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土]平凡人生曲折路(490)

  • 日期:07-18
  • 点击:(922)


  ? ? ? ? ? ? ? ? ? ? ? 第四部

  第一百一十三章

  ? ? ? ? ? ? ? ? ? ? 林新成提前写计划

  ? ? ? ? ? ? ? ? ? ? 文教办调来新主任

  ? ? ? ? ? ? ? ? ? ? ? ? ? ? ? 2

  林新成没有想到吕凤英会来这一手,一边用力往外推她一边说:“凤英妹,你怎么又突然想起来这样了?"

  吕凤英双手搂着林新成的脖子,林新成根本推不开她,听到林新成这样问,说道:“哥,其实我天天都想着让你抱抱亲亲,只是一直没有机会,今天是多好的机会呀,我才向你提这个要求哩。"

  林新成想,以前与她也相抱过相亲过,还滿足她的要求抱抱亲亲吧,便说道:“仍然只限于这个吧。"

  吕凤英心里说,我看情况再说,人家都说,男人来了情绪都很难控制住自己,新成哥控制能力虽然很强,但这么多天桂荣姐不宜过夫妻生活,他出于生理的需求也很难说。亍是嘴里就假装同意道:“好。"

  林新成便抱住了吕凤英,并与她互亲起来。吕凤英一开始就处于激动与主动状态。大约有一分钟的时间,林新成便停止了,说道:“凤英妹,可以了,我还得写计划呢。"

  吕凤英并不松开搂着林新成脖子的手,含情脉脉的说:“哥,多好的机会呀,多进行一会儿,计划写不好可以带回家接着写。"

  林新成说:“万一有人走进来不好看。"

  吕凤英说:“不会进来人了,刚才我出去把大门上的小门关上了,还用锁从里边掛上了,哥,再放心的进行一会儿。"

  吕凤英搂着他的脖子不松手,林新成也沒有办法,说了声“凤英妹你呀,好有心计",便又与她互亲起来。

  吕凤英本来就是一个很漂亮的姑娘,鸭蛋型的脸粉白细嫩,几个月没有过夫妻生活的林新成,再加吕凤英有意动情的调逗,他的激情也真的很快上来了,虽然两个人里边都穿着絨衣绒裤,吕凤英也明显感觉到了林新成里边的兴奋。她动情的说:“哥,我感觉到你有情绪了,咱脱了衣服躺你床上被窝里再进行那一步吧。"

  林新成说:“我说咱停止你又不高兴,咱这么样我能会没有情绪吗?但咱不能再进行那一步了。"

  吕凤英说:“咱为啥又不能进行那一步?我大学没有确定之前,你怕我不是女儿身了检查身体查出来了受影响,现在大学都上一学期了,不会再体检了,不要再怕了。"

  林新成说:“这个我倒是不担心了,凤英妹,我们毕竟不是夫妻,不应该作那种事情。"

  吕凤英说:“我们虽不是夫妻,但你对我有恩情,我对你有感情。我们两个没有一点血缘关系,有这么深的恩情和感情,为什么不能作作那种事情?上这学期中,有不少学生,不管是不是恋爱对象,也不管家里有没有对象,两个男女只要互有好感了,晚上就成双成对的找地方亲热。我是班里的团支部书记,也算名人,也就有不少男同学向我示爱,约我到外边去。但是我都一一回绝了,一是我家里有对象,二是还有关爱我,为我的命运作出了很大付出的恩师和哥哥你,你们还没有挨我的身子,我怎么会让他们这些我亳无感情的学生去挨我。哥,我为运生留着,也为你留着。"

  林新成笑了笑说:“你拒绝了那些男同学的相约很好,你为你的对象运生留着更好。你怎么能为我留着呢?那些学生不是恋爱对象,也不顾家里有对象,一互有好感了晚上就到外边亲热,不应该,但我们管不住,我们应该管住自己,我们俩个各有自己的心仪人,我们就不应该作那种事情。"

  吕凤英想说服林新成,让他毫无顾虑的主动热情的与她那样,又说道:“哥,俩个非血缘关系的人,情到深处发生那种事情是必然的,自古就是这样。王运生虽然是我的对象,但这些年来,我对你的爱对你的情远远超过他,我一直想与你那样。自从知道你为了我和孟凡芸上学,竟与长相一般的李桂梅作了那种事以后,我更是感动,我觉得欠你的情太多了,坚定了我让你那样的决心。哥,只要你给我那样了,我心里才会安然,才会平衡,才会不内疚。"

  林新成说:“我给你那样了,你心里安然了,平衡了,不内疚了,但我心里不安然了,不平衡了,内疚了。"

  吕凤英望着林新成不解的问:“为什么?"

  林新成说:“还问为什么,你忘了我和李桂梅发生了那种事情告诉了你姐,她气的样子吗?还把我肩上咬伤了流了很多血,不是李桂梅为你和孟凡芸上大学费了心,她会饶我?她还不给我闹好?"

  吕凤英说:“哥,我不是说你们哩,你们就不应该把那个事告诉我姐,你们那不是诚实而是傻。不管是继续发展,还是不再继续,不告诉我姐我姐不知道就不会生气。世界上搞非夫妻婚外关系的人多的是,有几个人会把自己的婚外关系告诉自己的妻子和丈夫的?谁不知道自己的妻子或丈夫不会允许自己在外边有婚外情?你对我姐说了,我姐当然生气,我头一听我姐说我也生气,还非要找李桂梅的难看去。当时我就想,我喜欢我哥都喜欢六七年了,还没有得到我哥的雨露滋润呢,她才与我哥接触沒有多少天,就强逼我哥给她施撒甘淋了。后来冷静下来细想,不但不气她了,反而佩服她了。她求我哥,肯定炽热的喜欢我哥,喜欢我哥,就想方设法大胆的付之行动。这一方面,我倒应该向她学习,这么多年,我不但喜欢你,还感恩你,为什么不更主动更大胆的向你示爱呢?但是我一直找不着机会,心里就感觉很痛苦,很痛苦了就是一种拆磨,心里痛苦了受拆磨了就会影响学习。哥,你能看着我这样吗?今天是一个好机会,你就让我如愿了吧。"

  林新成听了吕凤英说了这么多,心里也有所感动,但却没有让她如愿的想法,而是说道:“妹妹,你真不亏是学中文的,能这么会说。"

  吕凤英说:“我说的是心里话,我说的符合人之常情。"

  “你觉得那样作对住你姐了吗?"

  “对住与对不住相对而言。如果我以让你与我姐离婚而娶我为目的,那是对不住我姐。如果我只是为了喜欢你报你的恩,而不让你与我姐离婚娶我,那就不算对不住我姐。况且,她现在怀孕后期,以后还要有好长时间不能对你尽妻子义务,我替她填补一下这个空白,替她尽尽义务,也不算对不住她。还有,咱永远不让我姐知道这个事不让她生气,我们以后再更加倍的对她好。"

  林新成笑了笑说:“歪道理也让你说的成正道理了。你不怕咱对不住王运生了,你不怕你和王运生结了婚他发现你不是处女身了追责你?"

  吕凤英却很认真的说:“我觉得这也不算对不住王运生。如果不是你,我和王运生早在六九年就结婚了,也象农村其他年轻人一样,生了三四个孩子,整天为养活那些孩子吃苦受累,我成了半老妇人,他成了半老头子。而现在我们,一个是国家名牌的大学生,一个是地方办的县共大的学生,一个个朝气蓬勃精力旺盛。在咱大队,甚至方圆几个大队,知名度都很高。再说,我听说,象我这样大学毕业的女人,生的孩子也会随我吃商品粮,这是千千万万农村人不可求的,他们一家还不永运感谢你。还有,……"

  说到这里,吕凤英脸一红不往下说了。

  林新成追问道:“还有什么?"

  吕凤英稍微迟疑了一下说:“既然这样了,我也就啥不背你了。我就是担心你怕与我作了那事情破了我的女儿身,婚后被王运生发现了追问产生不好的后果,年前我例假快结束时去了王运生家让他作了那事,他亲眼看到了我们两个都被血染红了,让他确定了我的女儿身是被他破了。以后再让你那样,即不让他有疑心有遗憾,也让你没顾虑。"

  林新成又笑了,然后说:“你好有心计。"

  吕凤英这一次也笑了,然后也说:“我还不是因为太喜欢你太想让你和我发生那事,让你无前怕无后虑吗。当时事后王运生还说,我原来想着这六七年你和林老师关系那样好,不知道和林老师有多少次了,原来你还是姑娘哩。"

  林新成问:“你怎样回答他的?"

  “我说,林老师的思想象你那样龌龊呢,林老师一直把我当亲妹妹对待。接着我就问他,你怀疑我和林老师有那事了,为什么不提出来和我分手。他说,我长的又是那样好,林老师对他对我又有恩,我就是和你有那事了他也不与我分手。王杏丽李荣荣名誉那样不好,林新龙林崇礼还不计较呢,他对我与你有那事也不计较。"

  由于俩个人对这个事一直处于互相说服的工作,林新成早已没有了激情,下面也恢复了常态。吕凤英也明显的感觉到了,她正准备接着刚才她说的话,重新调动林新成情绪时,林新成接着说起来:“妹妹,王运生不计较我也不能与你作那种事。"

  “为什么?"吕凤英又吃惊的问。

  林新成却反问道:“我问你,孟凡芸喜欢我不喜欢?"

  “喜欢。"

  “江水花巩建荣喜欢我不喜欢?"

  “喜欢。"

  “其他那几个结拜的姐妹呢?"

  “都喜欢。"

  “她们都向我提出来我都接受呀?那我成了什么?是不是象种畜站的种畜一样,谁让我配我就配?你想想,前村的任俊秀,人们背地称他什么?小狼(公)猪,老叫(公)驴,种子人。是不是对我人格的侮辱?还有,你们开始结拜那七个姐妹结拜时怎样说的?我们男人不能打你们几个女人的主意,你们女的也不能打我们男人的主意。我们之间只能保持兄弟姐妹关系,我们之间互帮互助互关爱是应该的。"

  吕凤英再不说话,想好的词句被噎了回去。她在林新成怀里怔了一会儿,自动松开了搂着林新成脖子的手,站起来坐在床沿上,然后放声哭了起来。哭着说着:“哥,你咋不理解我的心呢?我给说了这么多,不就是想让你无顾无虑的给我那样吗?没有想到你最后用这话噎我,对于你来说,难道那个事就是那么难吗?你顾不顾我的情绪我的颜面哪?我还是一个姑娘呀,你当我是一个放荡的破鞋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