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相信流量,流量毁灭我们

  • 日期:07-26
  • 点击:(845)




  花花世界2天前我要分享

  

百度加州大火图片,侵删

  文/徐微

  号/playworldallbird

  很多年以后,后人在描述我们这个疯狂年代时,一定会用上这句被篡改后的名言:“那是最好的时代,因为有流量;那也是最坏的时代,因为有流量。”

  我们活在一个科学拜物教的年代,后来演变成了互联网拜物教,然后是数据拜物教。

  我们在大案牍术的指引下,以为万物互联,数据浮出水面,一切便无从遁形,这个世界终于可以一切尽在掌控,完全按照公式的描述来运转。

我们被浪费掉的那一半的广告费到底上哪儿去了?

  我们用ROI来衡量一切,不管白猫黑猫,逮得到流量换得回销量的猫就是好猫。

  拉新,激活,拉新,激活,拉新,激活……这个年代最聪明的头脑每天就只在思考着这个。

  我们像忙碌的工蚁,小小的大脑思考不来任何长远的事情,每天都在为着眼目前的数字蝇营狗苟忙忙碌碌。

  黄仁宇曾说,我们是一个不太擅长数目化管理的民族。结果一转眼,我们又成了世界上最擅长数目化管理的民族。

  我们从读书起就以分数来区分优劣,比起洋人的ABC档,我们要精细化得多得多,绝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

  我们认为,一切事物一定会有个标准答案,即便是语文,也得有个唯一的中心思想段落大意。“一棵是枣树,另一棵也是枣树”表达了鲁迅先生怎样的情感?

  我们在数目化里奋勇争先,六百八,上清华,二百三,去大专。即便在最无用的超话领域,杰伦的粉丝也一定要把数据冲到榜首破亿,成功地把周杰伦拉到了跟蔡徐坤一样的档次。

  有时候你觉得流量恐怕就是个笑话,可有时候,你觉得,总还得有个一目了然标准吧?

  你们投大V看转发量,投公号看阅读量,找明星代言看超级话题看势力榜,投节目看收视率——崔永元早就说过,收视率是万恶之源!

  现如今随便一个网络电视剧,总点击不过10亿怕是都不好意思出来给人打招呼。动不动就是40亿,50亿,60亿……合着全球人民每人点开都看过一次?你自己信么?

  你随便进一个自媒体大V群,吼一声,做阅读量的死全家!你看看会有多少人争相要踢你出来。谁不做数据啊?谁不做数据谁是傻逼。

  你要数字,我就给你一个好看的数字,大伙儿都是捏着鼻子哄眼睛地玩。反正大家都作假,那也就又都拉回到一个水平线了,只不过他们的0是从+开始的而已,心知肚明、约定俗成。

  然后我这样的老实人就死了,时常还会被找上门来要合作的小媒介挤兑:才3万粉丝就敢报价3万?您是不知道行情吧?——我能说啥?我的都是真粉活粉没刷过质量好,谁鸟你啊,你数字难看啊。

  所以我们大家伙儿一起齐心协力地营造出了一个个流量泡沫,然后快活地在其中打滚。假么?who特么cares!虚假的繁荣就不是繁荣么?我就问你,爽不爽吧?!

  从内容为王到流量为王,一个个像是掌握了真理,挥舞着权杖,牛逼得不可方物。

  4A公司花了20年时间在中国建立起来的关于品牌资产的认知,在一夜之间被互联网冲得稀烂,我们不需要什么资产,我们就要现金流。

  然后我们每天就被傻逼的重复性广告疯狂洗脑,制作方还振振有词地说,我们就是管用,好使,有效果,甲方喜欢,不服啊?不服咬我。

  乔治路易斯曾百般看不起定位,认为那就是上厕所前需要拉开拉链罢了,不值得作为重头戏来反复强调。

  那么,流量的打法也不过就是上完厕所后需要抖几抖罢了,男生都懂,有不抖的么?那特么有什么好津津乐道以为牛逼的呢?

  核心还得是你需要以什么样的形象呈现在消费者面前,用怎样戏剧化的方式给他留下一个怎么样难以磨灭的品牌印象啊。饱和攻击?重复?重复就可以了吗?

  他们只要一头一尾,省略了中间的所有最有价值的创造性的过程。定位,媒体轰炸,定位,媒体轰炸。江南春这么聊我理解,人家那是为了生意,你们呢?你们这又是图啥?

  还有更可笑的说法是流量大V要取代广告公司了,我求求你赶紧来吧,我都快等不及了。

  顾爷发支付宝的广告是顾爷的风格,发五粮液的也还得是顾爷的风格,你找他发十遍一百遍,他也是顾爷的风格,变不成你支付宝的风格。

  在某些时候你通过大V与特定群体做沟通就OK的,但是那永远也变不成你品牌自己的品牌资产。这尼玛跟代言人不就是一个事,怎么到这就拎不清了呢?

啊啥的就能一统江湖了。You can you up, no can no BB.

  流量,在某种情况下确实可以反映出价值的走向,但并非价值本身。

  蔡徐坤占据超话榜首60周时,也并不意味着他就比后面排40几位的周杰伦强,因为流量是可以通过手段做来,而价值不能。

  而最终所有人消费的还是价值。

  当然,这是个不需要价值,只需要流量的时代。没有关系,纵贯线唱过:真理,在荒谬被证实以前,都只是暗室里的装饰。

  反正这时代进程快,我就看看,我到底能不能活到流量完蛋的那天。

  完

  版权声明:

  本文不负责安置你的肉体及灵魂,爱看看,不看滚,别打扰老子飞升。另本公号所有文章版权均归属徐微个人所有,要转载务必请带号,举不举报你看我心情。

  收藏举报投诉

  

百度加州大火图片,侵删

  文/徐微

  号/playworldallbird

  很多年以后,后人在描述我们这个疯狂年代时,一定会用上这句被篡改后的名言:“那是最好的时代,因为有流量;那也是最坏的时代,因为有流量。”

  我们活在一个科学拜物教的年代,后来演变成了互联网拜物教,然后是数据拜物教。

  我们在大案牍术的指引下,以为万物互联,数据浮出水面,一切便无从遁形,这个世界终于可以一切尽在掌控,完全按照公式的描述来运转。

我们被浪费掉的那一半的广告费到底上哪儿去了?

  我们用ROI来衡量一切,不管白猫黑猫,逮得到流量换得回销量的猫就是好猫。

  拉新,激活,拉新,激活,拉新,激活……这个年代最聪明的头脑每天就只在思考着这个。

  我们像忙碌的工蚁,小小的大脑思考不来任何长远的事情,每天都在为着眼目前的数字蝇营狗苟忙忙碌碌。

  黄仁宇曾说,我们是一个不太擅长数目化管理的民族。结果一转眼,我们又成了世界上最擅长数目化管理的民族。

  我们从读书起就以分数来区分优劣,比起洋人的ABC档,我们要精细化得多得多,绝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

  我们认为,一切事物一定会有个标准答案,即便是语文,也得有个唯一的中心思想段落大意。“一棵是枣树,另一棵也是枣树”表达了鲁迅先生怎样的情感?

  我们在数目化里奋勇争先,六百八,上清华,二百三,去大专。即便在最无用的超话领域,杰伦的粉丝也一定要把数据冲到榜首破亿,成功地把周杰伦拉到了跟蔡徐坤一样的档次。

  有时候你觉得流量恐怕就是个笑话,可有时候,你觉得,总还得有个一目了然标准吧?

  你们投大V看转发量,投公号看阅读量,找明星代言看超级话题看势力榜,投节目看收视率——崔永元早就说过,收视率是万恶之源!

  现如今随便一个网络电视剧,总点击不过10亿怕是都不好意思出来给人打招呼。动不动就是40亿,50亿,60亿……合着全球人民每人点开都看过一次?你自己信么?

  你随便进一个自媒体大V群,吼一声,做阅读量的死全家!你看看会有多少人争相要踢你出来。谁不做数据啊?谁不做数据谁是傻逼。

  你要数字,我就给你一个好看的数字,大伙儿都是捏着鼻子哄眼睛地玩。反正大家都作假,那也就又都拉回到一个水平线了,只不过他们的0是从+开始的而已,心知肚明、约定俗成。

  然后我这样的老实人就死了,时常还会被找上门来要合作的小媒介挤兑:才3万粉丝就敢报价3万?您是不知道行情吧?——我能说啥?我的都是真粉活粉没刷过质量好,谁鸟你啊,你数字难看啊。

  所以我们大家伙儿一起齐心协力地营造出了一个个流量泡沫,然后快活地在其中打滚。假么?who特么cares!虚假的繁荣就不是繁荣么?我就问你,爽不爽吧?!

  从内容为王到流量为王,一个个像是掌握了真理,挥舞着权杖,牛逼得不可方物。

  4A公司花了20年时间在中国建立起来的关于品牌资产的认知,在一夜之间被互联网冲得稀烂,我们不需要什么资产,我们就要现金流。

  然后我们每天就被傻逼的重复性广告疯狂洗脑,制作方还振振有词地说,我们就是管用,好使,有效果,甲方喜欢,不服啊?不服咬我。

  乔治路易斯曾百般看不起定位,认为那就是上厕所前需要拉开拉链罢了,不值得作为重头戏来反复强调。

  那么,流量的打法也不过就是上完厕所后需要抖几抖罢了,男生都懂,有不抖的么?那特么有什么好津津乐道以为牛逼的呢?

  核心还得是你需要以什么样的形象呈现在消费者面前,用怎样戏剧化的方式给他留下一个怎么样难以磨灭的品牌印象啊。饱和攻击?重复?重复就可以了吗?

  他们只要一头一尾,省略了中间的所有最有价值的创造性的过程。定位,媒体轰炸,定位,媒体轰炸。江南春这么聊我理解,人家那是为了生意,你们呢?你们这又是图啥?

  还有更可笑的说法是流量大V要取代广告公司了,我求求你赶紧来吧,我都快等不及了。

  顾爷发支付宝的广告是顾爷的风格,发五粮液的也还得是顾爷的风格,你找他发十遍一百遍,他也是顾爷的风格,变不成你支付宝的风格。

  在某些时候你通过大V与特定群体做沟通就OK的,但是那永远也变不成你品牌自己的品牌资产。这尼玛跟代言人不就是一个事,怎么到这就拎不清了呢?

啊啥的就能一统江湖了。You can you up, no can no BB.

  流量,在某种情况下确实可以反映出价值的走向,但并非价值本身。

  蔡徐坤占据超话榜首60周时,也并不意味着他就比后面排40几位的周杰伦强,因为流量是可以通过手段做来,而价值不能。

  而最终所有人消费的还是价值。

  当然,这是个不需要价值,只需要流量的时代。没有关系,纵贯线唱过:真理,在荒谬被证实以前,都只是暗室里的装饰。

  反正这时代进程快,我就看看,我到底能不能活到流量完蛋的那天。

  完

  版权声明:

  本文不负责安置你的肉体及灵魂,爱看看,不看滚,别打扰老子飞升。另本公号所有文章版权均归属徐微个人所有,要转载务必请带号,举不举报你看我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