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物语(2)

  • 日期:08-07
  • 点击:(1933)


  上篇:《星空物语(1)》

  “随便你,反正都不是真的。”他嘴里说着,抽回了自己的手,但身体却扭了过来,脸正对着妹妹。

  月色正浓,星星闪烁,但他只能隐约看见妹妹的轮廓。

  他第一次觉得有这个癞皮狗也挺好,至少她愿意像个跟屁虫一样紧紧地跟着自己。虽然,有时也烦人,用爹的话说,简直就是狗皮膏药,贴上你后撕也撕不掉。

  “也许在她心里,我真的是最亮的那颗星吧。”

  想到这里,他站了起来,在妹妹和奶奶之间,塞下两只脚,硬生生地坐了下去。妹妹把身体往另一侧挪了挪,并侧身抱着他的腿,他则背靠着奶奶的背。

  丫丫用实际行动证明了她的诺言。他开始有些后悔有时为了甩掉她,他大声吼她,并曾举起拳头咬着牙警告她:再跟着就揍你。

  丫丫脚步终于不再往前迈,但嘴角儿早已经撇到姥姥家,眼泪还在眼眶里打着恍。当然,这是不可能打动自己带着她出去玩的。

  原因嘛,只有一个,就是大刚那货竟然说他在家被娘管着,在外还被小丫头片子管着,将来也一定是个怕老婆的主儿。

  那次吼她根本不管用,她依然远远地跟着,他只得猛跑一阵儿,出了那长长的胡同后,他双手扒住小煤房顶,身体向上一蹿就坐到了煤房儿顶上。

  看着她涨红着脸跑了过去,他吹着口哨跳了下来。脚儿还没有站稳,丫丫就站到了他面前。

  她用手背抹抹额头上的汗,喘着粗气断断续续地说:“哥——,你——就会骗人!我猜——你也跑不了——跑不了这么快!”

  在小妮子面前,他犹如一个透明人一般。一股火从心底里直抵嗓子眼儿,他干咽了一口唾沫,白了她一眼,“骗人?你也算人!”

  那之后她就不再那么缠着自己了。也许,她觉得自己不喜欢她吧。也许,她被自己吓到了。谁知道呢!

  他也懒得理她,不跟着自己最好,省得丢人,他可不想长大后成为怕老婆的人。

  想到这里,他用手掰开了她抱在自己腿上的手,“别碰我,热。”

  “我还懒得抱呢!奶奶?医哺龉适掳桑 彼煽耸帧?

  奶奶开始念起了“经”,什么牛郎织女,什么老和尚小和尚,他差不多都会背了。

  对于他来说,听奶奶那些哄小孩儿的故事,还不如看星星……

  “我真是最亮的那颗星吗?我要是能上去就好了!怎么上去呢,坐飞机吗?如果能坐在星星上,看到的应该和现在的不一样吧!丫丫坐在那一颗上好了,她在上面会害怕吗?唉,算了,还是让她和我在一颗星上好了!那星星上会有什么呢?会有天宫吗?孙猴子应该没有吧……”

  星星闪烁着,越来越暗,奶奶的声音也越来越小,他上下眼皮开始打架,终于,他合上了眼……

  那晚,他梦见了自己变成了一个球球,而每个毛孔都在慢慢张开,那汗毛从毛孔中伸展延长,如触角般吸附在地上,而自己的胳膊和手臂是所有触角中最粗壮的,但却很灵活。

  一阵风刮来,他所有的触角都慢慢离开地面。就在那一刻,他看到了坐在院子里苹果树枝头的丫丫。

  她正举着苹果对他笑着,嘴里那一排小米粒儿闪着光,如一排星星,在这月光稀疏的晚上更加耀眼。

  他看看天空,浩瀚星空中,最亮的那颗星依然在。他伸出最长的触角捞起丫丫,抛向了空中……

  丫丫的苹果掉了,笑容僵在了那里,嘴巴大张着,脸上没有一点血色。他只不过是想把她抛到最亮的那颗星上,看着她的怂样,他笑了。

  他挥动触角,纵身一跃变成了一架飞机,向着丫丫飞去。飞过丫丫身边时,他伸出触角,拦腰抱住丫丫,她便妥妥地落在了飞机上。

  恍惚间,他真的是在驾驶着飞机,而丫丫就坐在自己身旁,向着那最亮的一颗星飞去。

  忽然,飞机倾斜急速下滑,而丫丫却飞升成了嫦娥,挥动衣袖向着最亮的那颗星飞去……

  “咯咯咯咯”的笑声划破了夜的寂静,也划过他的身体,浑身酸痛,该是流血了吧。

  “快醒醒,摔得疼不疼……”奶奶的大手晃动中,他清醒了,原来自己的头磕在了凉席上。

  “我真的是最亮的那颗星?”他收回了目光,望着眼前的电动车操作台,他摇了摇头。

  相关链接:

  《星空物语(3)》

  96

  韩涵微语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35.4

  2019.07.26 23:20*

  字数 1507

  上篇:《星空物语(1)》

  “随便你,反正都不是真的。”他嘴里说着,抽回了自己的手,但身体却扭了过来,脸正对着妹妹。

  月色正浓,星星闪烁,但他只能隐约看见妹妹的轮廓。

  他第一次觉得有这个癞皮狗也挺好,至少她愿意像个跟屁虫一样紧紧地跟着自己。虽然,有时也烦人,用爹的话说,简直就是狗皮膏药,贴上你后撕也撕不掉。

  “也许在她心里,我真的是最亮的那颗星吧。”

  想到这里,他站了起来,在妹妹和奶奶之间,塞下两只脚,硬生生地坐了下去。妹妹把身体往另一侧挪了挪,并侧身抱着他的腿,他则背靠着奶奶的背。

  丫丫用实际行动证明了她的诺言。他开始有些后悔有时为了甩掉她,他大声吼她,并曾举起拳头咬着牙警告她:再跟着就揍你。

  丫丫脚步终于不再往前迈,但嘴角儿早已经撇到姥姥家,眼泪还在眼眶里打着恍。当然,这是不可能打动自己带着她出去玩的。

  原因嘛,只有一个,就是大刚那货竟然说他在家被娘管着,在外还被小丫头片子管着,将来也一定是个怕老婆的主儿。

  那次吼她根本不管用,她依然远远地跟着,他只得猛跑一阵儿,出了那长长的胡同后,他双手扒住小煤房顶,身体向上一蹿就坐到了煤房儿顶上。

  看着她涨红着脸跑了过去,他吹着口哨跳了下来。脚儿还没有站稳,丫丫就站到了他面前。

  她用手背抹抹额头上的汗,喘着粗气断断续续地说:“哥——,你——就会骗人!我猜——你也跑不了——跑不了这么快!”

  在小妮子面前,他犹如一个透明人一般。一股火从心底里直抵嗓子眼儿,他干咽了一口唾沫,白了她一眼,“骗人?你也算人!”

  那之后她就不再那么缠着自己了。也许,她觉得自己不喜欢她吧。也许,她被自己吓到了。谁知道呢!

  他也懒得理她,不跟着自己最好,省得丢人,他可不想长大后成为怕老婆的人。

  想到这里,他用手掰开了她抱在自己腿上的手,“别碰我,热。”

  “我还懒得抱呢!奶奶,给我讲个故事吧!”她松开了手。

  奶奶开始念起了“经”,什么牛郎织女,什么老和尚小和尚,他差不多都会背了。

  对于他来说,听奶奶那些哄小孩儿的故事,还不如看星星……

  “我真是最亮的那颗星吗?我要是能上去就好了!怎么上去呢,坐飞机吗?如果能坐在星星上,看到的应该和现在的不一样吧!丫丫坐在那一颗上好了,她在上面会害怕吗?唉,算了,还是让她和我在一颗星上好了!那星星上会有什么呢?会有天宫吗?孙猴子应该没有吧……”

  星星闪烁着,越来越暗,奶奶的声音也越来越小,他上下眼皮开始打架,终于,他合上了眼……

  那晚,他梦见了自己变成了一个球球,而每个毛孔都在慢慢张开,那汗毛从毛孔中伸展延长,如触角般吸附在地上,而自己的胳膊和手臂是所有触角中最粗壮的,但却很灵活。

  一阵风刮来,他所有的触角都慢慢离开地面。就在那一刻,他看到了坐在院子里苹果树枝头的丫丫。

  她正举着苹果对他笑着,嘴里那一排小米粒儿闪着光,如一排星星,在这月光稀疏的晚上更加耀眼。

  他看看天空,浩瀚星空中,最亮的那颗星依然在。他伸出最长的触角捞起丫丫,抛向了空中……

  丫丫的苹果掉了,笑容僵在了那里,嘴巴大张着,脸上没有一点血色。他只不过是想把她抛到最亮的那颗星上,看着她的怂样,他笑了。

  他挥动触角,纵身一跃变成了一架飞机,向着丫丫飞去。飞过丫丫身边时,他伸出触角,拦腰抱住丫丫,她便妥妥地落在了飞机上。

  恍惚间,他真的是在驾驶着飞机,而丫丫就坐在自己身旁,向着那最亮的一颗星飞去。

  忽然,飞机倾斜急速下滑,而丫丫却飞升成了嫦娥,挥动衣袖向着最亮的那颗星飞去……

  “咯咯咯咯”的笑声划破了夜的寂静,也划过他的身体,浑身酸痛,该是流血了吧。

  “快醒醒,摔得疼不疼……”奶奶的大手晃动中,他清醒了,原来自己的头磕在了凉席上。

  “我真的是最亮的那颗星?”他收回了目光,望着眼前的电动车操作台,他摇了摇头。

  相关链接:

  《星空物语(3)》

  上篇:《星空物语(1)》

  “随便你,反正都不是真的。”他嘴里说着,抽回了自己的手,但身体却扭了过来,脸正对着妹妹。

  月色正浓,星星闪烁,但他只能隐约看见妹妹的轮廓。

  他第一次觉得有这个癞皮狗也挺好,至少她愿意像个跟屁虫一样紧紧地跟着自己。虽然,有时也烦人,用爹的话说,简直就是狗皮膏药,贴上你后撕也撕不掉。

  “也许在她心里,我真的是最亮的那颗星吧。”

  想到这里,他站了起来,在妹妹和奶奶之间,塞下两只脚,硬生生地坐了下去。妹妹把身体往另一侧挪了挪,并侧身抱着他的腿,他则背靠着奶奶的背。

  丫丫用实际行动证明了她的诺言。他开始有些后悔有时为了甩掉她,他大声吼她,并曾举起拳头咬着牙警告她:再跟着就揍你。

  丫丫脚步终于不再往前迈,但嘴角儿早已经撇到姥姥家,眼泪还在眼眶里打着恍。当然,这是不可能打动自己带着她出去玩的。

  原因嘛,只有一个,就是大刚那货竟然说他在家被娘管着,在外还被小丫头片子管着,将来也一定是个怕老婆的主儿。

  那次吼她根本不管用,她依然远远地跟着,他只得猛跑一阵儿,出了那长长的胡同后,他双手扒住小煤房顶,身体向上一蹿就坐到了煤房儿顶上。

  看着她涨红着脸跑了过去,他吹着口哨跳了下来。脚儿还没有站稳,丫丫就站到了他面前。

  她用手背抹抹额头上的汗,喘着粗气断断续续地说:“哥——,你——就会骗人!我猜——你也跑不了——跑不了这么快!”

  在小妮子面前,他犹如一个透明人一般。一股火从心底里直抵嗓子眼儿,他干咽了一口唾沫,白了她一眼,“骗人?你也算人!”

  那之后她就不再那么缠着自己了。也许,她觉得自己不喜欢她吧。也许,她被自己吓到了。谁知道呢!

  他也懒得理她,不跟着自己最好,省得丢人,他可不想长大后成为怕老婆的人。

  想到这里,他用手掰开了她抱在自己腿上的手,“别碰我,热。”

  “我还懒得抱呢!奶奶,给我讲个故事吧!”她松开了手。

  奶奶开始念起了“经”,什么牛郎织女,什么老和尚小和尚,他差不多都会背了。

  对于他来说,听奶奶那些哄小孩儿的故事,还不如看星星……

  “我真是最亮的那颗星吗?我要是能上去就好了!怎么上去呢,坐飞机吗?如果能坐在星星上,看到的应该和现在的不一样吧!丫丫坐在那一颗上好了,她在上面会害怕吗?唉,算了,还是让她和我在一颗星上好了!那星星上会有什么呢?会有天宫吗?孙猴子应该没有吧……”

  星星闪烁着,越来越暗,奶奶的声音也越来越小,他上下眼皮开始打架,终于,他合上了眼……

  那晚,他梦见了自己变成了一个球球,而每个毛孔都在慢慢张开,那汗毛从毛孔中伸展延长,如触角般吸附在地上,而自己的胳膊和手臂是所有触角中最粗壮的,但却很灵活。

  一阵风刮来,他所有的触角都慢慢离开地面。就在那一刻,他看到了坐在院子里苹果树枝头的丫丫。

  她正举着苹果对他笑着,嘴里那一排小米粒儿闪着光,如一排星星,在这月光稀疏的晚上更加耀眼。

  他看看天空,浩瀚星空中,最亮的那颗星依然在。他伸出最长的触角捞起丫丫,抛向了空中……

  丫丫的苹果掉了,笑容僵在了那里,嘴巴大张着,脸上没有一点血色。他只不过是想把她抛到最亮的那颗星上,看着她的怂样,他笑了。

  他挥动触角,纵身一跃变成了一架飞机,向着丫丫飞去。飞过丫丫身边时,他伸出触角,拦腰抱住丫丫,她便妥妥地落在了飞机上。

  恍惚间,他真的是在驾驶着飞机,而丫丫就坐在自己身旁,向着那最亮的一颗星飞去。

  忽然,飞机倾斜急速下滑,而丫丫却飞升成了嫦娥,挥动衣袖向着最亮的那颗星飞去……

  “咯咯咯咯”的笑声划破了夜的寂静,也划过他的身体,浑身酸痛,该是流血了吧。

  “快醒醒,摔得疼不疼……”奶奶的大手晃动中,他清醒了,原来自己的头磕在了凉席上。

  “我真的是最亮的那颗星?”他收回了目光,望着眼前的电动车操作台,他摇了摇头。

  相关链接:

  《星空物语(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