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一亿票房只差9000万 《送我上青云》能破文艺片魔咒吗?

  • 日期:08-31
  • 点击:(1324)


  银幕穿越者3天前我要分享8月19日,上映3天的《送我上青云》刚刚突破千万,姚晨还特别发微博庆祝称:“我们离票房过亿只差9000万!”。目前该片排片仅3.5%,日均票房仅300万,最终票房或止步3000万。滕丛丛执导,姚晨主演并监制的《送我上青云》,片名引自《红楼梦》。在第70回,大观园举行了柳絮诗会。史湘云、探春、宝玉、林黛玉、薛宝琴、薛宝钗六人共做了五篇《柳絮词》。薛宝钗的咏柳絮词是在湘云、探春、宝玉、黛玉、宝琴之后所作的,之前的四篇大抵都将柳絮看做“轻薄无根无绊”之物,表达一种丧败的情绪。薛宝钗则反其道而行之。她写道:“白玉堂前春解舞,东风卷得均匀。蜂团蝶阵乱纷纷。几曾随逝水,岂必委芳尘。万缕千丝终不改,任他随聚随分。韶华休笑本无根,好风频借力,送我上青云。”宝钗将柳絮的无根漂泊,吟咏出洒脱自在之味来,表达了一种坦然大度、超越悲喜的态度。《送我上青云》是这个暑期档上映的影片中最为独特的一部。姚晨所饰演的女主角盛男,在寻求自我之旅中,一次次碰壁,虽然摔得鼻青脸肿,但依旧能够用自己的勇敢、幽默、毒舌、坚强,继续与生活斗下去,最终抵达自己的内心彼岸。盛男仿佛是千万个在城市中打拼的年轻人的缩影,她的经历抚慰和温暖每一位独孤的个体。正如导演滕丛丛对片名的诠释:“‘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也是一种气魄,虽然微不足道,但我独一无二,在见多人生疾苦之后,知道可能这些事情本身是不好的,但依然可以凭风借力上青云。”女主角盛男在卸下自己沉重外壳之后,也明白了该如何向上努力地活着。《送我上青云》作为初出茅庐的新人导演滕丛丛的银幕处女作,创作阵容颇为强大,集合了著名演员姚晨、摄影指导林良忠(《推手》《喜宴》《饮食男女》《驴得水》)、声音指导温波(《让子弹飞》《一步之遥》)、剪辑指导张一凡(《太阳照常升起》《疯狂的赛车》)等华语资深影人。在前辈们的帮助下,身为女性导演的滕丛丛从自己的体悟出发,以诙谐荒诞的表现方式,在影片中探讨了生与死、爱与性、文明与荒芜等多元而深刻的主题。影片高质量完成之外,还完整地保留了导演的作者化表达。

  奈何命运太残酷

  影片上映后,获得包括李银河、史航、马薇薇、许知远等大V的赞许。虽然在口碑评分上领先于不少同档期影片,但在票房和排片方面却不尽如人意,8月19日,上映3天的《送我上青云》刚刚突破千万,姚晨还特别发微博庆祝称:“我们离票房过亿只差9000万!”。目前该片排片仅3.5%,日均票房仅300万,最终票房或止步3000万。姚晨作为主创之一在微博上的宣传很尽力

  据悉,《送我上青云》最早出现在FIRST影展上,导演滕丛丛是80后女性,在此之前从未拍摄过电影长片,她拿着《送我上青云》这个故事去了FIRST青年影展创投会,不久之后这个故事被拿到了姚晨面前,她看了,觉得喜欢,当即决定,参与。参与的方式除了领衔主演,还担当了监制、出品等工作。《送我上青云》成了她的影视公司“坏兔子影业”成立之后的代表作。影片第二次出现在公众视野是在今年第22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展映上,之后一直备受好评,首映当天的口碑和评分在同日上映的所有影片中位居前列,目前豆瓣评分7.3分。知名编剧策划人史航曾发文夸赞该部作品有一言难尽的大胆和桀骜不驯的脑洞,但无奈电影排片太少,“早有青云之志,暂无直上之命”。微博上一些大V的评价由于排片空间狭小,《送我上青云》的导演滕丛丛还曾发微博呼吁院线增加并合理安排观影场次,不要仅在早晨10点或者午夜12点进行排片。她说:“电影有幸,遇见每一个可以被疗愈的你。生活不易,每一个难题我们都可以笑着讲完。这个世界不止一种看待方式,电影市场也不该只有一种性别视角,希望院线朋友给《送我上青云》的观众安排些许适合观影的场次。”

  导演滕丛丛(左)滕丛丛能够理解院线经理对女性题材的观望和犹豫。作为一部千万成本的电影,她没有期待获得多高的票房。在男性视角电影市场已经成熟,作为消费主体的女性观众却鲜有对口产品消费的当下,她希望《送我上青云》能够补充当下电影市场女性视角的空缺。未来,能够有更丰富多彩的女性形象活跃在创作当中。“简单来讲,院线来的人多,收益空间就大,反之亦然。而影响收益的核心就在于影片。”新元文智创始人刘德良说道,“影院是最理性也是最残酷的,他们有各种数据参考来决定排片率,排片经理也有自己的感觉,毕竟他们是最常跟观众打交道的。”实际上,《送我上青云》的处境与大多数文艺片相似,由于文艺片的市场仍在逐步培育过程中,受制于当下的限制,导致该片受众规模相对较小,再加上该片的营销传播也不像部分作品进行大范围的宣传或前期预热铺垫,导致该片无法形成较大的影响力。但对于文艺片叫好不叫座的问题,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长饶曙光认为,这不应该是个问题,“因为文艺片跟商业类型片有不一样的地方,文艺片因为总体上来讲是偏小众的,但它有自己的目标观众群体。关键的问题在于是否有效对接自己的受众”。饶曙光称,文艺片不仅有自己的观众,更是有未来的,因为它是整个电影工业体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为电影产业提供更多的创业、更多的探索和更多新的手段。“如果没有了文艺片的这个探索和创意,那么电影工业就会出现保守和发展停滞的情况。”综合自澎湃新闻;第一财经;北京商报;拍电影网等收藏举报投诉

  8月19日,上映3天的《送我上青云》刚刚突破千万,姚晨还特别发微博庆祝称:“我们离票房过亿只差9000万!”。目前该片排片仅3.5%,日均票房仅300万,最终票房或止步3000万。滕丛丛执导,姚晨主演并监制的《送我上青云》,片名引自《红楼梦》。在第70回,大观园举行了柳絮诗会。史湘云、探春、宝玉、林黛玉、薛宝琴、薛宝钗六人共做了五篇《柳絮词》。薛宝钗的咏柳絮词是在湘云、探春、宝玉、黛玉、宝琴之后所作的,之前的四篇大抵都将柳絮看做“轻薄无根无绊”之物,表达一种丧败的情绪。薛宝钗则反其道而行之。她写道:“白玉堂前春解舞,东风卷得均匀。蜂团蝶阵乱纷纷。几曾随逝水,岂必委芳尘。万缕千丝终不改,任他随聚随分。韶华休笑本无根,好风频借力,送我上青云。”宝钗将柳絮的无根漂泊,吟咏出洒脱自在之味来,表达了一种坦然大度、超越悲喜的态度。《送我上青云》是这个暑期档上映的影片中最为独特的一部。姚晨所饰演的女主角盛男,在寻求自我之旅中,一次次碰壁,虽然摔得鼻青脸肿,但依旧能够用自己的勇敢、幽默、毒舌、坚强,继续与生活斗下去,最终抵达自己的内心彼岸。盛男仿佛是千万个在城市中打拼的年轻人的缩影,她的经历抚慰和温暖每一位独孤的个体。正如导演滕丛丛对片名的诠释:“‘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也是一种气魄,虽然微不足道,但我独一无二,在见多人生疾苦之后,知道可能这些事情本身是不好的,但依然可以凭风借力上青云。”女主角盛男在卸下自己沉重外壳之后,也明白了该如何向上努力地活着。《送我上青云》作为初出茅庐的新人导演滕丛丛的银幕处女作,创作阵容颇为强大,集合了著名演员姚晨、摄影指导林良忠(《推手》《喜宴》《饮食男女》《驴得水》)、声音指导温波(《让子弹飞》《一步之遥》)、剪辑指导张一凡(《太阳照常升起》《疯狂的赛车》)等华语资深影人。在前辈们的帮助下,身为女性导演的滕丛丛从自己的体悟出发,以诙谐荒诞的表现方式,在影片中探讨了生与死、爱与性、文明与荒芜等多元而深刻的主题。影片高质量完成之外,还完整地保留了导演的作者化表达。

  奈何命运太残酷

  影片上映后,获得包括李银河、史航、马薇薇、许知远等大V的赞许。虽然在口碑评分上领先于不少同档期影片,但在票房和排片方面却不尽如人意,8月19日,上映3天的《送我上青云》刚刚突破千万,姚晨还特别发微博庆祝称:“我们离票房过亿只差9000万!”。目前该片排片仅3.5%,日均票房仅300万,最终票房或止步3000万。姚晨作为主创之一在微博上的宣传很尽力

  据悉,《送我上青云》最早出现在FIRST影展上,导演滕丛丛是80后女性,在此之前从未拍摄过电影长片,她拿着《送我上青云》这个故事去了FIRST青年影展创投会,不久之后这个故事被拿到了姚晨面前,她看了,觉得喜欢,当即决定,参与。参与的方式除了领衔主演,还担当了监制、出品等工作。《送我上青云》成了她的影视公司“坏兔子影业”成立之后的代表作。影片第二次出现在公众视野是在今年第22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展映上,之后一直备受好评,首映当天的口碑和评分在同日上映的所有影片中位居前列,目前豆瓣评分7.3分。知名编剧策划人史航曾发文夸赞该部作品有一言难尽的大胆和桀骜不驯的脑洞,但无奈电影排片太少,“早有青云之志,暂无直上之命”。微博上一些大V的评价由于排片空间狭小,《送我上青云》的导演滕丛丛还曾发微博呼吁院线增加并合理安排观影场次,不要仅在早晨10点或者午夜12点进行排片。她说:“电影有幸,遇见每一个可以被疗愈的你。生活不易,每一个难题我们都可以笑着讲完。这个世界不止一种看待方式,电影市场也不该只有一种性别视角,希望院线朋友给《送我上青云》的观众安排些许适合观影的场次。”

  导演滕丛丛(左)滕丛丛能够理解院线经理对女性题材的观望和犹豫。作为一部千万成本的电影,她没有期待获得多高的票房。在男性视角电影市场已经成熟,作为消费主体的女性观众却鲜有对口产品消费的当下,她希望《送我上青云》能够补充当下电影市场女性视角的空缺。未来,能够有更丰富多彩的女性形象活跃在创作当中。“简单来讲,院线来的人多,收益空间就大,反之亦然。而影响收益的核心就在于影片。”新元文智创始人刘德良说道,“影院是最理性也是最残酷的,他们有各种数据参考来决定排片率,排片经理也有自己的感觉,毕竟他们是最常跟观众打交道的。”实际上,《送我上青云》的处境与大多数文艺片相似,由于文艺片的市场仍在逐步培育过程中,受制于当下的限制,导致该片受众规模相对较小,再加上该片的营销传播也不像部分作品进行大范围的宣传或前期预热铺垫,导致该片无法形成较大的影响力。但对于文艺片叫好不叫座的问题,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长饶曙光认为,这不应该是个问题,“因为文艺片跟商业类型片有不一样的地方,文艺片因为总体上来讲是偏小众的,但它有自己的目标观众群体。关键的问题在于是否有效对接自己的受众”。饶曙光称,文艺片不仅有自己的观众,更是有未来的,因为它是整个电影工业体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为电影产业提供更多的创业、更多的探索和更多新的手段。“如果没有了文艺片的这个探索和创意,那么电影工业就会出现保守和发展停滞的情况。”综合自澎湃新闻;第一财经;北京商报;拍电影网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