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有芒锋芒

  • 日期:07-19
  • 点击:(668)


  前情回顾:

  季慕辰临时决定把林晓棠放在哈明路的按摩院,引起了林晓棠的心理不适,他自己也明显感受到这一点。

  

  图片发自简书App

  1

  车子在去往市中心哈尼商厦的路上飞奔。

  季一和从观后镜里,看到了季慕辰严肃的面庞,叹了口气,轻声问:“你把少夫人丢在那里不合适吧?”

  “还不是你板着脸造成的吗?”季慕辰应一声,又低下头去,看手中的文件。

  哈尼商厦洛文泽刚刚三十出头,来这里应聘总经理的时候,有过短暂的创业史,因为资金后继乏力而结束。

  因为手段活络,洛文泽进入哈尼半年多,就已经使得效益翻倍增长。公司为了嘉奖他的卓越成就,在商厦附近奖励他一套小居室,百十平,不是很大。

  但没想到,这事儿扎眼了,给洛文泽惹事上身,每天被商厦里的女员工纠缠,如今这一次也同样是这事儿引发出来的。

  季慕辰听到汇报,很想把这个洛文泽丢出哈尼去,可是,却又不能,他出色的才干众所周知,是无法抹除的事实。

  作为商场经理,和女员工纠缠不清,感情上不够麻利的洛文泽,这一次让季慕辰有着着实欣赏不起来。

作为证明。

  对此,洛文泽百口莫辩,自己正在和女友拍拖,哪来的会和这个哈雯雯有孩子,纯属子虚乌有的事情。

  季慕辰看完这个文件,抚着额头问季一和:“你怎么看?对于洛文泽或者这个无厘头丫头哈雯雯?”

  季一和哑然失笑:“你都说这丫头无厘头了,还要我说啥?”

  季慕辰眉头皱着,眉毛却是轻轻上扬了一下。

  2

  走进哈尼商厦总经理办公室,哈雯雯依然在沙发上坐着哭,看样子是委屈到了极点。

和落寞。

  季慕辰隔断了所有的通报,一个人走进了办公室。

  办公室设备不是很丰富,电脑,音响,打印机,书柜,沙发,茶几,仅此而已。

  从洁净整齐的布局来看,洛文泽不是一个拖沓的人,季慕辰仅从外表看出来洛文泽的人品,绝对是哈雯雯这丫头一人搞怪。

  季慕辰走进去,大咧咧在哈雯雯对面坐下来。

  洛文泽有了意识,转过头来,要过来打招呼,但是被季慕辰挥手制止了。

  两人一起望着沙发上的哈雯雯。

  良久,哈雯雯才猛然警觉,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忽一下子坐起来:“你……你是谁?怎么进来的?”

  季慕辰不说话,一双眼睛幽幽地盯着她,不紧不慢地问一句:“我来替你养儿子可好?”

  哈雯雯的脸就刷一下红了,跟成熟的西红柿那般,声音也结巴起来:“你……这与你……有什么关系?”

  季慕辰不理她,接着往下说一句:“既然他的亲爸不愿意要他,那么不如成全我,我来养,省得你这么费劲,处心积虑找人帮忙。”

  哈雯雯听完这话,又一下子跌坐下去,脸色从殷红变作煞白。

  3

  哈都的时节到了初冬,很多植物的叶子已然掉光了,只留下光秃秃的枝干,使得整个哈都充满了硬邦邦的感觉,就像精力充沛的壮年男子一般硬硕。

  季慕辰望着眼前这个耍着心眼的女人,冷冷地嘲讽:“这个人究竟有什么好?值得你如此去维护,不惜拿自己的孩子来做筹码?”

  哈雯雯神情又是一凛,身体僵硬了少许。

  季慕辰再欺身向前,声音凛冽:“你与其如此大费周章地寻找替代品,那么就交给我,一来省心,二来省钱,三来也绝对划算。可好?”

  哈雯雯脸色又是一变,语声颤抖起来:“你……你到底……是谁?”

  季慕辰颓然退后,在沙发上落座,稳住了身形:“我是谁?能够如此进得这间办公室来,你以为会有谁?”

  “不知道哈大强知道他的女儿在人前如此不顾脸不顾皮要人爱,他心里会如何想?”季慕辰的话语再次响起。

  这话一出来,连洛文泽都吓了一跳,惊问了一声:“哈大强?”

  季慕辰眼睛丟了一刀过来:“怎么?你连这个信息都没有吗?”

  洛文泽望着季慕辰,眼神里充满了诧异,在做着解释:“我确实没有。哈雯雯进入哈尼之时,备注的家庭成员信息不是哈大强,我以为是姓氏的巧合,就没有再追查下去……”

  “……”洛文泽没有话继续说出来。

  “没事。”季慕辰毫不在意,“即便你知道这件事,对你来说也是无能为力的。”

  季慕辰挥挥手,不再理会洛文泽了。

  4

  半天,哈雯雯恍然大悟,眸子里有一道光投向了季慕辰:“你是……季少?”

  季慕辰抿着唇,没有理会哈雯雯眼睛里透射过来的光芒。

  “这哈尼开业以来,貌似乎是第一次有总部来人啊,这一次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哈雯雯一反刚才的紧张,调整了状态,反攻过来。

  “还不是……”季慕辰直起身来,再次欺身往前,距离哈雯雯近一点儿,“你替孩子找父亲的事情闹的?!”

  哈雯雯身子后倾一下,似乎实在逃避季慕辰这个动作带来的压力:“……”

  “你别忙着否认。”季慕辰继续说,“既然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就应该有勇气承担后果。我说了你的孩子我来养,我要做这孩子的爸爸。也就是说你要放开洛文泽,他是属于哈尼的,属于季家的,不是你能够招惹的。”

  说完之后,季慕辰退坐回去,依旧静静地望着哈雯雯。

  季慕辰的话轻轻的,但是那种由轻轻的话语中散发出来的凌厉与霸气,却是哈雯雯不能承受的。

  哈雯雯没能作出反应。

  “给你一分钟的时间考虑,”季慕辰两只手臂分别向后扬起,架在了沙发的靠背上,“如果一分钟内你没有选择的话,那么未来的一年当中,你的人身安全,我就负责了。”

  这句话一出来,哈雯雯的脸,立马就变得惨白。

  因为她知道,她要再不离开的话,腹中的孩子就会变成季家的了。

  于是她站起身,一点也没有留恋地往门口走去了。

  季慕辰唇角划过一抹笑意,弹了一下手腕上的腕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