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受了伤、就不愿再相信爱情的星座,余生都无法释怀

  • 日期:09-08
  • 点击:(1982)


  2019 星座神巫

  文 | 老巫

  在感情的世界里,总有那么一些人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一旦受过伤,就很难自愈,往后也不愿意再相信爱情,甚至一生都无法释怀,那么哪些星座就是这样的呢?

  

  本文配图均源网络,图文均无关

  1、射手座

  生性贪玩的射手,其实对爱情也抱有幻想和期待,他们也希望找到一个能理解自己的另一半,过着轻松自在的生活,可一旦在感情上受了伤,他们就很容易对爱情失去信心,甚至一生都无法真正释怀,并且在往后的日子里,也会对爱情这回事敬而远之,因为他们始终都不敢相信,自己的一腔深情最后居然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有过这样的前车之鉴,他们便会彻底心如死灰,再也不愿意对爱情抱有任何幻想,也不会再期待有那么一个合适的人出现,带给他们光明和希望。

  

  2、双鱼座

  很多双鱼都是为爱而生的,对他们来说,爱情就是人生中不可或缺的存在,因此爱上一个人之后,他们就会全心全意地去付出,投入所有的感情和精力,毫无保留地去爱,甚至还愿意为了对方牺牲自己,或许也正是因为付出太多,所以一旦在感情上受了伤,他们就会陷入深深的绝望之中,一生都难以真正释怀,而在这之后,他们也不会再对爱情抱有浓烈的幻想,当初爱得有多深,如今就有多失望,为了不再让自己重蹈覆辙,他们也不愿意再相信爱情了。

  

  3、狮子座

  性格强势的狮子,其实也是个非常痴情的人,对待感情,他们从来都是认真而又谨慎,不会轻易开始一段恋情,也不会轻易结束一段恋情,可若是真心爱上了对方,那他们也会全心全意地去对待,毫无保留地去付出,可如若换来的却是伤害,那他们就会陷入深深的绝望中难以自拔,甚至余生都无法释怀,他们也会在心里把爱情这两个字直接抹去,再也不抱任何幻想与期待,因为他们始终认为,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就是愚蠢,所以他们无论如何也都不愿意再相信爱情了。

  

  4、巨蟹座

  性格敏感的巨蟹,其实是个非常缺乏安全感的人,尤其是在感情上,他们总是患得患失,一点风吹草动就战战兢兢,内心十分脆弱,但其实刚开始的时候,他们对爱情也抱有极大的幻想与期待,总时期盼着自己能遇到一个一心一意、从一而终的人,而他们也会倾尽全力去回馈对方的爱,可一旦在这段感情中受了伤,他们就会缩回自己的保护壳,不愿再相信爱情了,因为实在太害怕再次受到伤害,所以干脆自欺欺人地把自己裹起来,也把所有人都隔绝在外。(lj)

  文 | 老巫

  在感情的世界里,总有那么一些人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一旦受过伤,就很难自愈,往后也不愿意再相信爱情,甚至一生都无法释怀,那么哪些星座就是这样的呢?

  

  本文配图均源网络,图文均无关

  1、射手座

  生性贪玩的射手,其实对爱情也抱有幻想和期待,他们也希望找到一个能理解自己的另一半,过着轻松自在的生活,可一旦在感情上受了伤,他们就很容易对爱情失去信心,甚至一生都无法真正释怀,并且在往后的日子里,也会对爱情这回事敬而远之,因为他们始终都不敢相信,自己的一腔深情最后居然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有过这样的前车之鉴,他们便会彻底心如死灰,再也不愿意对爱情抱有任何幻想,也不会再期待有那么一个合适的人出现,带给他们光明和希望。

  

  2、双鱼座

  很多双鱼都是为爱而生的,对他们来说,爱情就是人生中不可或缺的存在,因此爱上一个人之后,他们就会全心全意地去付出,投入所有的感情和精力,毫无保留地去爱,甚至还愿意为了对方牺牲自己,或许也正是因为付出太多,所以一旦在感情上受了伤,他们就会陷入深深的绝望之中,一生都难以真正释怀,而在这之后,他们也不会再对爱情抱有浓烈的幻想,当初爱得有多深,如今就有多失望,为了不再让自己重蹈覆辙,他们也不愿意再相信爱情了。

  

  3、狮子座

  性格强势的狮子,其实也是个非常痴情的人,对待感情,他们从来都是认真而又谨慎,不会轻易开始一段恋情,也不会轻易结束一段恋情,可若是真心爱上了对方,那他们也会全心全意地去对待,毫无保留地去付出,可如若换来的却是伤害,那他们就会陷入深深的绝望中难以自拔,甚至余生都无法释怀,他们也会在心里把爱情这两个字直接抹去,再也不抱任何幻想与期待,因为他们始终认为,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就是愚蠢,所以他们无论如何也都不愿意再相信爱情了。

  

  4、巨蟹座

  性格敏感的巨蟹,其实是个非常缺乏安全感的人,尤其是在感情上,他们总是患得患失,一点风吹草动就战战兢兢,内心十分脆弱,但其实刚开始的时候,他们对爱情也抱有极大的幻想与期待,总时期盼着自己能遇到一个一心一意、从一而终的人,而他们也会倾尽全力去回馈对方的爱,可一旦在这段感情中受了伤,他们就会缩回自己的保护壳,不愿再相信爱情了,因为实在太害怕再次受到伤害,所以干脆自欺欺人地把自己裹起来,也把所有人都隔绝在外。(l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