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五岁成名,三十五岁归隐,武松的泪与哀愁谁能懂

  • 日期:08-15
  • 点击:(1732)


?

  鸿伟侃历史昨天我要分享

  少年成名,一生蹉跎,看透红尘,独臂孤灯,翻开水浒画卷,看到武松悲怆激昂的一生,如同一颗炮弹一样用了最大的力气,炸出了一个最大的坑,然后一切归于平静。

  武松,从来不曾多说话,但他所有的言语都包含在他一生的故事里。

  当他寄人篱下的时候,柴进对他态度从热到冷转变之大,他体会了人性的复杂。当他带着枷锁走过十字坡的时候,孙二娘面带微笑想用酒将他毒杀,武松假装喝醉不说话。当他拳打蒋门神的时候,武松沿途喝了三十四碗烈酒,快活林留下了他的神话。当他激战飞云浦的时候,杀手的尖刀没能划过武松的皮发,反到被武松秒杀。

  

  那年的大雪,她温了一壶酒给他,她说了很多调皮有情调的话,他默不作声喝着酒啊,内心澎湃惊涛拍岸,却不知如何应对啊。于是武松送了一匹绸缎给她,这是对关照的回答,而她却希望能用他的温暖来包裹自己弹指即破、娇嫩欲滴的青春年华。

  他渴望有一个家,但从来未曾想过和自己嫂子成家,他渴望有人给他温暖啊,但从来不曾想过超越伦理的爱恋啊。

  他举起了朴刀,一路杀杀杀,从清河县的紫石街到狮子楼到快活林到飞云浦到蜈蚣岭,他用他热血和彪悍,杀得对手满地找牙。其实他从来不曾忘记景阳冈的老虎,和自己身披打虎英雄的大红花,他从来不曾忘记清河县的晚霞,因为那亮丽的晚霞里倒映着她微红的脸颊,他从来不曾忘记十字坡的清酒,她身穿着红绿相间的衣裳,还有鼓鼓囊囊的大山丘啊,他从来不曾忘记,飞云浦的杀手,为何再也不会说话。

  

  他义无反顾上了二龙山,他带上了念珠,腰上插着雪花镔铁刀啊,鲁智深的正气就像一道彩虹一样照亮了人生之路,哪怕上了梁山,在宋江麾下,他也知道如何对自己的人生做出合理的回答。

  当官从来不是自己的梦想,发财也不是追求所在,那远去的人儿只成为美好的记忆,成家?不再成家!孑然一身吧,拍拍南征北战的风沙,丢下嗡嗡作响的刀吧,放下盘好的华发,点一盏青灯,守一世年华。

  收藏举报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