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丨一步走错97

  • 日期:09-01
  • 点击:(1462)


  第二天7时许,叶老五开着小车来了,他打电话给柳一花说:“我到了!”

  “你等一下,爸爸妈妈磨磨蹭蹭的,估计还要十分钟才好。”

  “不要紧的,我等你一个小时也没关系。”

  “好的,你等着。”

  然后,她对老柳说:“爸爸,那个司机在楼下等我们了,你们准备好了吗?”

  老柳说:“我老早准备好了,是你妈妈临走还要上马桶。”

  这话被柳一花母亲听到了,她一边拎裤子,一边说:“你刚才抢坐马桶半天,我也是被你耽搁的,这个主要责任是你,不是我。”

  老柳没好气地说:“好哉,好哉,这责任是我,责任全部是我,你满意了吧,那么,我想问一问你,你刚才上马桶拉够了吗?不要坐上车子就要找厕所。”

  柳一花的母亲说:“下世你投女人,你太不讲道理了。”

  柳一花笑着对父母亲说:“你们在家经常这样争吵吗?”

  老柳说:“谁与她争吵,不与她多说话。”

  柳一花的母亲竟然赞同男人的说法:“你父亲在家是个哑巴,一天到晚脸绷着好挂酱油瓶的,不知道谁欠他债似的。”

  老柳说:“你妈妈是刀子嘴巴豆腐心,她叽叽喳喳,我也习惯她了。”

  柳一花对父亲说:“爸爸,你平时要多让一点妈妈,妈妈现在是更年期,如果现在更年期脾气变坏,到老她的脾气就一直坏哉,如果更年期脾气变得温柔,那以后妈妈的脾气便一直温柔了。”

  “还有这样一种说法?”老柳感到十分新奇。

  “是的,我买过一本书的,想寄给你们看的,有时间我在书橱里找一找。”柳一花说,又说:“爸爸妈妈,你们准备好了吗?我们马上出发,那个车子早等候在楼下。”

  叶老五只好继续冒充“黑车司机”,午饭的时候,叶老五要买单,柳一花说,怎么可以叫你买单呢?叶老五刚想说,你是我老婆啊……话到嘴边只好一口咽了下去。

  这让柳一花吃惊不小。

  哎哟,险些他露出了真面目。

  整个下午,叶老五基本不说话,他怕自己说漏了嘴巴,从而露馅出来。而老柳夫妻兴致颇高,一直夸赞“黑车司机”不厌其烦,是个热情的人。柳一花的母亲甚至说,我闺女花花能找着你这样勤快的女婿就好了,老柳白了她一眼,道:“花花是本科生,总是要找一个学历差不多的吧。”柳一花的母亲说:“你说得对,这个要求是最起码的。”

  因为柳一花要上班,所以老柳对老伴说:“我与你该看的都看了,该玩的也玩了,现在女儿找到一个这么好的工作也是不容易,我们也不能拖她的后腿,一直叫她请假陪我们走啊玩啊的,这个影响不好,要不要我们明天就回去,反正现在电话也很发达,有什么事情电话联系也是十分方便,不像七、八十年代电信很落后的,一封信也走上三、四天时间。”

  柳一花的母亲频频点头,她说:“你说得没错,我们明天一早就回去,我也牵挂家里的几盆花花草草了,不知道它们会不会死去?”

  “走的时候,那几盆花我浇灌了好多水,就担心要在苏城多呆几天的。”老柳说。

  “哎,在家担心女儿的工作,在这里担心家里的花。”柳一花的母亲叹一口气说,老柳十分感慨地说:“哎,你就是担心的命,担心女儿的工作,现在你看见女儿有好的工作,应该宽心了吧,至于家里的几盆花活着是好事,死了也不可惜。”

  “你讲话怎么这样难听呢?”柳一花的母亲责备老柳起来了。

  “花花,你看看,你母亲就是这种臭脾气,我说了一句实话,她就不高兴了,真是岂有此理!”老柳对老伴十分的不满。

  柳一花对父母亲说:“我看你们俩都是嘴巴不饶人,你让我一下,我让你一下,不就是彼此快快乐乐吗?退一步海阔天空呐!”

  

  蒋坤元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30.6

  字数 1341

  第二天7时许,叶老五开着小车来了,他打电话给柳一花说:“我到了!”

  “你等一下,爸爸妈妈磨磨蹭蹭的,估计还要十分钟才好。”

  “不要紧的,我等你一个小时也没关系。”

  “好的,你等着。”

  然后,她对老柳说:“爸爸,那个司机在楼下等我们了,你们准备好了吗?”

  老柳说:“我老早准备好了,是你妈妈临走还要上马桶。”

  这话被柳一花母亲听到了,她一边拎裤子,一边说:“你刚才抢坐马桶半天,我也是被你耽搁的,这个主要责任是你,不是我。”

  老柳没好气地说:“好哉,好哉,这责任是我,责任全部是我,你满意了吧,那么,我想问一问你,你刚才上马桶拉够了吗?不要坐上车子就要找厕所。”

  柳一花的母亲说:“下世你投女人,你太不讲道理了。”

  柳一花笑着对父母亲说:“你们在家经常这样争吵吗?”

  老柳说:“谁与她争吵,不与她多说话。”

  柳一花的母亲竟然赞同男人的说法:“你父亲在家是个哑巴,一天到晚脸绷着好挂酱油瓶的,不知道谁欠他债似的。”

  老柳说:“你妈妈是刀子嘴巴豆腐心,她叽叽喳喳,我也习惯她了。”

  柳一花对父亲说:“爸爸,你平时要多让一点妈妈,妈妈现在是更年期,如果现在更年期脾气变坏,到老她的脾气就一直坏哉,如果更年期脾气变得温柔,那以后妈妈的脾气便一直温柔了。”

  “还有这样一种说法?”老柳感到十分新奇。

  “是的,我买过一本书的,想寄给你们看的,有时间我在书橱里找一找。”柳一花说,又说:“爸爸妈妈,你们准备好了吗?我们马上出发,那个车子早等候在楼下。”

  叶老五只好继续冒充“黑车司机”,午饭的时候,叶老五要买单,柳一花说,怎么可以叫你买单呢?叶老五刚想说,你是我老婆啊……话到嘴边只好一口咽了下去。

  这让柳一花吃惊不小。

  哎哟,险些他露出了真面目。

  整个下午,叶老五基本不说话,他怕自己说漏了嘴巴,从而露馅出来。而老柳夫妻兴致颇高,一直夸赞“黑车司机”不厌其烦,是个热情的人。柳一花的母亲甚至说,我闺女花花能找着你这样勤快的女婿就好了,老柳白了她一眼,道:“花花是本科生,总是要找一个学历差不多的吧。”柳一花的母亲说:“你说得对,这个要求是最起码的。”

  因为柳一花要上班,所以老柳对老伴说:“我与你该看的都看了,该玩的也玩了,现在女儿找到一个这么好的工作也是不容易,我们也不能拖她的后腿,一直叫她请假陪我们走啊玩啊的,这个影响不好,要不要我们明天就回去,反正现在电话也很发达,有什么事情电话联系也是十分方便,不像七、八十年代电信很落后的,一封信也走上三、四天时间。”

  柳一花的母亲频频点头,她说:“你说得没错,我们明天一早就回去,我也牵挂家里的几盆花花草草了,不知道它们会不会死去?”

  “走的时候,那几盆花我浇灌了好多水,就担心要在苏城多呆几天的。”老柳说。

  “哎,在家担心女儿的工作,在这里担心家里的花。”柳一花的母亲叹一口气说,老柳十分感慨地说:“哎,你就是担心的命,担心女儿的工作,现在你看见女儿有好的工作,应该宽心了吧,至于家里的几盆花活着是好事,死了也不可惜。”

  “你讲话怎么这样难听呢?”柳一花的母亲责备老柳起来了。

  “花花,你看看,你母亲就是这种臭脾气,我说了一句实话,她就不高兴了,真是岂有此理!”老柳对老伴十分的不满。

  柳一花对父母亲说:“我看你们俩都是嘴巴不饶人,你让我一下,我让你一下,不就是彼此快快乐乐吗?退一步海阔天空呐!”

  第二天7时许,叶老五开着小车来了,他打电话给柳一花说:“我到了!”

  “你等一下,爸爸妈妈磨磨蹭蹭的,估计还要十分钟才好。”

  “不要紧的,我等你一个小时也没关系。”

  “好的,你等着。”

  然后,她对老柳说:“爸爸,那个司机在楼下等我们了,你们准备好了吗?”

  老柳说:“我老早准备好了,是你妈妈临走还要上马桶。”

  这话被柳一花母亲听到了,她一边拎裤子,一边说:“你刚才抢坐马桶半天,我也是被你耽搁的,这个主要责任是你,不是我。”

  老柳没好气地说:“好哉,好哉,这责任是我,责任全部是我,你满意了吧,那么,我想问一问你,你刚才上马桶拉够了吗?不要坐上车子就要找厕所。”

  柳一花的母亲说:“下世你投女人,你太不讲道理了。”

  柳一花笑着对父母亲说:“你们在家经常这样争吵吗?”

  老柳说:“谁与她争吵,不与她多说话。”

  柳一花的母亲竟然赞同男人的说法:“你父亲在家是个哑巴,一天到晚脸绷着好挂酱油瓶的,不知道谁欠他债似的。”

  老柳说:“你妈妈是刀子嘴巴豆腐心,她叽叽喳喳,我也习惯她了。”

  柳一花对父亲说:“爸爸,你平时要多让一点妈妈,妈妈现在是更年期,如果现在更年期脾气变坏,到老她的脾气就一直坏哉,如果更年期脾气变得温柔,那以后妈妈的脾气便一直温柔了。”

  “还有这样一种说法?”老柳感到十分新奇。

  “是的,我买过一本书的,想寄给你们看的,有时间我在书橱里找一找。”柳一花说,又说:“爸爸妈妈,你们准备好了吗?我们马上出发,那个车子早等候在楼下。”

  叶老五只好继续冒充“黑车司机”,午饭的时候,叶老五要买单,柳一花说,怎么可以叫你买单呢?叶老五刚想说,你是我老婆啊……话到嘴边只好一口咽了下去。

  这让柳一花吃惊不小。

  哎哟,险些他露出了真面目。

  整个下午,叶老五基本不说话,他怕自己说漏了嘴巴,从而露馅出来。而老柳夫妻兴致颇高,一直夸赞“黑车司机”不厌其烦,是个热情的人。柳一花的母亲甚至说,我闺女花花能找着你这样勤快的女婿就好了,老柳白了她一眼,道:“花花是本科生,总是要找一个学历差不多的吧。”柳一花的母亲说:“你说得对,这个要求是最起码的。”

  因为柳一花要上班,所以老柳对老伴说:“我与你该看的都看了,该玩的也玩了,现在女儿找到一个这么好的工作也是不容易,我们也不能拖她的后腿,一直叫她请假陪我们走啊玩啊的,这个影响不好,要不要我们明天就回去,反正现在电话也很发达,有什么事情电话联系也是十分方便,不像七、八十年代电信很落后的,一封信也走上三、四天时间。”

  柳一花的母亲频频点头,她说:“你说得没错,我们明天一早就回去,我也牵挂家里的几盆花花草草了,不知道它们会不会死去?”

  “走的时候,那几盆花我浇灌了好多水,就担心要在苏城多呆几天的。”老柳说。

  “哎,在家担心女儿的工作,在这里担心家里的花。”柳一花的母亲叹一口气说,老柳十分感慨地说:“哎,你就是担心的命,担心女儿的工作,现在你看见女儿有好的工作,应该宽心了吧,至于家里的几盆花活着是好事,死了也不可惜。”

  “你讲话怎么这样难听呢?”柳一花的母亲责备老柳起来了。

  “花花,你看看,你母亲就是这种臭脾气,我说了一句实话,她就不高兴了,真是岂有此理!”老柳对老伴十分的不满。

  柳一花对父母亲说:“我看你们俩都是嘴巴不饶人,你让我一下,我让你一下,不就是彼此快快乐乐吗?退一步海阔天空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