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吨的血浆也不如一个冷漠的家庭恐怖

  • 日期:07-23
  • 点击:(1981)


  从90年代全世界开始流行恐怖片以来,就很自然的分成两大阵营,亚洲和好莱坞。

  亚洲的恐怖片擅长打心理战,营造出诡异气氛,不同于好莱坞血肉横飞的视觉挑战,精神上的快感远比生理上的快感来的刺激。

  好莱坞的恐怖片则是直接给,不给你搞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

  

  因此,恐怖片便有了三个不成文的等级。

  初级恐怖片靠屎尿屁的画面和各种恶心人的妆容,中级恐怖片靠背景音乐和惊悚膈应人的道具,高级恐怖片靠伪纪录片的形式和演员当下真实的反应。

  

  但是随着审查制度的完善和分级规则的逐步实施以及市场的行情,日本的恐怖片逐渐没落。

  曾经雄霸全世界的恐怖类型片进入到了一个瓶颈期,到现在都没有缓过来。

  

  很直观的原因就是噱头、音效、概念、妆容、道具、血浆等花样都已经在恐怖片中被玩烂了,难以出现新的创意。

  再加上现在的观众又很挑剔,并不是所有的舶来品都能获得他们的追捧,所以在恐怖片这个领域内凡是评分过及格线的都能算作好片。

  毕竟诸如《咒怨》、《午夜凶铃》、《猛鬼街》等经典恐怖片豆瓣评分只有七分多,去年大爆的《昆池岩》、《寂静之地》也勉强达到及格分。

  国内最好的恐怖片大都来自香港电影,如《阴阳路》、《山村老尸》、《双瞳》和大陆的《圣·保罗医院之谜》、《鬼城凶梦》等,前提是不把林正英的僵尸片归到此类。

  

  90年代到21世纪初是恐怖片最鼎盛的时期,《午夜凶铃》当年上映时吓死过人的传闻一直不绝于耳。

  虽然现在从电视里爬出来的贞子更多情况下成了其他电影里的笑料。

  

  《咒怨》里的小孩总是在日常生活中出现,还经常一副与世无争的表情,瞪着两只大眼,苍白如面粉的脸。

  可是,就是这份淡然更加突显《咒怨》的别具一格,也叫人害怕。

  

  《双瞳》中的道教、伦理元素与惊悚悬疑结合,完成度完全有资格坐上华语恐怖片顶级的那一排座位。

  如果对这部电影不了解,看看《唐人街探案2》便可。

  

  墙外虽香但墙内的花也开得正盛。

  国产恐怖片可不是一开始就是现在这副模样,靠软色情和瞎“吉米·巴特勒”乱叫以及毫无逻辑的剧情骗人。

  以至于如今一提起国产恐怖片就不由自主地跟烂片划等号。

  

  二十多年前应该是中国文艺产业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时代,音乐、电影、文学都在不停地涌现出佳作。

  当然,那时候的恐怖片也是独一档的存在。

  1990年的电影《圣·保罗医院之谜》营造的电闪雷鸣夜、孤影停尸间、医院白大褂、恐怖疯人院,让多少小孩子吓得屁滚尿流。

  当年这部电影上映之际,多少人一度不肯去医院,害怕遇到怪老头和阴森的灯光。

  

  其他影片也有这样的效果。

  《猛鬼街》让人不敢睡觉,《山村老尸》让人不敢上厕所,《阴阳路》让人不敢走夜路……,这就是恐怖片带给人短暂的心理阴影。

  只可惜,俱往矣。

  

  但在日本,这个在恐怖片领域独领风骚的国度,近几年还是有一些比较不错的片子出来。

  比如由妻夫木聪主演的《来了》,以东亚民俗灵异风格讲述一个西式的鬼故事,也许看完之后,会有人不敢生小孩。

  

  小时候的秀树经常会在屋子里听到有人在呼唤他,但是当他起身时又会看到屋外玻璃上的血手和凄惨的叫声。

  这样奇特的幻觉时常会在秀树的日常光顾,并且不知是何原因,也不分任何场合。

  有时是在家庭聚会上,有时是夜晚熟睡后,有时是与友人聚餐时……,总之,它来之前是不会和你打招呼。

  

  令人欣慰的是这样的经历没有影响秀树的成长,他还是健康地长大了,而且娶了一位温柔贤惠的妻子。

  他俩的生活就是神仙眷侣,秀树在外工作赚钱养家,妻子香奈在家操持家务,安心当家庭主妇。

  偶尔朋友和同事也会来家中聚会、玩闹,两个人的日子过成了所有人期望的理想型。

  

  女儿知纱的到来更是让原本美满的生活又镀上了一层蜜,一家人也由原来低矮的屋子搬到了高级小区。

  秀树开始在博客上分享自己与孩子的日常,为了更好地照顾孩子和分担母亲的操劳,他不停地报班学习和购买诸多育儿书籍。

  博客上的秀树是个模范爸爸,给了很多人育儿启发,现实中的三口之家也是众人口中的学习榜样。

  

  可是,一切在知纱两岁那年发生了转变。

  秀树家总是遇到灵异事件,家里的护身符被莫名剪成两半,锅碗瓢盆到处乱飞,房内时常一片狼藉,自己的好友兼同事也莫名的死去。

  感觉碰见怪力乱神的秀树找来了灵婆为自己驱邪,但是在一阵念叨之后,灵婆当场被切掉了胳膊,血浆四溅。

  而始作俑者始终没有露出它的真面目,我们姑且把它叫做“鬼”。

  

  一计不成再生一计,日本最有名的灵媒琴子出动了,还带来了她的驱魔天团。

  从乡下赶来搭乘出租的老太太天团,一行四人兴高采烈地来施法驱邪,以为身为老资格的自己出动,什么妖魔鬼怪都可手到擒来。

  然而还没有到事发地点,她们就被“鬼”算计,坐的车发生了车祸,所有人当场惨死。

  

  从另一路过来的老头天团察觉到了异样,分头行动下车去往驱邪现场。

  这样做最起码可以保证一个人安全达到,不至于团灭。

  

  但是好景不长,那只“鬼”会模仿他人的声音,他们扮作灵媒的声音骗秀树回到家中按照他们的方法驱邪。

  在“鬼”的指引下,秀树毁掉了“鬼”害怕的镜子和刀具,等到他发现异样时,为时已晚。

  最后秀树终究死在了自己家中,身体被“鬼”拦腰斩断。

  

  杀掉了孩子的父亲还不算完,“鬼”还杀死了孩子的母亲。

  可怜的香奈在丈夫死后过着孤苦无依的生活,不仅日子没有盼头,自己还死在了公共厕所里,死相十分难看。

  

  那只“鬼”究竟想做什么?

  人家小两口过着外人羡慕的幸福生活,有了孩子之后更是晋升为模范级别的三口之家。

  这个“鬼”好端端地为何要置人于死地,而且还是极其残忍的手段。

  

  惨剧的发生全部事出有因,秀树家也是如此。

  秀树并不是外人眼里的好丈夫、好父亲,他根本不称职,妻子怀孕时自己只会享乐,让妻子一人忙前忙后。

  有了女儿后,只顾着在博客上更新状态,维持自己好丈夫、好爸爸的人设,孩子哭闹不管,周末出去玩逃避照顾孩子的职责。

  面对为这个家默默付出的妻子,他不但没有心怀感恩还出轨公司的女同事,简直就是渣男渣父本渣。

  

  父亲的缺席让母亲香奈变得暴戾无情,开始虐待知纱,甚至在自己丈夫秀树的葬礼上都没有留下一滴眼泪。

  从这时起,香奈已经被逼成了一个没有感情的母亲,工作的压力和生活重担让她没有时间照看知纱。

  并且无时无刻地想着抛弃知纱这个给她带来无数磨难的“包袱”。

  

  孤独一人的知纱因年纪还小根本不懂得讨父母欢心,也不知道如何寻找自己的存在感。

  寂寞与空虚的人心灵都很脆弱,也很容易被“鬼”上身,这是很多鬼片常用的套路,《来了》也不列外。

  幼小不幸的知纱就这样被“鬼”盯上了。

  

  那只盯上知纱的“鬼”并不是什么长相丑陋的怪物而是一群被父母抛弃和虐待的孩子。

  他们死后的怨念共同形成了影片中那个强大的“鬼”,也叫魄魕魔,即恶灵。

  

  既然知道了杀人的“鬼”是魄魕魔,灵媒们自然要将其除尽。

  而后的场景便是在现在很难看到的大型驱魔仪式,琴子将道教、佛教、朝鲜巫教、长舞、雅乐,以及科学组的少女都聚集在一起。

  他们一起做法,贴灵符、搭道台、念咒语、跳大神……,集结所有东亚民俗驱魔秘术,只为赶走知纱身上的恶灵。

  

  

  导演中岛哲也的大手笔不止这场长达半小时的驱魔仪式,还有土豪作风的血浆运用。

  每位主演的身上,事故发生的屋子,以及房子所在的小区,都布满了血浆,一眼望过去尽是血红色。

  

  

  比起这些大场面,更让人揪心的事是魄魕魔并不是要抢走知纱而是知纱把他们引了过来,成了朋友,想要和他们一起去玩。

  年纪尚小的她哪懂得沟通,她的心愿很简单,就是能够有一个开心的童年,只是世事不如人愿。

  外在环境无法给予她的温暖和快乐,她只能在魄魕魔那里寻求慰藉,从而报复毁掉这一切的所有人。

  

  电影终归是艺术的升华,但也有现实的基础。

  其实透过电影能看出造成惨剧的元凶是每个残缺冷漠的家庭,让被忽略的孩子慢慢变成鬼怪,他们过早地体会到了人性的恶,导致了恶的循环。

  别把最坏的一面给留给最亲的人,这样的行为论事也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