想核心,只是他用了安全边际这样不太清晰的词,从而让人误以为是低估折让的含义。

  8

  有人会说牛熊的判断才是最难的方面,其实只要看这个市场大部分股票是否已透支其极限预期就好了,不过这样需要对整个市场都有良好的认识。

  如果不具备这样能力的话,那么我的建议就是只关注确定性高成长的票,它们在牛熊中都不会有太坏的预期,主要取决于其自身的成长率和时间,与市场估值关系不大,这样比较省心但要考虑错判后的风险承受问题。

  当然,对极少数的优异公司来说,未来总是会强过现在的,这就是比牛熊大势更大的大势。

  9

  这么多年,我很少独立做研究,因为不擅长,所以我从来都是做白马不做黑马。

  通常会把别人研究好的、我觉得有道理的东西全部列出来,然后从中挑选。我会把所有的东西罗列出来,思考涨的理由是否可延展,跌的逻辑是否可被化解。

  我喜欢做关注度很高的票,因为关注度高,我能知道大家在想什么;对于关注度低的票,我不知道大家在想什么,因而无从进行选择。

  历史上我自以为是的研究基本都是错的,选择则基本都是对的。

  10

  这个世界没有真相,我们认为的真相往往是一种偏见或者说是一种阶段性的逻辑。

  这个世界太复杂,我们没有办法去认知。

  我认为市场都是对的,关键是我们什么时候去选择相信什么。

  11

  卖出条件应分两种,一个是梦想落空时的出逃;一个是达到预设后的收手。

  前者比较简单,什么时候发现就什么时候离开,不太计较价钱和时机,因为没有什么损失会比把自己困住丧失其他机遇来得更大。

  对于后者,老巴有句话,最好的投资是永远不用卖的,这个比较容易误导人,其实是指一直让你找不到卖出理由的才是最好的投资,因为有的企业可能在你整个投资生涯中都可以保持持续的成长。

  当然,这样最终的结果就是世界级的伟大企业,只是这一般都属于事后的总结而非预判,所以我们只能心里祈祷它是个永远不用卖的家伙,然后经常审视它现在是不是该卖了,在其发展的每一个关键时期都保持跟踪以修正自己的理解和阶段预期。

  收藏举报投诉

  

  编者按:冯柳,高毅资产基金经理,网名“茅台03”,在加入高毅之前是位民间高手,其收益一直十分超群,其发行私募后,规模之大、业绩之优亦令人心生敬仰,以下是对其投资体系的整理。

  1

  “10-3原则”。

  即,首先判断这个企业10年后也一定要存在,且逻辑上有更好的可能,这是前提,毕竟投资最大的风险是企业消亡。

  然后就是论证出它3年内能出现盈利提升和估值提升。

  前者需要对企业有了解,后者需要对市场有认识。

  2

  涨跌都能令人坚定的才是好标的。

  跌令实处更实,因为价钱便宜了;涨令虚处显得确定,因为得到市场的确认和佐证了,这就是虚实结合带来的效果。

  如果涨几十个点就让人有想卖的感觉,那就说明虚处不足,就不太可能是好选择,最后也许连那几十个点也不容易挣到。

  反过来也是一样,跌了不敢重仓加的就说明实处不够,要多检讨下自己对确定性的把握能力。

  一般来说,长牛好票都是那种能持续化虚为实、以实展虚且不断良性循环的。

  3

  研究时应先把前提定好:是战略考虑还是战术选择。

  如果是战略考虑,那就不要去管什么价格包含或预期差;如果是战术动作,就应对市场进行分析,着重于市场理解。

  战术战略一致性的机会实现起来会更简单轻松。战略决定期要以企业质量为先,非战略决定期要以市场的预期包含程度为先。

  4

  最好在跌的时候研究票;即便是上升过程,也尽量选择回调的时候做研究。

  因为,负面情绪下得出的乐观判断,比正面情绪下的乐观判断更容易准确也谨慎。任何人买一个票的时候都不会比他卖的时候理解更充分,因为少了持有环节的跟踪和进程思考。

  很多股票历史高点时的研究报告,即便在现在知道了它的结局后再代入进去依旧会被打动。很多东西是远超过我们的认知能力的,这个世界太复杂了,变化的方式往往也会超出我们的预料。

  5

  信息的价值与被市场演绎的频次负相关,但不能以市场是否都知道该信息来衡量其有效性。

  只要未对其进行恰当的演绎,则该信息是否被广为人知并不重要,毕竟会有很多因素压抑市场对信息的体现和理解。

  反之,即便是市场完全未知的信息,如果股价已经演绎过了,其价值仍旧要相应的给予折扣。

  6

  不同投资周期的研究要求也是不同的。

  长线落脚点是事实与可能性,中线落脚点是预期与市场的匹配,短线落脚点是情绪及信息扰动。

  这三点经常会不统一,但有时会相通,只是呈现方式与周全性不同。

  7

  我们对估值的使用,一定要从务实角度出发,先把它当作理解市场的工具,从它的异常中读出市场的思考和预期点、标识出此基础上的赔率分布、然后才是具体的价值估算。

  因为估值的前提是真相不被充分掌握,否则便是确值了。

  所以我们心里要清楚,这只是一个随时会因情况而改变的概数,除非是在绝对边界下注且具备极端事件的排除能力。

  其实这也就是格雷厄姆的思想核心,只是他用了安全边际这样不太清晰的词,从而让人误以为是低估折让的含义。

  8

  有人会说牛熊的判断才是最难的方面,其实只要看这个市场大部分股票是否已透支其极限预期就好了,不过这样需要对整个市场都有良好的认识。

  如果不具备这样能力的话,那么我的建议就是只关注确定性高成长的票,它们在牛熊中都不会有太坏的预期,主要取决于其自身的成长率和时间,与市场估值关系不大,这样比较省心但要考虑错判后的风险承受问题。

  当然,对极少数的优异公司来说,未来总是会强过现在的,这就是比牛熊大势更大的大势。

  9

  这么多年,我很少独立做研究,因为不擅长,所以我从来都是做白马不做黑马。

  通常会把别人研究好的、我觉得有道理的东西全部列出来,然后从中挑选。我会把所有的东西罗列出来,思考涨的理由是否可延展,跌的逻辑是否可被化解。

  我喜欢做关注度很高的票,因为关注度高,我能知道大家在想什么;对于关注度低的票,我不知道大家在想什么,因而无从进行选择。

  历史上我自以为是的研究基本都是错的,选择则基本都是对的。

  10

  这个世界没有真相,我们认为的真相往往是一种偏见或者说是一种阶段性的逻辑。

  这个世界太复杂,我们没有办法去认知。

  我认为市场都是对的,关键是我们什么时候去选择相信什么。

  11

  卖出条件应分两种,一个是梦想落空时的出逃;一个是达到预设后的收手。

  前者比较简单,什么时候发现就什么时候离开,不太计较价钱和时机,因为没有什么损失会比把自己困住丧失其他机遇来得更大。

  对于后者,老巴有句话,最好的投资是永远不用卖的,这个比较容易误导人,其实是指一直让你找不到卖出理由的才是最好的投资,因为有的企业可能在你整个投资生涯中都可以保持持续的成长。

  当然,这样最终的结果就是世界级的伟大企业,只是这一般都属于事后的总结而非预判,所以我们只能心里祈祷它是个永远不用卖的家伙,然后经常审视它现在是不是该卖了,在其发展的每一个关键时期都保持跟踪以修正自己的理解和阶段预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