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add-vision.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学神他又在耽误我考第一》最新章节。

“小非,我去叫茶了。”

一直到回到自己房间里梅非才回过神来,又开始咬牙切齿。

凭什么啊凭什么?他凭什么对自己管东管西?他就可以跟自己的小青梅两人独处共叙别情,自己就连人身自由也没了?

她狠狠地把荷包一甩,里头的枕巾掉了出来。

淡粉色的鸳鸯戏水纹,绣得精致。

薛幼桃……薛临的女儿?

她的心头像被放上了冰块,一点点地冷静下来。

御史薛临和太傅林如海都是对大夏忠心耿耿的重臣,二十年前冯傲逼宫弑君一事之后,保皇一派逃出冯傲追杀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林如海,另一个便是薛临。

林如海化名梅泗,带着两个孩子逃到了越州安顿了下来。而他跟薛临则完全失去了联系。这么看来,薛临当初应该是逃到了蜀地,投奔了素来与他交好的西蜀王莫齐。

既然如此,薛幼桃又怎么会流落到幽里?

不知道她跟陶无辛又有怎样的过往……

梅非的心突然乱了一瞬,再也坐不下去。她站起身来踱了踱,终于还是蹑手蹑脚地出了房间,将门轻轻地阖了上去。

陶无辛的房间就在她旁边,然而这时房里燃了灯火,如果站在外头偷听,一定会有人影映在门上,无异于不打自招。再说这过道上人来人往的,很容易被人发现。她犹豫了一下子,又回了自己房间从窗户爬了出去,沿着窗户下方的屋檐提气轻跃到了陶无辛的窗外。

他的窗子紧紧地关着。梅非微起身,舔了舔食指,往那窗户纸上一戳。

没戳破。她用力一戳,还是没破。仔细地看了看,才发现这窗户蒙的是纱。

她一咬牙,抓住露在窗棱外的纱角用力一扯。

刺啦一声,纱角被撕开了一条缝。所幸声音不大,想来是不会被人发觉。

她松了口气,又开始怨念。自己这是在做什么啊?人家谈得好好的,她去偷听偷窥算是怎么一回事儿?

当然,她很快又为自己寻着了理由。说不准这薛幼桃也会跟她以后的处境有些关系?于是她便心安理得地凑上前,沿着那条小缝往里头看。

陶无辛的眉角抽了抽,不动声色地瞟了一眼纱窗,又朝对面的薛幼桃微微一笑。

“这么说,薛伯伯当年离开蜀地之后就来了幽里?”

薛幼桃摇摇头。“我和爹爹辗转了好几处,一直未曾安定。后来爹爹在平阳丰州病逝,我独身一人无处可去,才来了幽里。这里盛产丝绸,我又会些绣工,便靠做些绣活儿度日。”

“原来如此。”陶无辛目露不忍。“真是苦了你了。为何不回西蜀?”

薛幼桃垂下眸。“当年爹爹离开西蜀,也是怕连累你们。如今我自然不能再回去给你们添麻烦。”

“这是哪里的话。”陶无辛轻叹一声,饱含怜惜。“事情已过了那么多年,你又是个女孩子,有什么关系?阿桃,不如你跟我一道回西蜀罢,父王他一定也很想见到你。”

“这——”薛幼桃有些犹豫。“可是爹爹他——”

陶无辛打断了她的话。“若你爹爹在世,也一定不希望看到你一个人颠沛流离,受尽苦难。”

梅非在外面听得一肚子火。对人家倒是温柔体贴,对她就呼来喝去时不时还凶一凶?就算那个薛幼桃长得比她美,又跟他有那么多从前的交情,也不用差别这么大罢?

梅非拍了拍脑袋。自己想到哪儿去了?他态度如何跟她有什么关系?

她要想的是正事!正事!

原来当年薛临离开蜀地是怕连累他们……

话说这个薛幼桃的名字里也有个“桃”字,该不会这只死桃子对她——

又想到哪儿去了?

梅非窝了满身的火气,又被外头的凉风一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她抱着手臂,继续往里看。

只见陶无辛无限感慨无限温柔地对薛幼桃脉脉而视,伸手握住了她放在桌上的那只纤纤玉手。

“你忘记了?我们有过婚约,何必把我当做外人?”

&&&&&&&&&&&&&&&&&&&&&&&&

路人甲日记:

大家好!我知道我许久没有出现,大家一定等得很辛苦。

没有我和我的馒头为大家增添乐趣,我倍感荣幸,然而人一红,各种各样的压力接踵而至,我实在是难以应付。

第一时间更新《学神他又在耽误我考第一》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休夫皇后

油酥花生米

异世帝王行

雪如絮飘飞

兵主之路

剁椒龙头

机房dtmb地面无线系统框图

合眸一瞬间

拥抱时空的爱恋

不知临

同事聚会发圈的句子

夜葳蕤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