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房·暴雨·死掉的狗

  • 日期:07-26
  • 点击:(1905)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记事以来、大约五六年后,凭借地亩的收入和父亲锻铁的工资,营造新房的工程终于开始了!

  新房在老屋的正后方,每天许多人在那里忙活。大人不许我靠近工地,我只好在老屋里和小猫玩,后来一个工人把他三岁的孩子放到老屋,我又多了一个伙伴――讨厌的是伙伴的爸爸每天都到厨房拿东西给她吃。

  后来我发现家里那只大青犬不见了,就去问爸爸,爸爸说它见院子里那么多陌生人,总是狂吠,还差点儿把人家咬伤;就把它关到邻居家的柴房了。

  我去邻居家找青犬,打开柴房的门,看见它趴在角落里、觉察到我进来它也没站起,只是用眼睛瞟着我、摇了摇尾巴。

  “乖乖,高兴高兴……”我说。

  它还是不起来,眼睛里满是哀怨。

  我很沮丧,关上门走了。

  青犬是我从爷爷家抱来的。当时它很不受人待见――长得丑不说,因为冬季天天爬灶眼,身上的毛被烫得一团糟。

  我把它抱回家,给它剪毛、搭窝、喂饭,它慢慢水灵起来,和我建立起了亲密的关系。它很倔,别人的话都不听、只听我的话。它和我家的猫不睦,经常看见他俩对峙斗殴的场面:猫被吓得毛发倒立、连连哀嚎;青犬则悠闲自如,偶尔用爪子触一下小猫。心情不好的时候,它会一掌把猫打飞。猫也是我很喜欢的,但我心里更偏向青犬,所以我不去管他们。但有一次我发现青犬竟然要咬小猫,它呲牙咧嘴、凶相毕露,我看得出来它是真的发怒了!我没有多想,拿起火铲打了它一下。它尖叫着逃走了,一连几天不敢见我。

  那是我唯一一次打它,怪心疼的。

  现在青犬不高兴,我也很心疼,我每天都去看它,每次都带些好吃的。但是它总是不起来,也不吃那些东西。后来我发现青犬的眼睛越来越红……我最后一次看它的时候,它的眼睛红得吓人,它挣扎着想站起来,但腿已经不听使唤了……

  新房竣工那天下起了暴雨,我在老屋里透过窗户看大家喝酒庆贺。雨帘隔在老屋和新房之间,仿佛两个世界。

  雨越下越大,我忽然听见外屋的墙角有流水声,是屋顶漏了,雨水倾注进来;门虽然关着,但是外面的积水也已经渗透进来,形成了一汪水潭……

  “咣”的一声,天花板掉下来一大块,湿漉漉地摆在地中央……

  小猫冲我凄厉地叫着,眼里充满恐惧……我迅速抱起它,冲出老屋,冲进新房……

  所有人都呆住了……

  有几个人反应过来,说:“咋把孩子忘掉了呢……”“就是,这天气……”“干什么呢,你们……都想什么呢……这事……”

  那个经常把孩子放到老屋的人靠近我,给我端来一碗东西。

  “饿了吧?快吃!你家的狗肉可好吃了……”

  “什么……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我咆哮了。

  “不是你家的狗吗?这孩子……让雨淋傻了吧?”

  天哪!我眼前一黑,没了知觉……

  人们啊,你们是这世界上最凶残的动物,你们还我的大青犬!

  从此,我对“人”这种动物有更深入的认识……

  

  图片发自简书App

  96

  泊一段情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0.8

  2019.07.24 16:46*

  字数 1086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记事以来、大约五六年后,凭借地亩的收入和父亲锻铁的工资,营造新房的工程终于开始了!

  新房在老屋的正后方,每天许多人在那里忙活。大人不许我靠近工地,我只好在老屋里和小猫玩,后来一个工人把他三岁的孩子放到老屋,我又多了一个伙伴――讨厌的是伙伴的爸爸每天都到厨房拿东西给她吃。

  后来我发现家里那只大青犬不见了,就去问爸爸,爸爸说它见院子里那么多陌生人,总是狂吠,还差点儿把人家咬伤;就把它关到邻居家的柴房了。

  我去邻居家找青犬,打开柴房的门,看见它趴在角落里、觉察到我进来它也没站起,只是用眼睛瞟着我、摇了摇尾巴。

  “乖乖,高兴高兴……”我说。

  它还是不起来,眼睛里满是哀怨。

  我很沮丧,关上门走了。

  青犬是我从爷爷家抱来的。当时它很不受人待见――长得丑不说,因为冬季天天爬灶眼,身上的毛被烫得一团糟。

  我把它抱回家,给它剪毛、搭窝、喂饭,它慢慢水灵起来,和我建立起了亲密的关系。它很倔,别人的话都不听、只听我的话。它和我家的猫不睦,经常看见他俩对峙斗殴的场面:猫被吓得毛发倒立、连连哀嚎;青犬则悠闲自如,偶尔用爪子触一下小猫。心情不好的时候,它会一掌把猫打飞。猫也是我很喜欢的,但我心里更偏向青犬,所以我不去管他们。但有一次我发现青犬竟然要咬小猫,它呲牙咧嘴、凶相毕露,我看得出来它是真的发怒了!我没有多想,拿起火铲打了它一下。它尖叫着逃走了,一连几天不敢见我。

  那是我唯一一次打它,怪心疼的。

  现在青犬不高兴,我也很心疼,我每天都去看它,每次都带些好吃的。但是它总是不起来,也不吃那些东西。后来我发现青犬的眼睛越来越红……我最后一次看它的时候,它的眼睛红得吓人,它挣扎着想站起来,但腿已经不听使唤了……

  新房竣工那天下起了暴雨,我在老屋里透过窗户看大家喝酒庆贺。雨帘隔在老屋和新房之间,仿佛两个世界。

  雨越下越大,我忽然听见外屋的墙角有流水声,是屋顶漏了,雨水倾注进来;门虽然关着,但是外面的积水也已经渗透进来,形成了一汪水潭……

  “咣”的一声,天花板掉下来一大块,湿漉漉地摆在地中央……

  小猫冲我凄厉地叫着,眼里充满恐惧……我迅速抱起它,冲出老屋,冲进新房……

  所有人都呆住了……

  有几个人反应过来,说:“咋把孩子忘掉了呢……”“就是,这天气……”“干什么呢,你们……都想什么呢……这事……”

  那个经常把孩子放到老屋的人靠近我,给我端来一碗东西。

  “饿了吧?快吃!你家的狗肉可好吃了……”

  “什么……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我咆哮了。

  “不是你家的狗吗?这孩子……让雨淋傻了吧?”

  天哪!我眼前一黑,没了知觉……

  人们啊,你们是这世界上最凶残的动物,你们还我的大青犬!

  从此,我对“人”这种动物有更深入的认识……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记事以来、大约五六年后,凭借地亩的收入和父亲锻铁的工资,营造新房的工程终于开始了!

  新房在老屋的正后方,每天许多人在那里忙活。大人不许我靠近工地,我只好在老屋里和小猫玩,后来一个工人把他三岁的孩子放到老屋,我又多了一个伙伴――讨厌的是伙伴的爸爸每天都到厨房拿东西给她吃。

  后来我发现家里那只大青犬不见了,就去问爸爸,爸爸说它见院子里那么多陌生人,总是狂吠,还差点儿把人家咬伤;就把它关到邻居家的柴房了。

  我去邻居家找青犬,打开柴房的门,看见它趴在角落里、觉察到我进来它也没站起,只是用眼睛瞟着我、摇了摇尾巴。

  “乖乖,高兴高兴……”我说。

  它还是不起来,眼睛里满是哀怨。

  我很沮丧,关上门走了。

  青犬是我从爷爷家抱来的。当时它很不受人待见――长得丑不说,因为冬季天天爬灶眼,身上的毛被烫得一团糟。

  我把它抱回家,给它剪毛、搭窝、喂饭,它慢慢水灵起来,和我建立起了亲密的关系。它很倔,别人的话都不听、只听我的话。它和我家的猫不睦,经常看见他俩对峙斗殴的场面:猫被吓得毛发倒立、连连哀嚎;青犬则悠闲自如,偶尔用爪子触一下小猫。心情不好的时候,它会一掌把猫打飞。猫也是我很喜欢的,但我心里更偏向青犬,所以我不去管他们。但有一次我发现青犬竟然要咬小猫,它呲牙咧嘴、凶相毕露,我看得出来它是真的发怒了!我没有多想,拿起火铲打了它一下。它尖叫着逃走了,一连几天不敢见我。

  那是我唯一一次打它,怪心疼的。

  现在青犬不高兴,我也很心疼,我每天都去看它,每次都带些好吃的。但是它总是不起来,也不吃那些东西。后来我发现青犬的眼睛越来越红……我最后一次看它的时候,它的眼睛红得吓人,它挣扎着想站起来,但腿已经不听使唤了……

  新房竣工那天下起了暴雨,我在老屋里透过窗户看大家喝酒庆贺。雨帘隔在老屋和新房之间,仿佛两个世界。

  雨越下越大,我忽然听见外屋的墙角有流水声,是屋顶漏了,雨水倾注进来;门虽然关着,但是外面的积水也已经渗透进来,形成了一汪水潭……

  “咣”的一声,天花板掉下来一大块,湿漉漉地摆在地中央……

  小猫冲我凄厉地叫着,眼里充满恐惧……我迅速抱起它,冲出老屋,冲进新房……

  所有人都呆住了……

  有几个人反应过来,说:“咋把孩子忘掉了呢……”“就是,这天气……”“干什么呢,你们……都想什么呢……这事……”

  那个经常把孩子放到老屋的人靠近我,给我端来一碗东西。

  “饿了吧?快吃!你家的狗肉可好吃了……”

  “什么……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我咆哮了。

  “不是你家的狗吗?这孩子……让雨淋傻了吧?”

  天哪!我眼前一黑,没了知觉……

  人们啊,你们是这世界上最凶残的动物,你们还我的大青犬!

  从此,我对“人”这种动物有更深入的认识……

  

  图片发自简书App