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之媛 短篇小说《诡夜》

  • 日期:08-29
  • 点击:(1112)


  小说:孟之媛 短篇小说《诡夜》

  乔迁之喜,袁浩喝多了,毕竟这是入住的第一个夜晚,难免兴奋。搬家之前,袁浩就跟妻子于倩商量过了,先直接入住,等以后手头有闲钱的时候,再重新装修。

  袁浩入住的是新小区,入住率并不高,因为楼市低迷,很多房子都是空的,袁浩家更是可怜到连个邻居都没有,整个单元门就入住了几户,小区也显得格外冷清。

  跟妻子疯狂地缠绵之后,袁浩在酒精的麻醉下酣然睡去,随着夜越来越深,房间里的阴气也越来越重。

  午夜时分,袁浩做了一个诡异的梦,卫生间里到处都是血,墙上渗血、灯上滴血、瓷砖缝里流血,就连马桶里都在不断地冒出腥红的血水……

  袁浩吓得像筛糠一样,拼命大喊大叫,可无论怎样,喊也喊不出来,动也动不了,脖子就像被人掐住一样,即使拼命挣扎也无济于事,俨然一个瘫痪在床的哑巴,彻底失去了自控能力!

  “啊——”

  于倩一声刺耳的惨叫,不但划破了宁静的夜晚,还捎带着把袁浩从噩梦中惊醒。

  被惊醒的袁浩一身冷汗,在慌乱中打开床头灯。灯亮了,映入眼帘的是于倩顶着一头凌乱的头发,瞪着惊恐的眼睛,面色惨白地坐在床上,满身是汗,像要断了气似的,一抽一抽地喘息。

  看着于倩的样子,原本就已经吓坏了的袁浩一脸懵逼,忍不住全身都哆嗦!

  喘息了片刻,缓过神来的于倩,扭头对袁浩说:“老公,我刚才……做了一个噩梦。”

  于倩说完,袁浩不由得打了个寒战,相当惊讶地问道:“你做噩梦了?”

  “嗯!做了一个可怕的噩梦,老公,你的脸色怎么那么差?”于倩很敏感,似乎已经觉察出异常。

  “还不是刚才被你吓的,本来喝完酒就热得直出汗,大半夜睡的好好的,你突然一嗓子惊叫,差点儿没把我吓尿,现在还哆嗦呢!”袁浩故意掩盖了自己也做噩梦的事实。

  “老公,我害怕。”说完,于倩小鸟依人般紧紧依偎在袁浩怀里。

  “你瞧你,一个噩梦而已,有什么呀!这么大的人了,至于吓成这样嘛!”袁浩故作镇静地说。

  “老公,你可不知道,我刚才做的梦,真的好吓人呐,我从来没做过这样怪异的噩梦,真的好奇怪耶!”

  “嗐!没什么大不了的,睡一觉明天就好了!”

  “我刚才……梦见卫生间里到处都是血,墙上、地上、就连马桶里都呼呼冒血,腥红腥红的!哎呦喂,太吓人了,吓得我呀,在梦里拼命大喊大叫,没想到把你给喊醒了……”

  于倩话音刚落,袁浩吓得头皮都快炸了,汗毛统统起立。我的天,俩个人竟然做了同样的梦,这事儿也太蹊跷了吧!

  袁浩越想越害怕,下意识地把妻子搂的更紧了,“倩,你说……是不是这些天买房子折腾的太累了,所以精神过度紧张了?”

  于倩天生胆小儿,疑疑惑惑地看着袁浩,“我也不知道,反正以前从没做过这样的噩梦,感觉真的好诡异啊,刚搬进来第一天就做噩梦,你不觉得奇怪吗?”

  “别多心了,睡吧!人这辈子,谁还没做过几个噩梦呀,对于有的人来说,做噩梦那都是常事儿!明天出去散散心就好了,趁着你放年假的功夫,咱俩好好享受二人世界,努力造人,回头生个大胖小子!”

  “你呀,就知道省钱,等以后有孩子了,天天围着孩子转,哪还有空去旅游啊!别忘了,你之前可是答应过我,搬完家一起去旅游,这次不会是又食言了吧?”

  “呃……还是再等等吧!”

  “老公,其实……去趟九华山也花不了多少钱,既然都打算要孩子了,你就不能跟我去趟九华山吗,咱们一起进香祈福,生个健康聪明的宝宝,有什么不好?”

  “倩,你别生气,不是我不想去,我都失业半年多了,根本没心情去玩,等找到新工作赚了钱,一定陪你去九华山祈福。”袁浩有些愧疚地说。

  “照你这意思,我这十来天的年假,天天都得窝在家里,就为了省钱?”

  “明年……啊……明年一定去,不管我能不能找到工作,我都答应你。”

  “每次都搪塞我……”

  “不是搪塞,是真的!咱们刚买完房,连装修都没钱,还准备要孩子,更何况……我又没工作,旅游的事儿,现在不重要,等有钱了再说吧!”袁浩也是没办法。

  “嫁给你种这人……真是没意思,一年到头的,一点情趣都没有,从结婚到现在,日子天天紧巴巴的,要不是我还挣点钱,直接就喝西北风了!”说完,于倩拉个大脸推开袁浩,背过身去躺下了。

  关了灯,没多大一会儿,于倩就睡着了。虽然于倩睡得像死猪一样,但袁浩却没有丝毫的睡意,因为不敢睡,也不能睡,袁浩想不明白,夫妻俩在同一时间,做了同一个噩梦,这到底是几个意思,难道仅仅是巧合吗,噩梦究竟想暗示什么?

  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袁浩无意中看到,窗帘竟然在飘!半夜三更的,门窗明明是关闭的,怎么会有风,连风都没有,窗帘怎么会飘!

  随着一阵阵阴风吹过,卫生间的门无声地开了,马桶盖也自动打开,紧接着,传出怪异的声响!

  想起刚才的噩梦,袁浩顿时毛骨悚然、血压飙升。袁浩非常清楚,在这个空荡荡的小区里,三更半夜的,屋里有动静,绝对不是好事儿,要么是屋里进了贼,要么就是屋里闹鬼!

  袁浩屏住呼吸,想下床一看究竟,可还没等起身,就听见卫生间里传出哭声,哭声不大,时断时续,似有似无,听上去非常恐怖凄惨。

  这下可把袁浩吓抽了,两条腿软的像面条,连支撑身体的力气都没了。人都是这样,一旦遇到紧张情况,身体就软绵绵的不听使唤。

  为了壮胆,袁浩摸起床头柜上的半瓶白酒,猛地仰头一饮而尽,由于用力过猛,白酒洒的到处都是。

  喝完白酒,袁浩没敢穿鞋,因为怕弄出动静,所以光着脚,然后紧握住酒瓶子,一步一步无声地靠近卫生间。

  尽管喝了酒,但也没起太大作用,那种莫名的恐惧感,依然使袁浩整个人不停地发抖!

  卧室离卫生间并不远,但对于此时的袁浩来说,宛如两万五千里长征,每走出一步,就更加紧张,离卫生间越近,袁浩就越难以自控,心率更是严重失调,若不是嗓子眼太细,心脏绝对能跳出来!

  卫生间里黑洞洞的,哭声就在里面,听起来是那么真切,要多瘆人有多瘆人!袁浩小心翼翼地用后背贴着墙,走到卫生间门边的时候,再也不敢往里走,更不敢往里看,因为无法预料即将发生什么!

  喘息了片刻,袁浩咬着牙,顾不上汗珠子滴滴嗒嗒落下,就像得了帕金森一样,哆哆嗦嗦地把胳膊一点一点伸进卫生间,东摸摸完,西摸摸,好容易摸到了门边上的开关。

  袁浩做了最坏的打算,不管是屋里有贼,还是半夜闹鬼,这次真的豁出去了,大不了拼命,最多一命抵一命!

  想到这儿,袁浩深吸一口气,面部已经紧张到变形,就像点燃炸药包那样,忐忑地按下了灯的开关。

  打开灯的那一刻,袁浩迅速闪进卫生间门口,尽管已经做足了心里准备,但眼前的一幕,依旧让袁浩魂飞魄散!

  卫生间里到处都淌血,墙上渗血、灯上淌血、地面的瓷砖缝里全都是血,就连马桶里也在不断地冒着殷红的血水。此情此景,跟刚才做的噩梦竟然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地上坐着一个披头散发的白衣女鬼,还有满地腥臭的尸骨!

  女鬼背对着门,一边凄惨地哭泣,一边把血淋淋的碎尸一块块拼凑在一起,从头颅到四肢躯干,还有生蛆的五脏六腑粘着恶心的血沫子,黏黏糊糊铺了一地,从头到脚拼成了一个人形……

  说时迟那时快,随着刺鼻的腐臭味儿钻入鼻腔,惊吓过度的袁浩,张大嘴巴还没来得及喊,棚顶的血就滴到袁浩的嘴里、脸上、头上、身上、一滴一滴……很快,袁浩就被染成了血人!

  袁浩的精神几近崩溃,失控地翻着白眼,像个痴呆儿般,傻傻地舔着嘴里的腥咸,哆哆嗦嗦地抬起手,眼睁睁地看着棚顶的血滴在手上,又从手上滴到腿上、脚上!

  汗水、泪水、血水混在一起,把袁浩染成了花脸,因为极度的恐惧,再加上酒精的刺激,袁浩突然像没头苍蝇似的,不管方向,胡乱冲出卫生间,结果猛地一头撞在客厅的墙上,蹬了蹬腿儿,当场晕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